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原空军作战部长鲁珉谈林立果  

2017-04-23 10:4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空军作战部长鲁珉谈林立果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原空军作战部长鲁珉谈林立果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林彪的儿子林立果,1969年从一个北大物理系学生一跃而为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当时的空军作战部部长鲁珉认为林立果“野心大得很”,在林立果眼里,中国就应该他来搞,那些老的都不行,都不在话下。后来我听林豆豆讲,林彪在他眼里也过时了,也不行,他们只不过要林彪这个牌子。林立果,真是这样一个疯狂的黑太子吗?

  除了叶群,文化大革命中,林家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参政,他就是林彪的儿子林立果。

  林立果此人怎么样?对此,笔者曾与鲁珉交谈过。鲁珉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一位出色的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打F-86佩刀式能手。在抗美援朝中,空军共涌现出六名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他们是:王海、刘玉堤、张积慧、赵宝桐、孙生禄和鲁珉。1969年,鲁珉任空军作战部部长,林立果是副部长。谈起林立果,鲁珉与谈论其他一切事情一样直率。

  笔者问:林立果当上副部长时,你最初感觉怎么样?

  鲁珉答:一开始我看林立果,就认为他是高干子弟,林彪的儿子嘛。林彪重视儿子,喜欢女儿。大概是这样讲吧。1969年我到空军当作战部长不久,就看到了林立果任空军党办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的命令。命令下来后,林立果一直没露面。后来有一天,吴法宪的老婆陈绥圻,也是当时吴法宪的办公室主任,打电话给我,说:林立果要到指挥所看看,你陪他,并告诉曾(国华)副司令员一下。陈说,林立果对空军的情况不熟悉,我们领他一下。并让我和她一起在空军办公大楼门前等林立果。陈绥圻还要我通知司令部情报部、通信兵部、雷达兵部的部长都来,因为指挥所各部都有值班的,好介绍情况。不久,林立果和周宇驰一起来了,我们领着他们在空军大楼转了一趟,进指挥所看了看,又到陈绥圻那里吃了饭。在送林立果、周宇驰出来时,我对周宇驰说,林立果既然是作战部副部长,还是应当到作战部和大家见见面吧。周宇驰说,回去跟林立果讲讲。

  过了没几天,林立果果然到作战部来了。周宇驰说,要副处长以上的干部都到作战部的作战室去。林立果就和部里副处以上干部见面并讲了话。他讲的话很简单,我现在还记得。他说:我是个新兵,在空军是个小学生。我是来向大家学习的。就这么两句。从此他再没来过作战部。事后我专门问过王飞:林立果怎么弄?要不要单独给他搞个办公室?王飞讲,你不要搞。因为我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我又问王飞:要不要在我的屋里给他摆个桌子?王飞讲,你不要摆,他不会来的。这样我明白了,林立果就是要这个头衔。过去他只是一个秘书,秘书算什么?在作战部当了副部长,下一步就可以当副参谋长、副司令。对不对?

  问:当时你没觉得林立果到作战部你很荣幸吗?

  答:嘿,我当时还想他到作战部是沾我的光哩。我是英雄嘛,又是左派嘛,他放在我这里不是沾我的光吗?我到林彪家里去过一次,叶群拉着我跟林彪照相,说:这是我们空军年轻有为的英雄。我看还是他们利用我。

  林立果是北大物理系学生,理工科方面的知识还可以。那个时候全国都在搞思想革命化,林立果哪搞那些!林立果到处看外国书籍、录像、电影。那时候谁也不懂录像,林立果弄了个机器,怎么拍怎么拍,还能鼓捣一通。林立果也异想天开要搞些科技方面的名堂,不过在我面前还不敢装腔作势。有一次,林立果要搞什么空中加油,飞机对接,我说那个美国早就有。林立果又想搞垂直起降,问我行不行,我说美国都没搞成,英国搞了个“猎兔狗”,也不怎么行。可他非要搞,把沈阳飞机制造厂的设计人员都请到北京空军招待所,叶正大(作者注:叶挺之子,飞机设计专家)也参加了,叫我也去,把曹里怀(作者注:原空军副司令)也叫去了。叶正大很聪明,说,关键要把发动机搞出来。其实是托辞嘛。

