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广州军区空军历史沿革  

2017-04-24 10:5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军区空军历史沿革

9广州军区空军历史沿革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17552011/10/31 1:18:26收藏
分享 >
9 7133
导读: 广州军区空军的前身是1950年10月20日在湖北武汉组建的中南军区空军,由原中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和陆军第51军军部合并组建,受军委空军和中南军区空军双重领导。13兵团副司令员兼39军军长刘震(后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任司令员,第44军政治委员吴富善(后任空军副司令员)任政治委员,原中南航空处处长黄炜华(后任空军科研部副部长)任参谋长,第49军146师政治委员王建中(后任空军后勤部顾问)任政治部主任。领导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工程部。 同年12月,刘震临危受命,调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

广州军区空军的前身是1950年10月20日在湖北武汉组建的中南军区空军,由原中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和陆军第51军军部合并组建,受军委空军和中南军区空军双重领导。13兵团副司令员兼39军军长刘震(后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任司令员,第44军政治委员吴富善(后任空军副司令员)任政治委员,原中南航空处处长黄炜华(后任空军科研部副部长)任参谋长,第49军146师政治委员王建中(后任空军后勤部顾问)任政治部主任。领导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工程部。 同年12月,刘震临危受命,调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负责筹组志愿军空军,准备参加抗美援朝空中作战。

1950年12月,中南军区空军航空预科总队成立,该总队以原3野24军步兵第71师师部及所属第211、213团为基础组建,下辖两个团。71师师长黄玉庭(后任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任总队长,师政委崔文斌(后任北空副政委)任政委。翌年5月,该总队调驻吉林公主岭,改编为空军第15师。

1951年1月17日,以第4野战军补训第4师为基础,中南军区空军在广州北郊肖屏村组建空军第18师,广西军区容县军分区司令员陈开路(后任广西军区副司令员)任师长,中南空军政治部副主任徐明(后任国防科委训练基地政委)任政治委员,下辖航空兵第52、第54团及白云基地场站。该师为中南军区空军第一支建制航空兵部队。 1951年7月,中南军区空军和华北军区空军抽调人员开赴东北,在辽宁开原组建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冲击机指挥所,华北军区空军司令员徐德操任司令员,中南空军副政治委员吴富善任政治委员,准备入朝统一指挥冲击(现称强击)航空兵部队作战,后因任务变化,空军不再越境入朝作战,该指挥所于同年12月撤销。 1951年9月28日,中南军区空军组建郑州空军师。次年1月4日改称空军第24师,河南军区南阳军分区司令员刘福胜(后任武空后勤部副政委)任师长,许昌军分区副政委汪洪清(后任河南纺织工业局副局长)任师政委。 1951年10月1日,空军第19师在汉口王家墩机场组建,陆军46军137师政委李振声(后任济空副政委)任政治委员,4野陆军师参谋长刘鹤田(后任济空副司令员)任副师长。该师下第55、57团,装备苏制米格-9型歼击机。次年6月25日,5航校副校长杨思禄(后任空军顾问)师长。

1952年1月4日,空军第23师在湖南衡阳正式成立,该师由湖北、江西、湖南军区以及第41、43军抽调人员组建,恩施军分区司令员王定烈(后任空军副司令员)任师长,荆州军分区副政委魏国运(后任空军工程部长)任政治委员,下辖第67、68、69团,装备苏制杜-2型轰炸机。 1952年3月,空18师由师长王定烈、政治委员李振声率领,奉命调防东北,参加抗美援朝空中作战,至1953年2月返回广州归建,其间共作战7次,击落美机6架。空19师由湖北武汉转场广东,接替空18师担负广州地区防空作战值班任务,空18师结束轮战归建后,空19师随即转回武汉。 1952年4月,陆军第47军军长曹里怀任中南军区空军司令员。6月,吴富善副政委任中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7月,原21兵团参谋长杨焕民(后任南空司令员)任中南军区空军第一副司令员。9月,参谋长黄炜华任中南军区空军第二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0月,中朝空联司政治部主任李世安(后任空军顾问)任中南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

