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天之骄子看今朝----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转载)1  

2017-05-28 09:0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之骄子看今朝----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转载1  

2017-05-02 17:08:36|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天之骄子看今朝----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转载  1

(2009-03-03 06:49:21)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转载

                                         展 广 植(转载

 
刘震(1915~1992)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原名刘幼安。1915年3月3日生于湖北省孝感刘家咀。1931年10月参加县游击大队。193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后,任连指导员、营政委,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反“围剿”。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1935年9月到达陕北后,任红15军团第75师第225团、第223团政委,师政委,参加劳山和东征战役。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第688团政治处主任、政委和独立团团长。1941年任新四军第4师第10旅旅长,第3师第10旅旅长兼准海军区司令员。1945年任中共淮海地委书记兼淮海军分区司令员,新四军第3师副师长,抗日战争胜利后,进军东北。1946年3月起任中共吉江省委书记兼军区司令员、政委,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司令员,指挥所部参加了临江战役。后任第14、13兵团副司令员兼第39军军长,进军华中南,参加衡宝、广西战役。1950年先后任中南军区和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1951年3月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指挥初建的志愿军空军同美国空军作战,首次取得使用喷气式飞机进行大规模空战的经验。1954年3月任空军副司令员兼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同年10月入军事学院学习。1958年9月起任空军副司令员兼空军学院院长、政委。“文化大革命”中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坚决斗争,遭到严重迫害。1973 年起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兼自治区党委第三书记、第二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80年至1985年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85年、1987年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92年8月20日于北京病逝。著有《刘震回忆录》(1990)。
1951年9月至1952年6月,朝鲜战场上空连续展开了大规模的空中战斗。只见一架架银鹰盘旋格斗,一道道长烟缠绕长空,一阵阵枪炮震耳欲聋,一团团火光坠落大地。在几个月的空中激烈厮杀中,首次参加大规模空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狠狠地打击了当时号称“世界第一流”的美国空军,在兄弟部队和朝鲜军民的共同努力下,粉粹了美军的“绞杀战”。
在这些不寻常的空战中,我方空军最高指挥员就是当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中年轻的一员。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部参加过不少次战役和战斗,从指挥单一的步兵到指挥步兵、炮兵、坦克兵协同作战,一惯英勇善战,指挥精明。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受命于艰苦危难之际,毅然承担了组织指挥志愿军空军参战的使命,迅速完成从指挥地面战斗到指挥空中战斗的转变,更加展现了他的卓越的指挥才能。本文只扼要记述刘震指挥志愿军空军作战的光辉业绩和风采。