  问:我记得林立果的“小白书”就讲到这个问题了。

  答:那东西不是他写的,是周宇驰他们几个搞的。林立果总想搞出点什么,捞资本吧,林立果还很喜欢出题目哩。说:鲁部长,关于未来战争中空军的使用问题你考虑考虑。我看那“小白书”上面还有我的观点。(笑)不过总的来讲我认为那东西没多大意思。这是我一贯的看法。说到“小白书”,我又想起吴法宪。我总觉得这个人是知深浅的。林立果作了讲用报告以后,吴法宪不表态。后来周宇驰对我讲,他和林立果在林立果家里,让叶群按照他们拟好的稿给吴法宪打电话,要叶群去压吴法宪。叶群就给吴法宪打电话,他俩在旁边听,看叶群是不是照办。周宇驰这样讲也许是为了说明林立果在林家的地位?据他们讲林立果在他们几个面前讲起叶群,说这个婊子,你想想!另外据我所知,黄、吴、李、邱在林立果眼里,根本不在话下。

  叶群果然按他们的意思给吴法宪打电话说:吴司令啊,老虎的讲用报告怎么样啊?有什么问题吗?吴法宪一听,马上说:很好——放了一颗政治卫星!吴法宪一讲话就是那个腔调。但是吴法宪下来又对我们说:对林立果的报告,不准传达,不准印发,不准组织学习。我在机关就没吹。作战部一个副处长到西安出差,印了五百本,我说没有我的命令一本也不许发。后来广州派人来要,我才破例给了他十本。吴法宪这个人,后来完全弄成小丑了。尤其他在法庭上的表演,谁看了都笑话他。其实他这个人原本给我的印象还不是这个样子。比如,你说他对林立果好,可他对别的人也好。叶帅倒霉时,儿子的胳膊被打断,吴把他弄到上海空军医院治疗。陈老总被打倒了,他的女儿也是吴弄到空军当兵的。还有张文秋一家。江青公开讲张文秋是叛徒,话讲得很难听。那时邵华和她妹妹要当兵,刘松林找到我,我给她出主意,要她给吴法宪写个信。不久来了个穿陆军军装的人到张文秋家里,给她们填表当了兵。把张文秋弄到301医院全面体检。

  问:吴法宪是不是让林立果指挥、调动空军的一切呢?

  答:这个事,依我看吴法宪的心理状态是这样的:他怕林立果,不敢得罪他。但他又只想在背后在他们几个人(指林立果一伙人)面前吹他。你想,如果吴法宪真的什么都听林立果的,林立果要他吹小白书,何必还要找叶群去压他?林立果自己直接对他讲不就行了?林立果和叶群身份还是不一样,她是林彪的老婆,军委委员,政治局委员。林立果是什么?吴是在他们那个小圈子里讲,林立果可以指挥一切嘛,可以调动一切嘛。吴这个人平时容易讲过头话,说话不严密,没准头。这是他为了讨好林立果讲的。这下就被林立果、周宇驰抓住了,周宇驰就拿到空军常委办公会议上去传达。那次会议是王辉球(作者注:当时的空军政委)主持的,我在场。我不是常委,但王辉球讲过,我对军事干部熟悉,讨论军事干部问题要我参加。司办一处处长刘沛丰和刘世英每次到会做记录,周宇驰是党办副主任,他也可以参加会议。

  周宇驰一传达,吴法宪就觉得很被动。会后,吴法宪说:唉呀,这是我在下面讲讲的嘛,没有要你们传达嘛。但周宇驰对我讲:吴司令讲了,我就给他传达。我看周宇驰够坏。

  问:那么,从你与林立果的接触中,你觉得林立果这个人的抱负、能力、品质、性格等等怎么样呢?

  答:我一直认为林立果野心大得很。林立果搞那些事,都是为了扩大影响,捞资本,树形象。不然将来谁听他的?在林立果眼里,中国就应该他来搞,那些老的都不行,都不在话下。后来我听林豆豆讲,林彪在他眼里也过时了,也不行,他们只不过要林彪这个牌子。那时候提起刘亚楼,我们都讲刘司令,很尊重的。他,一口一个刘亚楼。哎,我想,刘亚楼跟你父亲同辈的,小毛孩子还挺狂。对吴法宪就更不用说,就叫吴胖子。