1952年11月17日,空24师由河南郑州调驻江西南昌。同年12月22日,空军第26师在广西柳州成立,空2师副师长徐兆文(去世前任空军1高专副校长)任师长,中南空军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彭由(后任广空副政委)任政治委员,该师辖第76、第78团。

1953年7月,空18师组建第53团。10月,第6供应大队划归该师建制领导。9月,空23师由衡阳调防长沙大托铺机场。

1954年5月,中南军区空军改称中南军区空军部。 为保障运送援华物资的苏联、波兰等东欧国家商船在华南沿海的正常航行,根据军委空军命令,1954年5月,中南空军在海南开设三亚前方指挥所,并迅速向广东、海南地区集结兵力,除空18师3个米格-15型歼击机团外,另调空20师1个杜-2型轰炸机团和空29师1个拉-11型歼击机团转场广东。空29师85团副团长王天保(后任海军航空兵顾问)率1个拉-11大队进驻海南岛海口机场,每日起飞双机为苏东货轮提供空中掩护。 该年7月23日,为波兰“和平”号油轮担任空中护航任务的空29师85团拉-11双机在海南榆林以南海域上空误将港英当局国泰航空公司执行新加坡-曼谷-香港航班任务的道格拉斯C-54“空中霸王”民航客机当作国民党空军飞机,擅自将其击落,致使机上乘员10人死亡,引发国际纠纷。事发后当事长机飞行员赵旭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僚机飞行员韩光荣被处禁闭1个月,地面指挥员、空18师副师长曹振邦亦受到纪律处分。 3天以后,7月26日,美国海军舰载机以此为由,从航空母舰上起飞5批24架侵入我领海,其中12架AD-4、F4U-5N舰载战斗机在海南北鳌港以东海区上空围攻并击落我执行护航任务的拉-11两架,我牺牲飞行员两名。 同日,中央军委颁发《关于保卫领海主权及护航注意事项指示》,明确指出:“当我海、空军巡逻公海或直接护航时,对一切外国飞机、军舰均不得主动攻击,只有在查明确认是国民党飞机、军舰向我护航目标(商船或油轮)有敌对行为时,均应坚决攻击。我空军应特别遵守公海自由航行的规定。”7月30日,空军司令部就“霸王号”事件通报全空军。至此,我空军除追歼入侵敌机外,在未经军委批准的情况下,停止了距海岸线12海里外的海域作战。 7月18日,为加强广州地区防空作战指挥,以西南军区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抽调人员为基础,在四川成都组建中南军区空军广州指挥所,西南军区空军司令员傅传作兼任中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和广州指挥所司令员,西南军区空军副政委陈浩(后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兼任政治委员,空18师师长王定烈任副司令员,西南军区空军参谋长欧阳梃(后任武空参谋长)兼任参谋长,空23师政治委员魏国运任政治部主任。指挥所直接领导驻广州的空18师以及驻柳州的空26师。 1954年10月,空23师调驻河南郑州机场。 1954年11月23日,空军独立侦察航空兵第2团由上海江湾机场调驻长沙大托铺,划归中南军区空军建制领导。同月,根据军委空军命令,空18师师部率52、53团由广州转场辽宁鞍山,空4师由鞍山转场广州,担负防空作战值班任务。次年2月,空18师返回广州归建。

1955年3月,空24师由中南军区空军改归华东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55年9月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广州军区空军曹里怀司令员、吴富善政委两人被首批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李世安副政委、后勤部李长[日韦]部长、刘福胜政委、干部部第二部长李振声等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1956年1月31日,国民党空军F-86型战斗机1架窜入我广东惠阳地区侦察骚扰,空18师54团1大队中队长赵德安(后任空9师师长)等4架米格-17爱夫歼击机起飞迎敌,将敌压至香港启德机场迫降,敌人着陆时起落架折断,不得已拆卸装箱后海运回台。3月29日,空18师54团飞行员黄振洪在广东大亚湾地区上空,击伤国民党空军F-86型战斗机1架。