勇于探索空战指挥的新课题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接着,美帝国主义出兵朝鲜,进行武装干涉,并派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轰炸中国东北边境城镇。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旗帜入朝参战。这时,美国用于朝鲜的空中力量增至15 个联队,连同英国、澳大利亚、南非联邦等国的空军部队,共有作战飞机1200 余架。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后,美国空军活动十分猖狂。为了掩护交通线,保卫重要目标和协同地面部队作战,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年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部队,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志愿参加志愿军空军,在苏联防空空军的密切配合下,同朝鲜人民空军一道狠狠打击美国侵略者。
刘震于1950 年10 月被任命为中南军区空军司令员,刚刚走马上任,又奉召进京。11 月4 日,军委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向刘震传达了中央军委的决定。
刘亚楼说:“中央军委决定调你去东北军区空军工作,任务是准备组织志愿军空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你将担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
刘震当即提出:“搞陆军建设和作战指挥我还有点办法,而搞空军的作战指挥却毫无经验,还是让我回中南空军组织部队的战斗训练,待日后空军进入了抗美援朝战场,我可以随时去学习。”
刘亚楼连忙解释:“人民空军是刚刚从陆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技术军种,大家都没有经验,只能摸索着去干。困难肯定是会有的,但也要看到有利的条件。国家向苏联请了一批顾问,帮助我们训练机关和部队;苏联还派了一些空军部队配合我们作战。他们建军早,又有作战经验,我们要好好向他们学习,这是一条捷径。”
接着,刘亚楼又对刘震说:“我们同在四野工作过,我了解你会打仗。这次调动是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点你的将,经毛主席批准的。”谈话到这种程度,刘震表示只有服从中央军委的命令,先试试看,不行请另调人。
刘震接受任务以后,心想:近20 年来,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时期,打了不少仗,指挥过步兵、炮兵和坦克兵,但从未指挥过航空兵作战。空中战斗是什么样子?怎样组织指挥?这对自己来说还是个“谜”。何况在陆军基础上新建的毫无空战经验的空军,要和强大的美帝国主义空军作战,这更是一个严重问题。搞得不好,对年轻的空军建设很不利,甚至有损军威国威。他为此而反复思量着,但心中有一个信念是坚定的:革命的事业从来就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赤手空拳艰难困苦中拼博出来的。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难道如今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不能克服困难,战胜敌人吗?他牢记毛主席关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教导,想到志愿军地面部队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在朝鲜战场上一开始就打了大胜仗,从而增强了信心。他想,只要在空中战斗中正确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很好地总结自己的经验,并注意学习苏联空军的经验,年轻的志愿军空军是能够在战斗中胜利成长的。
11 月5 日,刘震启程去沈阳,随即全力以赴地投入繁忙的工作之中。他抓紧进行机构筹建,同时为准备作战指挥而组织有关人员进行业务学习。