  其实,林立果这个人,你说他看的材料多,听到的多,恐怕是事实。林办有一个班子,里面都是秀才。林立果生在那个家庭,比当时同年龄的人视野开阔,知道的多,这都可能。但是,真要干一番事业,那差得远啦。你当个团长、师长试试?不要说中央那些老的,就空军这些老人,人家是不跟你搞,要真跟你干,你哪行!你说来说去是个毛娃娃嘛。所以后来我和几个空军的老人也议论过,周宇驰那几个人出的都是馊主意,帮的是倒忙。历史发展是延续的嘛,一代一代走嘛,掌管一个国家这样大的事,哪里可能从七、八十岁的老人手里一下子落到二十几岁的毛娃娃手里,人民也通不过嘛。

  另外,有些事,在普通老百姓看起来可能是弄虚作假,在林立果的生活环境里可能习以为常。比如,一些事情,他说去问首长,谁知他问没问?他说是林彪讲的,谁知谁讲的?我给你举个例子,那时候毛主席对江腾蛟有个批示:此人不可重用。可林立果就给江腾蛟一个条子,说是林彪写的:好好学习,养好身体。江腾蛟感激得不得了,说,拿什么去孝敬林副主席他老人家呢?想了半天把我养在他家的鸽子拿了两对送给林立果,让他转给林彪。林立果回答江腾蛟说:首长很高兴,谢谢江政委。结果有一天我去曾国华家,一看,那两对鸽子在曾国华家呢。我养的鸽子我当然认识。那还不是林立果叫人转送过去的。所以我总想,林立果这个人讲的话,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问:这一点像叶群?

  答:可能。

  问:周宇驰对林立果影响大吗?

  答:周宇驰原来是一航校的宣传科长。姚克佑把他弄来给刘亚楼当秘书。没多久刘亚楼就把他撵走了。刘亚楼死后周宇驰又回空军,在党办。党办那些人都保刘亚楼,他不保能有他立身之地?后来在党办当副主任。周宇驰这个人很狂妄。尤其后来讲话口气大得很。因为他跟林立果关系最好,大家都高看他一头。江腾蛟、王飞对他都很恭敬的。但我对他印象不好。那时我老婆在上海,周宇驰有一次到上海,把左派队伍弄在一起讲话。我老婆告诉我,周宇驰讲,要认识林立果是天才,要相信他,相信到林立果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你就说对,太阳是从西边出来这种程度。他又说,你们要支持林立果。支持林立果就像你们存钱一样,一本万利,零存整取。我听了很反感。这是什么?不是投机吗?不是愚弄人吗?我那时就跟我老婆讲周宇驰是个奴才,还要把下面人训练成奴才,我看那是帮倒忙么!林立果的入党介绍人是吴法宪、周宇驰。周宇驰是吴法宪指定跟着林立果,帮助林立果工作的。林立果才二十几岁,空军那么大摊子,他哪懂?林立果到哪去,也不能配司机,周宇驰就自己学开车,后来又学开飞机。

  周宇驰这个人,背后说吴胖子无能,可当吴法宪、陈绥圻的面又都是毕恭毕敬,我那时就想,这不是作假么?我总觉得这个人献媚。到了后期,离九一三不远了,我曾对周宇驰说过:林立果有些事你要提醒他,不一定这么干嘛,不好嘛。周宇驰说,我也有我的苦处啊,(林立果)对我也不像从前了,从前什么都征求我的意见,现在他自己就这么办了。我想他们后期是不是也有些矛盾?

  鲁珉的讲述也许可以作为我们认识林立果的一种参考。

  说起来,林立果1945年生,和我们所有在新中国长大的一代人一样,从小接受革命理想主义教育,接受严格的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接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熏陶。我们这代人有我们的局限,比如过分追求理想,某些见解偏于保守,从记事起经历的政治风云太多,看问题政治色彩偏重,等等。但是,我们这代人总的说来比较有理想,比较讲公德,做事有一定之规。想来林立果本来也应在此列,加之他又是林彪的儿子,在那个时代可是理所当然的革命后代啊,按常理推论很难设想他会变成一个杀气腾腾的法西斯分子?

  但林立果确实非常极端地要杀掉毛主席。毛泽东的晚年是犯有严重的错误,他所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社会进步,而是一种动乱和倒退。但他老人家却一意孤行,逆历史和民心而动,非要把文化大革命搞到底不可,谈起这一段,即使许多热爱他、敬仰他的人内心也常常是不平静的。可是,要知道,毛泽东的地位是历史造就的,随着新中国的日益成长,这位新中国之父一方面在思想上日益向左倾斜,另一方面在形象上又日益不代表他自己,而成为中国共产党乃至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的象征。这是一种十分复杂的历史现象。但无论如何,象征是不可轻易毁掉的,就像绵延于中国北方的万里长城,长城破旧了只能修复,却绝不可炸掉。这或许就是叶帅当年一再说到“投鼠忌器”的深刻含义吧?