同年9月,空18师师长林虎(后任空军副司令员)带指挥班子赴汕头开设前进指挥所,第54团1、2两个大队由广州隐蔽前出惠阳机场待战。10月1日,该师54团1大队大队长赵德安率米格-17爱夫型4机,在粤东地区上空与窜犯的国民党空军4架F-84型战斗机展开空战,副大队长王铭砚击落1架、赵德安击伤1架。 1955年7月,中南军区空军部改称广州军区空军,领导机关由湖北武汉迁至广东省会广州。年内,原中南军区空军所属驻河南、湖北、江西的空军部队,分别划归武汉军区空军和南京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56年6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命令,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曹里怀空军中将为空军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空军陆战师师长朱云谦空军少将为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56年2月,为加强华南地区防空作战力量,空军决定,在广州重新组建新的空军第9师。原空9师已于1955年9月25日调归海军航空兵,改编为海航第6师。空18师参谋长洛克(后任广空副参谋长)任师长,南京军事学院空军系政治处主任王振扬(离休前任黑龙江省委常委)任政治委员。次年2月,空9师调防福建连城、江西新城。

年内,空26师由广西柳州调防广东遂溪机场。

1957年2月,空18师与空9师对调防务,空18师由湖南调防广东沙堤,空9师由广东调防湖南长沙大托铺。1957年5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空防合并的指示,广州军区防空军司令部机关及所属部队全部并入广州军区空军,广州军区防空军司令员张西三少将、副司令员黄霖少将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广州军区防空军副司令员王璞大校任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广州军区防空军政治部主任张翼大校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部第二主任。 同月,驻广州的防空军高炮第3师改称空军高炮第111师。原驻武汉的防空军第1师调防广东,改编为空军高炮第109师,师部驻广东汕头。驻广州的防空军对空探照灯第131团改称空军探照灯第4团。 1957年9月,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空军中将不再兼任广空司令员,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吴富善空军中将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次年1月,沈阳军区空军副政委刘锦平空军少将调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针对台湾国民党空军频繁低空暗夜窜犯我大陆纵深地区的敌情,1957年12月13日至15日,空军在广州召开赣、粤、湘、鄂等中南地区防空作战会议,空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秉璋空军中将主持,广空司令员吴富善空军中将、南空司令员聂凤智空军中将、武空司令员傅传作空军少将,空1军军长方升普空军少将、空5军军长谢斌空军少将以及空9、18、24、26师师长出席会议。会议确定,调空9师1个米格-15比斯大队、空26师1个拉-11中队进驻江西新城,调空18师1个米格-17波爱夫夜航中队进驻长沙大托铺,调空12师1个米格-17波爱夫夜航中队进驻南昌。

1958年1月5日,空9师副师长刘玉堤(后任北空司令员)驾驶米格-15比斯型歼击机,在福建平潭岛上空,击伤台湾国民党空军F-84型战斗机1架。 1958年6月17日,国民党空军RF-84型战斗侦察机2架窜犯我江西上空,驻连城机场的空9师27团团长张守兰(后任8航校校长)率4架米格-15比斯型歼击机起飞追击,迫使敌机1架惊慌失措中自行撞山坠毁。 1958年7月,根据空军统一部署,广空所属空9师、空18师作为第一批入闽部队,先后转场广东汕头、惠阳及福建漳州,配合陆军部队炮击金门,参加夺取东南沿海制空权.1958年10月,广州军区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成立,直属军区空军首长,辖作战科、训练科和雷达情报站,高级防空学校毕业的原防空军1军副军长李成春任司令员。同月,空18师结束入闽作战,返回广州沙堤机场归建。

1959年5月29日,驻广州沙堤的空18师夜航独立大队1中队中队长蒋哲伦(病逝前任空18师副参谋长)驾驶米格-17波爱夫型歼击机,在地面指挥员、空18师副师长李宪刚(病逝前任空12军副军长)的指挥下,于粤桂地区上空击落台湾国民党空军B-17G型轰炸侦察机1架。这是我空军装备机载雷达的截击机首次夜间低空、复杂气象条件下击落敌机。 1959年11月,空军汕头指挥所在广东澄海组建,归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空军第15航校校长王定烈空军少将任主任,空3军副政委谢锡玉空军少将(后任福空副政委)任政治委员。