关于组建志愿军空军领导机构的问题,他已和刘亚楼商定一条原则,最好是抽调整套的比较成熟的建制机构来组建。但由于当时空军尚处在初建阶段,各军区空军领导机构不健全,不具备由一个单位组建志愿军空军领导机构的条件,只能用“凑班子”的办法来解决。于是确定以空军领导机关抽调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为主,以东北军区空军抽调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为辅,再从其他军区空军抽调部分干部及工作人员组成志愿军空军领导机构。奉调人员到齐以后,刘震立即组织他们分别在东北军区空军相应业务部门进行专业对口学习。
1951 年3 月15 日,志愿军空军领导机构在辽宁安东(今丹东)正式成立,当时的名称是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刘震被任命为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并担任党委书记。领导机构成立后,不论是机关还是部队,都以临战姿态投入战前的指挥准备和突击训练。
指挥机关抓紧熟悉即将参战的志愿军空军部队的情况,了解朝鲜战场上美国空军的活动,拟订作战方案;并将指挥系统的各类人员、各种电台迅速组织起来,进行严密分工,明确职责范围,进行图上作业训练。
志愿军空军部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陆续组建起来的,训练进度参差不齐,多数部队连一些战斗需要的课目还没有飞过,尚不具备作战的能力。为了加速部队的技术战术训练,争取在短期内达到参战水平,必须抓住参战必要的重点课目进行突击训练。歼击机部队重点进行特技、编队、航行和双机、四机空战训练,并练习战术协同;轰炸机部队在完成大队基本战斗训练以后,进行团编队轰炸训练,并选择部分技术好的飞行员,进行夜间单机轰炸训练;强击机部队在完成大队基本训练之后,重点进行中、大队的中低空编队、航行和对地面战术目标的攻击训练。为了进一步适应作战任务的要求,4 月8日刘震又召开了参战各师领导干部会议,根据各机种的使命、性能、数量以及朝鲜战场的情况和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任务,研究制定了以战术训练为重点的战斗训练计划。
4 月底,各部队基本上按计划完成了训练任务。
4 月25 日至28 日,志愿军空军在沈阳东陵组织了一次由参战部队飞行大队长以上干部参加的飞行战术演习,共出动飞机16 架。因缺乏经验,演习效果不好。总结经验后,再次进行准备,于5 月28 日至6 月16 日在沈阳、安东、辽阳之间举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各机种联合飞行战术演习,共出动飞机307 架次。这次演习比前次演习有了巨大进步。通过演习,研究了朝鲜战场情况,了解了各级司令部的组织指挥能力和部队作战水平,初步摸到了组织部队在紧急情况下飞行转场和组织协同作战的方法,使各级指挥机关和部队得到了一定锻炼,战术技术水平和业务能力有了一定的提高。同时,在演习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演习结束后,总结了经验教训,初步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和各级人员的职责,对建设指挥机构、提高部队的战术技术起了一定作用。
在上述机关训练、业务学习和战术演习过程中,刘震和机关的同志们一起听课、讨论、指挥演习,及时总结经验,细心探索空中战斗这一崭新的课题。他感到,空军的组织指挥同陆军的组织指挥大不相同,在指挥作战中既有空中指挥员对所率编队或机群实施的空中指挥,又有地面指挥员通过空中指挥员实施的对空指挥。对空指挥是空军地面指挥的主要组成部分,只有全面单握战斗各阶段的情况,进行全过程指挥,并与空中指挥密切配合,善于发挥空中指挥员的主动性,才能形成统一的整体,保证空战的胜利。面对瞬息万变的空战情况,要求指挥员在非常矩促的时间内作出迅速的判断和处置,这对于一个没有空中指挥实践的地面指挥员来说,开始是很困难的。只有虚心学习,不断探索,才能较快地完成从陆军指挥到空军指挥的转变。正如前志愿军空军指挥所所长沈甸之1994 年11 月在一篇回忆刘震的文章中所说:“在这长达3 个多月的学习过程中,我几乎天天都和他在一起,再加上以前的经常接触,他给我最突出、最深刻的印象可以用‘谦虚谨慎、勤奋好学’这8 个字来概括..在多次战斗演习过程中,他总是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同我们一起听专家们的讲课。来到安东之后,他除了常请专家们给他讲解有关的问题之外,更是抓紧一切空隙时间去友军指挥所参观学习,听取友军军长、副军长和苏联战斗英雄、空军师长阔日杜布的作战经验介绍,同他们建立了很深厚的战斗友谊。这不仅为他后来能够很快地掌握同敌人大机群作战的指挥艺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且也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榜样。”