  但林立果不懂得这一点,或者不顾及这一点,这是他灭亡的根本原因。

  林彪对儿子寄予厚望,这本来无可厚非。东方人的家庭观念远比西方人重得多,儿孙总是父母的精神慰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对于东方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子承父业,青胜于蓝,这对于东方人更是无上光荣的事。尼赫鲁成功地培养了他的女儿英甘地,使她成为国大党领袖、印度总理。英甘地被刺杀了,这一悲剧大大加重了她儿子拉甘地的政治数量级,使他成为新一任总理。你说这是封建也好,是落后也好,反正东方人要逃出这种思维窠臼至少还需要若干年。

  林彪的问题似乎在于,他培养儿子的途径是完全错误的。他自己从见习排长走上来,他的儿子却从一个北大物理系学生一跃而为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凭哪一条?何况这个副部长的头衔还是虚设,林立果更重要的使命是直接参与林彪本人的政治活动。从张云生的回忆看,至少从1967年3月起,林彪就让林立果试着为他的讲话拉条子,并听取林立果的一些看法了。渐渐地,林立果对林彪事务的参与越来越多,九届二中全会他也上了庐山,九一三更是他在直接行动。林立果没有社会经验,却过多过早地接触了社会最高层的政治内幕,中国当时处在与世界隔绝之中,林立果却大量地看阅了国外画报、资料、电影、录像,他的纯情和理想在这种尖锐的对比中一下子击碎了,思想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是年轻人最容易犯的毛病。

  林立果年轻,自然需要师傅,周宇驰扮演了这个角色。周宇驰恰好是个又善于当奴才又善于当主子的人,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曾是刘亚楼的秘书,却因处理什么文件时踢皮球被刘亚楼讥为运动健将,贬到部队。但据说刘亚楼病重时,周宇驰不但不怨恨老首长,反而常设法表示问候,刘亚楼去世后他又回到空军机关,并在罢官夺权中成为保皇派。但周宇驰很聪明,他写文章曰:《敢保敢革》,后来通过关系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红尖兵。此文大胆地为“保”正名,得到叶群的赏识,也引起林彪的注意。这或许就是他得以当师傅的一个原因?周字驰权力欲极强,走到林立果身边后正好狐假虎威,林立果在他的辅佐下当然吸取了他的一些思想。例如那本表现林立果具有“超天才水平的小白书”,就有周宇驰的劳动。据说林立果人挺聪明,有些特点真像林彪,有时看问题说话还真尖锐。有一个人正在为文化大革命中一批又一批干部的不断倒台百思不得其解,林立果对他说:这样斗来斗去就像绞肉机。这人一听,茅塞顿开,顿时感到了心灵的悸动和思想的撞击,因此和林立果靠得更近了。

  林立果不是林彪,身后没有战功,手中没有军队,于是他组织了自己的小集团——极少数思想、意趣、情绪相投的人成天在一起谈论政治,渐渐形成了他们的政见,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571工程”纪要》。尽管这个《纪要》就连有的被认定是“小舰队”核心人物的人都没看见过,但这个纪要确实出自于新野的手笔,并据分析确是林立果他们的想法。要说《“571工程”纪要》是满纸胡言,并不准确。从某个角度某些内容讲,它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中说出了某些人想也不敢想或敢想不敢说的话。但这个纪要通篇充满极端情绪,自我膨胀,杀气腾腾,令人联想起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俄国的十二月党人——那些指望靠军事密谋推翻沙皇尼古拉一世的贵族军官。但林立果小集团的真正知情者比十二月党人可少得多。说白了只有六、七个人,他们到底能做成什么呢?

  纵观以上种种,我们看到:林彪在文革初期把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推向极致,这对于“八大”的反个人崇拜已是历史的倒退,已经铸成大错;他又组建了军委办事组这样的嫡系班子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这还不算,他还允许老婆儿子参政,造成林彪王朝的政治形象——这些思想上、组织上的表演都体现了林彪总体素质的局限性和思想意识中的封建遗毒。

  这样,林彪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新时代所需要的政治家,即便他有些主张是正确的,他自身的局限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呼唤出一个新的时代。所以,林彪从当上接班人的第一天起,其日后的可悲下场也就注定了。

  这也九一三事件的深刻原因所在。

  【延伸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