1960年6月,为加强云南地区空中力量建设,根据空军命令,广空所属遂溪场站调入云南昆明,改编组建空军巫家坝场站。7月22日,空26师师部率第76团和师独立夜航大队,由广东遂溪转场至昆明,担负西南边境防空作战值班任务。

1961年3月,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训练处扩编为军事训练部,直属军区空军首长,朱云谦副司令员兼任部长。原广州军区空军干部管理部同月缩编为政治部干部部。 1961年12月,空9师调回广东沙堤,空18师移驻湖南长沙。

1962年3月,空军汕头指挥所主任王定烈空军少将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王璞空军大校任汕头指挥所主任。6月,刘锦平空军少将调任民航总局政委,武汉军区空军政治委员龙道权空军少将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1962年6月,空军汕头指挥所改编为空军第7军,汕头指挥所主任王璞任军长,谢锡玉任政治委员。 同年6月1日至7月10日,空军调整高炮部队部署,高炮109师师部及534团由汕头调防兴宁,537团由电白调防广州,535团3营由广州调防新城,后移驻遂溪机场,划归空7军建制领导。

1964年1月15日,空军高炮第111师改番号为空军高炮第9师,高炮第109师改番号为空军高炮第10师。 1964年8月4日,“北部湾事件”爆发,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空7军军部于同月12日由广东兴宁紧急转进至广西南宁,担负广西和雷州半岛地区作战指挥任务。该军进驻后,迅速组织新建了宁明、田阳和桂林3个机场,调整雷达9团、雷达25团部署,新调入雷达6团,并组建了第11、第12机动机务大队以及转运站和船队。同时,空军决定,将驻浙江衢州的歼击航空兵第12师、驻福建漳州的高炮第3师调至南宁,命令广空所属歼击航空兵第9、第26师就地做好战斗准备,另指定8个航空兵师又1个团作为第二梯队,随时准备待命参战。 1964年8月29日,美国空军BQM-147G型无人驾驶侦察机首次窜犯我领空,其后,开始连续入侵我领空。根据空军命令,空1师、空3师分别组织米格-19爱夫型、米格-21爱夫13型歼击机高空作战小分队,分别进驻广东遂溪和广西南宁,在空7军指挥下,打击敌侦察窜犯。 1964年9月29日,为表彰空18师第54大队1中队在国土防空作战中的卓著战绩,空军党委决定,授予该中队“霹雳中队”荣誉称号。 同年11月15日,驻遂溪机场的空1师作战分队5中队中队长徐开通驾驶米格-19爱夫型歼击机,在海口东南海域上空击落美制无人驾驶侦察机1架。翌年1月2日,驻南宁机场的空1师作战分队副中队长张怀连(后任空3军副军长)在广西灵山地区上空1.77万米高空,再次击落美制无人机1架。1964年12月,空军决定,在福州、漳州、兴宁、连城设立作战点,组织作战分队进驻上述4个机场,专门伺机打击台湾国民党空军低空高速窜犯的RF-101战斗侦察机。同月27日,空18师奉命组织歼-6作战分队转进广东兴宁,担负机动作战任务。翌年3月,空1师作战分队由吴圩机场调驻昆明巫家坝后,空18师另组织作战分队歼-6型歼击机2架进驻广西南宁,继续担负打敌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任务。