大机群空战挫敌锐气
志愿军空军的指挥机关和部队经过短期的突击训练,即开始参加实战锻炼,以便尽快在实战中摸索一套适合自己情况的空战战术原则和组织指挥的方法。
当时,志愿军空军的飞行员仅在米格—15 歼击机上飞了20 多个小时,而面对的美国空军却是飞了上千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与美国空军相比较,志愿军空军在技术战术上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但为了保障交通运输和在可能条件下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力争夺取平壤以北地区的制空权,毅然决定开赴前线,尽快投入战斗。
根据毛主席1960 年12 月4 日批示“采取稳当办法为好”的精神,志愿军空军在大批部队投入战斗之前,先以大队和团为单位开赴前线,在苏联防空空军帮助下进行实战练习。最先承担实战练习任务的是空第4 师第10 团第28 大队。出战前,朱总司令亲临辽宁辽阳机场检阅空第4 师,观看了部队的飞行表演,勉励大家说:“你们飞得很好。你们的任务很光荣,即将开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前方的部队正盼望着你们。希望你们在政治思想上和技术战术上不断提高,成为战无不胜的空中英雄..”陪同的刘亚楼和刘震都讲了话。刘震说:“总司令来看望大家意义非常重大。空第4 师是空军第一个组建起来的部队,现在又准备第一个去朝鲜战场参战。中央首长对我们寄托极大的希望。我们决不辜负首长的期望,要认真搞好战前训练和参战准备,争取首战必胜。”朱总司令的亲切关怀,极大地鼓舞了空第4 师及其他参战部队广大指战员。大家纷纷上书毛主席、朱总司令和领导机关,请求战斗任务,并表示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不怕任何困难,在战斗中锻炼成长。
第28 大队由辽阳开赴安东浪头机场后,经过充分的战前准备和几次战斗出动,于1951 年1 月21 日与美国空军打了第一仗,大队长李汉击伤敌F—84 飞机1 架,首创战功。接着他又在1 月29 日击落击伤敌机各1 架。初战的胜利证明,年轻的志愿军空军虽然飞行技术水平很低,毫无空战经验,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具有英勇无敌的光辉传统和陆战的经验,在经过短期实战训练后,就能同美国空军交锋,而且能够击信它。这一胜利,大大鼓舞了各参战部队的战斗意志,为后来大批部队成团成师进行较大规模实战锻炼创造了有利条件。
1951 年8 月,美军为了夺取军事上和停战谈判中的有利地位,在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以其空军发动了以摧毁朝鲜北部铁路、公路系统,切断中朝人民军队运输补给线为目标的“绞杀战”。当时,侵朝美国空军增至19个联(大)队,作战飞机1400 余架,空中活动十分猖狂。为了粉碎美空军的“绞杀战”计划,志愿军空军从9 月开始采取轮番进入,以师为单位陆续参战。
面对这样的任务,刘震考虑敌我空战必将越打越激烈,必须充分动员参战部队做好迎击敌大机群作战的思想准备,并利用战斗间隙加紧飞行技术战术训练。他根据中央军委确定的“逐步前进”、“轮番作战”的方针,认真组织参战部队轮番进入,把朝鲜空中战场当作一个大学校,不失时机地锻炼大批部队。
大批部队锻炼和大规模空战的飞机起降,就产生了作战基地问题。当初,刘震同苏联顾问在这个问题上就有过争论。1951 年9 月22 日,他在志愿军司令部向彭老总汇报时,首先就敌我兵力和技术条件的优劣作了对比。他认为,志愿军空军进驻朝鲜北部基地有许多不利之处:一是昼间敌战斗饥掩护轰炸机来轰炸我方机场时,我歼击机起飞迎战,如机场被破坏,只有飞回安东等地的机场着陆,有时油料不够就成问题;二是夜间敌机若来轰炸,我机限于技术条件不可能起飞迎战,坐守待毙,损失就更大了;三是机场跑道一旦被炸坏,抢修时将影响飞机起降,如遭连续轰炸就更难抢修。事实上,当时朝鲜北部的新机场一直修不起来,往往上午修好,下午就被炸坏,晚上修好了,翌早又被破坏。在修建过程中,6 个新建机场共被炸72 次,中弹6800余颗,其中落在跑道、滑行道附近的占33%,严重影响了机场的使用。空军没有机场,怎么起飞作战?因此,在当时特定的国际形势条件下,根据毛主席的指示精神,他认为志愿军空军仍以安东一线作基地是切合实际的。彭老总同意他的建议。后来军委决定志愿军空军不进驻朝鲜机场作战。
为了适应大机群作战的需要,志愿军空军逐步健全了指挥系统,及时调整了雷达部署和通讯网络,重新划定作战空域,进一步明确了组织指挥的有关问题。指挥机构的建立,是以志愿军空军指挥所为核心,包括各师、团指挥所,前方指挥所和辅助指挥所,以及各雷达站、地面对空观察哨和情报站等保证设施在内的一个完整统一的指挥体系。指挥关系的确定,是根据我军的指挥原则和空中作战的特点,由志愿军空军指挥所实施集中指挥;每次战斗行动所有起飞作战的飞机,均由刘震及其助手直接进行指挥和控制。各参战部队的指挥所,一般担负本部队起飞着陆的指挥任务。前方辅助指挥所和对空观察引导站,负责协助志愿军空军指挥所的指挥引导。基本的指挥方法是:部队的战斗出动按计划实施。头一天由志愿军空军指挥所确定出动兵力和顺序,规定好任务;第二天起飞前再作必要的调整。机群(编队)起飞时机,是根据当时空中敌情决定的。起飞后要把机群(编队)引导到作战空域,指挥空中机群(编制)占据有利位置,搜索发现并攻击目标。发现目标和退出攻击之间这一段,主要由空中指挥员指挥;但地面指挥员仍给空中必要的提醒和通报情况,并指挥退出空战和返航。在特殊情况下,刘震还直接指挥机群(编队)的某个空中指挥员。
9 月25 日,大规模的激烈空战进入高潮。15 时许,敌机出动5 批112架,其中战斗截击机和战斗轰炸机102 架,轰炸机10 架。敌机活动于顺川、安州、平壤等地上空,企图破坏铁路和公路运输线。志愿军空军和友军共出动飞机144 架,直奔战区。空第4 师第12 团第1 大队长李永泰很快发现敌机,率先带领本大队冲向左下方8 架F—84 战斗轰炸机,美机见势不妙,慌忙四散逃去。这时,有两批8 架F—86 战斗截击机从左、右方袭来,李永泰迅速左转上升,爬高占位准备反击,不料飞机突然中弹。此时另4 架F—86 敌机也从后上方俯冲过来,处境十分危急,僚机权太万马上冲过来将美机驱散。在李永泰、权太万与美机格斗时,僚机组陈恒、刘涌新奋不顾身地进行掩护。激战中队形分散,刘涌新发扬孤胆作战精神,与6 架F—86 展开格斗,死死咬住架敌机穷追不放,一阵猛射,将其击落,首创击落美机最先进的F—86 的战绩。他后遭5 架美机围攻,不幸被敌击落,壮烈牺牲。李永泰机智勇敢地与美机格斗,终于驾驶着负伤五六处的飞机安全返回基地。他后来被同志们称为“空中坦克”。
继9 月25 日空战后,26 日、27 日两天,志愿军空军又连续出动,同美国空军展开大机群空战,3 天内共击落美机26 架,击伤8架。志愿军空军与友军协同作战行动,使美国空军连日受挫。他们因此大为震动,宣称:“这3 天战斗是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喷气机战役,而且也显示了共产党的飞机与飞行技术已经改进了”,不得不承认我方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的活动”。10 月2 日,毛主席看到战报后,当即写了“空4 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的批语,给予志愿军空军极大鼓舞。
10 月上、中旬,志愿军空军又连续进行了8 次大机群空战,一次比一次打得漂亮,尤其是10月5 日和10 日两次战斗更为出色。5 日上午,刘震命令空第4 师出动42 架歼击机,飞至清川江地区上空迎战美机,掩护地面部队渡江。空战中,全体指战贝英勇奋战,基本保持双机、4 机攻击,长僚机协同密切,击落敌F—86 飞机3 架,击伤2 架;我被击落1 架。10 日下午,我军分两个梯队出战,第4 师第10 团18 架飞机为第一梯队,至安州上空,发现敌机群。空战中,第2 大队将10 架敌机误认为我机,因而陷入敌阵。经奋力拼搏,将敌机驱散,大队长李宪刚击落敌机1 架, 2 号机胡树和击伤敌机1 架。第二梯队第4 师第12 团起飞20 架歼击机到清川江一带,掩护一梯队退出战斗。在空战中,第2 大队长华龙毅击落敌机2 架,3 号机击落敌机1 架。这天的战斗打得干净利落,共击落敌机4 架,击伤1 架,我无损失。
在这个月里,我方空军和高炮部队积极配合,英勇作战,沉重地打击了敌人。敌人不得不承认我方空军“在北朝鲜的活动达到高潮,而联合国军的空中优势陷入危险境地”。敌B—29 轰炸机被迫改在夜间活动。
空第3 师参战后,从11 月2 日至10 日,连续与美国空军分散活动的小机群空战5 次,击落击伤美机8 架,而自己仅轻伤1 架。刘震及时召集部队指挥员、飞行员研究总结打小机群活动的经验,确定把陆军打游击的战法用于空战,即根据敌机的活动规律一出动时间、批次、架次以及活动空域等,我机提前起飞,隐蔽待机,突然攻击。在大机群空战的同时,我方组织精干的小编队插到敌大机群侧后,对被我冲散的敌单机、双机和四机进行大胆攻击。
11 月18 日,刘震指挥空第3 师打了一个漂亮仗。当天14 时许,敌机数批侵入安州、清川江一带对铁路目标轰炸扫射。14 时24 分,第3 师第9 团16 架歼击机起飞,当飞至肃川上空时,发现美国空军F—84 战斗轰炸机20余架正沿西海岸线北进。刘震急令空中指挥员林虎以突然猛烈的动作冲向敌机群,打乱敌机队形,造成有利于我各个击破的态势。这时,第1 大队长王海忽然发现左前方低空有60 余架F—84 袭击清川江大桥,他火急地发出“跟我攻击”的命令,率本大队冲了上去。我机的出现完全出敌不意,敌编队慌乱,仓促应战。王海乘势发挥我机优越的垂直机动优势,令编队作了几次疾速爬高和俯冲,使敌机队形大乱。王海和僚机焦景文抓住战机,频频瞄准开炮,各击落2 架敌机。