1965年3月18日,空18师驻兴宁作战分队54大队副大队长高长吉(后任空军后勤部副部长)驾驶国产歼-6型歼击机,在靖海附近空域击落台湾国民党空军RF-101A型战斗侦察机1架;4月3日,驻南宁的该师54大队1中队中队长董小海(后任空18师师长)在空7军地面指挥所的引导下,驾机在崇左上空再次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1965年4月,空军兴宁指挥所在广东兴宁组建,空7军副军长林虎任主任,空7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彭由任政治委员。 1965年5月3日,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在国土防空作战中累计击落击伤敌机14架的空军歼击航空兵第18师54大队1中队“航空兵英雄中队”荣誉称号。 1965年7月1日,空军歼击航空兵第35师在广东兴宁成立,李瑞仿(后任空12军副军长)任师长,田贵春任政治委员。该师辖第103、第104、第105三个大队,分别由空9师、空18师和空26师抽调部队组建,装备国产歼-5型歼击机。 根据中越两国政府达成的协议,自1965年8月20日至1969年3月14日,在空军的统一指挥下,广州军区空军和空7军先后具体组织空军高炮第1、第2、第3、第4、第5、第6、第7、第8、第9、第10、第13、第17等12个高炮师分8批7个建制师26个团另8个独立营,以及配属的9个探照灯营、14个雷达连入越作战,担负保卫友谊关至越南河内一线的克夫、宋化、谅山的交通线,在3年零7个月的战斗中,共与美机作战558次,击落597架、击伤479架,我损失火炮15门、炮瞄雷达4部、指挥仪2部、探照灯2部,牺牲指战员280名,负伤1166人。 其中广空所属高炮9师师部率第25、26、27团及配属的高炮8师24团、陆军6个高炮营及探照灯2团1营、雷达6团3个连组成中国后勤部队第39支队,于1968年1月入越作战14个月,击落美机10架。高炮10师所属第28团、第29团分别于1966年2月、10月配属高炮3师、高炮1师入越参战。 1965年10月5日,驻广西南宁的空9师第25团副中队长张运宝率4架国产歼-6型歼击机,在广西隘店附近空域,击落入侵我领空的美国海军RA-3D型电子侦察机1架。 1965年12月24日,驻云南蒙自的广空空9师作战小分队副中队长朱以隆,驾驶国产歼-6型歼击机,在18300米高度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次年3月23日,朱以隆再次在蒙自上空击落1架。 1966年3月5日,驻南宁吴圩机场的空9师25团副中队长孙孝庆,驾机在广西宁明地区上空,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1966年4月3日,空26师第78大队由广东遂溪转至广西宁明参加轮战锻炼,至1968年3月2日归建,共战斗起飞115批393架次。 1966年4月12日,驻广东遂溪机场的空26师76大队飞行员李来喜驾驶国产歼-6型歼击机,在雷州半岛以南海面上空,击落美国海军A-3B型舰载攻击机1架。 1966年8月1日,空军地空导弹兵第7师在湖南衡阳成立,隶属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66年9月9日和17日,驻南宁吴圩机场的空18师54大队飞行员高秀明、副大队长高长吉,分别驾驶歼-6型歼击机,在广西东兴、友谊关以北击伤美国空军F-105型战斗轰炸机各1架。

1967年4月24日,在中越边境峒中地区设伏的空军高炮第10师30团机动炮群(含30团2、3两个37炮营及28团2个14.5高机连),击落由板兴窜入我领空的美国海军F-4B型舰载战斗机1架。随后,驻宁明机场的空26师78大队中队长宋义民,驾驶国产歼-5型歼击机,在宁明东南地区上空将另1架侥幸逃脱我地面高炮火网的F-4B型舰载战斗机击落。此次战斗,从两架美机入侵我境内,到被我空炮协同全部击落,仅用时1分30秒。 4月29日,驻南宁吴圩机场的空18师54大队中队长张金堂,在南宁附近上空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5月1日,高炮10师30团及当地民兵高机分队配合,在广西峒中地区仅用时55秒,一举击落侵入我境内的美国海军A-4B型舰载攻击机2架。

1967年8月10日,空军高炮第9师由广州调驻广西宁明、凭祥地区,担负防空作战任务。同月21日,驻南宁吴圩机场的空18师52大队飞行员韩瑞阶(后任广空司令员)、副中队长陈丰霞,驾驶国产歼-6型歼击机,在广西隘店地区上空,分别击落美国海军A-6A型舰载攻击机各1架。 9月17日,在广西东兴地区设伏的空军独立4师地空导弹第3营击落由北部湾海域窜入我境内的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1968年2月,空军地空导弹兵第7师由湖南衡阳移防湖北武汉,划归武汉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3月22日,在广西参加轮战的空军独立第4师地空导弹第2营(曾被国防部授予“英雄营”称号),在宁明地区上空击落由老挝窜入我领空的美制BMQ-147H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1968年5月,中央军委任命空军第7军军长王璞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此前,“文//革”狂潮掀起,任广空司令员达11年的吴富善被打倒,老红军出身,曾在新疆航空队学习飞行的副司令员安志敏被迫//害致死,同样是老红军出身副司令员王定烈被定为“三反分子”。 1968年9月5日,根据空军命令,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师由华东地区移驻广东遂溪,划归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6师由广东调防上海江湾、虹桥,归南京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至1968年11月美国被迫停止对越南轰炸为止,空7军按照军委命令,在空军、广空的直接领导下,历时4年多,先后组织12个航空兵师(23个团、6个作战分队)、3个高炮师(15个团)和6个地空导弹营,进驻桂西南地区参战和轮战,组织航空兵部队战斗起飞2138架次,与敌空战31次,击落美军各型飞机11架(其中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6架,A-6A舰载攻击机2架,RA-3D舰载电子侦察机2架,F-4B型舰载战斗机1架),击伤F-105型战斗轰炸机2架。高炮部队对空作战4次,击落A-4B型舰载攻击机2架,F-4B型舰载战斗机1架。地空导弹部队对空作战6次,击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3架。 1968年12月20日,空军地空导弹兵第6团在广州成立,隶属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69年3月,空军高炮9师结束抗美援越作战回国,同高炮10师对调防务,高炮9师驻防广西南宁、宁明、凭祥等地,高炮10师调防广州。1969年5月,空军兴宁指挥所改番号为空军第12军,兴宁指挥所主任解耀宗改任军长,彭由任政治委员。 1969年8月26日,根据空军命令,空军歼击航空兵第42师在广西桂林组建,杜玉福任师长,陈仲强任政治委员,该师辖第124、第125两个大队,装备国产歼-5型歼击机。次年1月,42师师部由桂林移防南宁吴圩机场。 1969年10月28日,广空所属地空导弹第6营在广西武鸣地区上空,使用国产红旗-1号地空导弹,击落由北部湾入窜的美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1架。 1970年2月,广州军区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雷达兵部撤销,缩编为司令部业务处。高指司令员李成春改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

1970年9月11日,空军独立航空兵第11团在广西柳州成立,装备初教-6型飞机。

1971年1月13日,空军轰炸航空兵第48师在湖南耒阳组建,高云任师长,邹本海任政治委员,该师辖第142、第143两个团,分别由空10师、空20师调入,装备国产轰-5型轰炸机,隶属空12军建制领导 1971年9月因“9/./1/3”事件牵连,王璞被撤销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职务。作为受林氏父子破坏干扰的“重灾区”,广空受到清///洗而被撤职、免职以及审查的,还包括参谋长顾同舟(1982年3月因“资敌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空12军长解耀宗,副军长沈科、张守恩,政治部主任张进凡等人,至于在著名的反//革//命//纲领“5/7/1”工//程纪//要中被列为基本力量空9师、空18师领导,自然也难逃干系。 连80年代官居空军副司令员的林虎空军中将,1971年9月也被免去广空副司令员职务,至于是否也受此牵连,目前已不好明言。只是他后来复出,担任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副主任、继而空军学院副院长、空军副司令员,这段任职简历常被颠倒顺序。后人多以为他先任副军职的昆指副主任,后任广空副司令员。实际上早在1968年5月,林虎即由兴宁指挥所主任调任广空副司令员,后来反倒降职使用,作为昆指主任侯书军的副手。80年代复出后,林副司令员本人对此似乎也讳忌莫深,在其著作《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的扉页作者介绍中,对60年代至80年代的任职经历语焉不详的一笔带过。

1973年5月,中央军委公布调整后的空军领导班子名单。此次调整,不仅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马宁坐上了“直升飞机”,由副兵团职一跃而成为空军司令员,当时的沈空副司令员邹炎、空1军军长张积慧以及空12军副军长杜玉福也搭上了这趟航班,邹炎、张积慧分别官升两至三级倒也让人不难理解,毕竟都是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50年代便已声名远扬。杜玉福则着实让人费解,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他居然能够从副军长直升副大区,不知是何缘故。 不过较之马宁、邹炎以及张积慧,广空出身的杜玉福算是较为幸运,虽然不过两年他便在1975年10月被免去空军副政委职务,而后改任南京空军副司令员,但1989年9月复被重新起用,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1993年1月以副大区空军中将的身份离职休养,也算终成正果。马宁、邹炎在粉碎“四//人/帮/”后被打入另册,免职降级,张积慧则在1978年7月遭到了清算,被指为“黑线人物”,三人皆黯然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过眼烟云。