4 号机孙生禄发扬“刺刀见红”的精神,在300 米距离用猛烈的炮火将敌机打得凌空开花。志愿军空军越战越强,越打越精,11月23 日又取得了8:1 的战果。当日12 时45 分,美国空军F—86、F—84、F—80 型飞机数批向北窜犯,企图袭击肃川、清川江铁路运输线。刘震令空第3 师第7 团迎战。副团长孟进率领20 架歼击机起飞,当飞至肃川上空时,发现北窜的20 架F—84 战斗轰炸机,经激烈空战打退了敌机的进袭。空战中,孟进能够区分战斗任务,大部分飞行员保持了双机攻击。第1 大队大队长刘玉堤率领第2 中队猛追向海面逃窜的2 架F—84。敌机迅速下降企图摆脱,刘玉堤紧迫不放,并令其僚机打击敌僚机,自己则乘敌长机刚一拉起时将其击落。此时敌僚机已从他右前方左转弯,在约距130 米处掠过。刘玉堤疾速开炮,又将其击落。当刘玉堤由海上飞抵永柔以北上空时,发现正下方敌机1 架。正当敌机左转弯绕山头时,他很快切半径,瞄准攻击,再击落1 架。
刘玉堤在退出攻击跃升至5000 米时,又发现清川江口上空有50 余架敌机。在几十倍于己的敌阵面前,他毫不畏惧,坚决向敌机群冲击。当他隐蔽接敌至200 米时,突然被敌机发觉。敌分路而逃,刘跟随右转攻击,又击落敌机1 架。此时第2、3 大队亦相继击落敌机3 架,击伤1 架。这次空战我空军打出了高水平,取得了击落敌机7 架、击伤1 架的辉煌战果,自己仅伤1 架。刘玉堤创一次空战击落敌机4 架的记录。
侵朝美国空军改装F—86E 型战斗截击机后,妄图凭借装备的优势,组织100 至200 架大型混合机群对我侵袭。此时刘震认为,年轻的志愿军空军经过一年的空战锻炼,已迅速壮大起来,指挥机构和参战部队都取得了一些经验。在战术技术上,我们不仅能打F—84、F—80 战斗轰炸机,也敢打敌最先进的F—86 战斗截击机;不仅能打敌小机群,也敢打敌大机群。在12 月2日、5 日、8 日的空战中,空第3 师参加了敌我双方达300 架飞机的大规模空战。飞行员作战勇敢,越打越强,取得了击落F—86 飞机9 架、F—84 飞机4架,击伤F—86 飞机2 架的战果。1952 年2 月1 日,毛主席看到空第3 师的战报后,欣然写下“向空军第3 师致祝贺”的批语,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空军部队。他们决心继续杀敌立功,争取更大的胜利。
在空第4 师、空第3 师先后参加大规模空战取得初步经验后,刘震同其他领导同志商定,由这两个师带领新部队参战,加速各部队的轮战锻炼。
12 月13 日下午,空第14 师第40 团出动18 架歼击机,在空第3 师第9团18 架飞机掩护下,迎战在平壤东北方向活动的美国空军F—84战斗轰炸机编队。当我机飞到博川西南上空时,遭到敌F—86 战斗截击机的偷袭。在激战中,第40 团击落击伤美机3 架,自己也遭受了较大损失。战斗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编队协同不好,尤其是攻击队的编队距离拉得太长,不仅本身不能集中兵力反击敌人,而且使担任掩护的部队顾此失彼。
15日上午,第14师第42团出动18架歼击机,由第3师第9团16架飞机担任掩护,仍是在平壤地区上空打击敌战斗轰炸机。空战中,整个空中编队保持着良好队形,以大速度接敌,很快发现了敌机。为保证第42 团攻击的安全,第9 团在掩护的同时主动支援,积极驱逐和消灭来袭之敌。战斗结果,第42 团击落敌机2 架;第9 团不但完成了掩护任务,而且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9 架的战绩。刘震非常重视这两次空战正反两面的经验教训。
1952年3月24日上午,第15师第43团起飞12架飞机,在第4师第10团12 架飞机的配合下,迎击清川江上空8 架F—80 美机。当我空中编队发现并判明敌机是F—80 后迅速报告指挥所时,刘震果断命令:“就这一批,要狠狠地打!”空战中,第43 团第1 大队飞行员韩德彩随长机攻击4 架敌机时,机警地反击威胁我机的另4 架敌机,将敌长机击落。尔后他继续攻击,又击落敌机1 架。对于韩德彩在空战紧急情况下机智勇敢的表现,刘震极为赞扬。当天下午,他在指挥所会见了韩德彩,当面了解情况,共同总结经验。1995年1 月,韩德彩在一篇回忆刘震的文章中这样说:“那次召见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却非常深刻。在此之前,我听到兄弟部队参战的飞行员说过,刘司令指挥果断,还善于听取飞行员的意见,每次空战后都耐心地倾听飞行员讲的每个细节,询问敌人在空战中的长处和短处。通过这次召见,我深切体会到刘司令指挥的认真细致和对部属的热情和蔼。”