1974年2月,“文革”中被打倒的原广空司令员吴富善“解放”,复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1975年7月,中央军委任命空军司令部军训部第二部长王海(后任空军司令员)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吴富善改任广州军区顾问,3个月后,吴上调北京,出任空军副司令员,主管军事训练和院校教育。

1976年1月6日,空军第12军番号撤销,所属各部队划归广州军区空军直接建制领导。 1976年2月,空军高炮9师番号撤销,师部并入驻广州的高炮10师,所属第25团(欠1个营)、27团3营由广西宁明移防广东南海,整编为高炮第30团(原高炮10师30团撤销);第26团由广西凭祥移防湖北武汉,改番号为高炮第57团(原高炮19师57团撤销),划归武汉军区空军建制;第27团团部改编为空军地空导弹第5师24团团部,所属2个建制高炮营和25团第3营撤销。 1976年10月,中央军委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朱云谦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免去龙道权的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职务。 1977年1月21日至9月24日,空42师第125团由广西南宁转场至福建漳州,参加东南沿海轮战锻炼。

1978年3月,经总参谋部批准,空军高炮学校在广西桂林恢复重建。

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打响,广州军区空军在广西南宁开设前方指挥所,由王海司令员亲自挂帅,负责指挥广西方向参战空军部队。其时,为防止越南空军狗急跳墙,空军几近全部歼-7战斗机团被调往中越边境一线,形成强大空中威慑态势,使地区小霸的空军始终未敢轻举妄动。 1979年7月23日至28日,空军在驻粤空军航空兵第9师召开训练改革现场会,重点研究完成基础训练提纲后的飞行员如何进行训练的问题。会议提出了突出战术训练的5条标准,要求老飞行员战术训练时间要占60%以上。 1979年10月,朱云谦上调北京,任总政治部副主任,广空副政委任球接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职务。

1981年9月,空军在受到总参谋部通报表扬的驻粤空军高炮第10师召开装备工作现场会,推广该师贯彻装备管理好的经验。 1982年11月,中央军委调整空军领导班子,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王海任空军副司令员。空7军军长于振武(后任空军司令员)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1983年5月,中央军委任命空3军政治委员刘锋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原广空政治委员任球改任军区空军顾问。

1984年1月,根据空军命令,驻广西桂林的空军独立侦察航空兵第5团划归空48师建制领导。 1984年3月28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击伤入侵我广西地区上空的越南空军米格-21P型战斗侦察机1架。

1985年8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武汉军区空军番号撤销,原武空所属驻湖北空军部队、院校及空降兵第15军划归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原武汉军区空军司令员武继元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广空原司令员于振武7月调任空军副司令员。 同月,空军武汉指挥所正式成立,原昆指副主任李惠礼(后任济空副司令员)任司令员,汪家钺(后任广空副政委)任政治委员。 1985年9月,驻湖北武汉的空军高炮第19师番号撤销,与驻湖北武汉的地空导弹兵第2团合并,组建空军防空混成第9旅;空军高炮第10师番号撤消,与驻广州的地空导弹兵第6团合并,组建空军防空混成第10旅。同时,在武汉、广州分别组建空军高炮第5、第6团。

1987年2月,中央军委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刘鹤翘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济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张振先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原广空司令员武继元、政治委员刘锋离职休养。同年11月,刘鹤翘兼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 1987年10月5日,赴广西龙州地区参加轮战锻炼的北空地空导弹第3团97营,击落入侵我领空的越南空军米格-21P型侦察机1架,俘虏越军大尉飞行员陈尊。为此,该营获中央军委通令嘉奖,并被空军授予“神威导弹营”荣誉称号。

1988年6月11日,根据空军组建各军区空军航空兵训练基地的决定,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7师师部及所属79、80、81团改编为广州军区空军航空兵训练基地。 1988年9月,全军实行新的军衔制,广州军区空军刘鹤翘司令员、张振先政委、鲁玉昆副司令员、纪委武长友书记等4人被首批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杨正刚副司令员、李源副政委、张文逸参谋长、政治部杨华科主任、后勤部李熙麟部长、航空工程部范富秀部长、张绍武副参谋长、尹殿甲副参谋长、韩德明副参谋长以及所属空7军彭功阁军长、徐传读政委、方国俊副军长、张士奎副政委、李毓堂参谋长、政治部邱汉文主任,空军武汉指挥所李惠礼司令员、汪家钺政委、王春瑞副司令、杨昌忠参谋长,空13师滕兴彪师长等20人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1992年9月30日,根据空军精简整编命令,空军轰炸航空兵第48师师部及所属第144团撤销,航空兵第143团(轰-6团)改隶广空直接领导,该团后改编为人民空军第一只空中加油机部队。 空48师撤编后,空军轰炸航空兵第8师由山西文水移防湖南耒阳,由北京军区空军划归广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93年1月,中央军委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杨正刚空军少将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北京军区空军政治委员赵炳耀空军中将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原广空司令员刘鹤翘、政治委员张振先离职休养。 同月,空降兵第15军由广州军区空军划归军委空军直接建制领导,原军属第43、44、45共3个空降兵旅恢复空降兵师编制。12月,空降兵第15军军长景学勤空军少将调任军委空军副司令员,成为继1985年以后,第一位非飞行员出身的空军副司令员。

1994年5月,空军武汉指挥所整编为空军武汉基地,执行副军级权限。

1996年1月,中央军委任命南京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王吉连空军少将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原广空政委赵炳耀空军中将离职休养。 1996年4月,驻广东遂溪的空2师第6团开始换装俄罗斯进口苏-27型歼击机,这是广空所属第一个第三代战斗机团。同年9月9日,雷州半岛遭遇15级强台风袭击,由于提前防护措施未落实,准备不充分,该团战机受损严重,相关责任人因此受到严肃处理。

1997年11月,中央军委任命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济南军区空军司令员韩瑞阶空军中将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1998年7、8月间,长江流域爆发百年难遇的特大洪水,广空所属部队积极投身抗洪救灾。空军武汉基地所属高炮第5团225营1连政治指导员高建成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英雄”荣誉称号;他身前所在营被空军授予“抗洪抢险英雄营”荣誉称号。

1999年8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空军高射炮兵学院更名为桂林空军学院,学院除继续担负空军地面防空高炮部队指挥、技术军官培训任务外,增加了航空兵参谋、空降兵、政工、警卫指挥等专业系和大队。

2000年12月,中央军委任命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卢登华空军中将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朱永清空军中将为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原广空司令员韩瑞阶空军中将退役,政委王吉连空军中将调任济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2003年7月28日,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岳喜翠晋升空军少将军衔,成为我军第一位女飞行员出身的将军。此前,她先后担任空军运输航空兵第13师飞行员、中队长、副大队长、师政治部副主任、副师长、广空参谋长助理等职务,是空军特级飞行员、一级驾驶技术能手。 2003年12月,中央军委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高守维空军少将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原广空司令员卢登华空军中将退役。 同月,按照空军精简整编命令,空7军、武汉基地番号撤销,分别缩编为空军南宁指挥所和空军武汉指挥所,均为师级指挥引导机构。驻广东汕头的空军歼击航空兵第35师番号撤销。 2003年12月,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发命令,授予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师第6团飞行2大队“科技练兵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

2005年8月1日,中央军委追授为抢救溺水大学生而光荣牺牲的广州军区空军所属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师4团机务大队2中队特设员、一级士官黄勇同志为“勇于牺牲奉献的好战士”荣誉称号大会在北京举行。此前,黄勇同志已于2003年7月31日被空7军党委批准为革命烈士,并追记一等功。空军党委2004年2月18日作出决定,号召全体官兵向他学习。


主要参考书籍: 1、《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兵种历史从书 空军史》 2、《中国空军百科全书》 3、《空军回忆史料 蓝天之路》 4、《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新中国二十年国土防空作战回顾》 5、《广东省志 军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