截至1952 年5 月底,志愿军空军有歼击航空兵9 个师(即空4、3、14、2、6、15、12、17、18 师)共18 个团按计划进行了轮战。部队每次空战之后,志愿军空军都要求他们发扬军事民主,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做到打一仗进一步,吃一堑长一智。许许多多的战例反复说明:凡是我机能够保持编队作战,指挥协同得好,几乎每次都取得了胜利;反之,就会失利。随着空战规模的增大和美国空军战术的改变,刘震逐步认识到编队协同在空战中的重要性,以及探求空战战术原则的迫切性。
志愿军空军参战之初,根据毛主席的《十大军事原则》和我军传统的作战经验,提出了“大胆细心”、“周密准备”、“以多胜少”、“机动灵活”、“集中兵力,各个歼敌”等一般的原则和要求。当时,志愿军空军部队刚刚学习空战,作战对象是F—80、F—84 战斗轰炸机,而且又多是中小机群。虽然从上到下都很重视作战方法的研究和作战经验的总结,但因参战时间短,实战机会少,系统地解决空战战术的条件还不成熟。到1951 年9 月至11 月间,志愿军空军在与美国空军F—86、F—84 的混合机群打了几次大规模空战之后,解决空战战术问题的条件日趋成熟了。
美国空军在朝鲜战争初期,主要活动是轰炸朝、中方面的地面目标和支援其地面军队作战。志愿军空军参战后,双方才展开了空战。开始,美国空军基本上是沿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活塞式飞机使用的大编队的作战方法,对喷气式飞机的使用还处于摸索阶段。当志愿军空军日益壮大,美机不断遭到严重打击,从而丧失了在鸭绿江和清川江之间的“空中优势”之后,便将更多的F—86 战斗截击机用于空战,并加紧研究改进空战战术。他们根据喷气式飞机快速灵活的特点,很快放弃了不利于机动的大编队作战,而采取“流动4 机”的作战方法,即用若干个流动4 机小队,按不同间隔和不同高度梯次配置,进入战区巡逻。美国空军还重视采用由两个16 机组成的大纵深、多层次机群,相互支援进行活动。当发现志愿军空军的飞机后,各个4 机、8机、16 机等不同编队,就一齐奔向目标进行攻击和偷袭,或者诱使我机分散,尔后进行攻击。美国空军运用这些新的作战方法,一时在空战中取得了主动。
刘震在安东曾多次同刘亚楼谈过敌我空中斗争的具体情况及战斗特点,说明我方在参战初期多以小编队、多梯队和多层次配置作战,这种打法比较灵活机动,战果也比较好。后来采取大编队、大机群出战,就显得不灵活,敌我双方一接触即被打散。美机被打散后尚能保持 4 机或双机作战;而我机保持4 机作战有困难,一般只能保持双机作战,有时还形成单机,造成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被击落击伤的飞机多半是单机,因此,我军宜采取多批小编队、分梯次进入战区,集中兵力于一个空域,并力求保持4 机或双机协同作战,这样就灵活得多,也容易争取主动权。这些意见,刘震也曾多次征求过参战部队各级指挥员和广大飞行员的意见,并发动各机关、部队广泛开展战术研究活动,让大家开动脑筋,献计献策。刘震在空战指挥上的实践体会和部队的战术研究,为1952 年4 月以后空军党委逐步形成和完善“一域多层四四制”空战战术原则起了重要作用。
“一域多层四四制”的基本含义是,同批同梯队机群以4 机为单位,按不同间隔、距离和高度采取层次配备(最少配置两层),构成小编队、大纵深的战斗队形,按照统一的作战意图,以长机为核心,在目视联系或战术联系的范围内保持一域,相互协同作战。具体说来,“一域”,是指同批升空作战的部队在一个空中区域内进行战斗,始终保持在以领队长机为核心的目视联系或战术联系的距离之内,空域的转移以领队长机的位置为转移;“多层”,是指升空作战的部队,在队形配备上至少分为高低两层,以便前后上下相互支援和掩护;“四四制”,是指在战斗中最好能经常保持每4 架飞机为一个基本战斗单位,投入攻击或与敌缠斗,以便双机互相交替攻击掩护,避免敌机偷袭。可见,“一域”是这条战术原则的核心。能否保持在一个空域作战,是关系到集中力量和分散力量的问题。“四四制”是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实行双机攻击双机掩护的有效战法。
随着志愿军空军部队的战斗力逐步加强,战术思想逐步提高,美国空军遭受的打击也越来越重。美军在清川江以北的空中优势受到很大的消弱,被迫放弃对新安州、西浦、价川“三角地区”的封锁。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的空军强国之一。”美方不得不承认:“米格曾把战斗轰炸机逐回清川江以南”,“对铁路线进行历时10 个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等方面的停战条件的地步”,“绞杀战是失败了”。

向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致敬!

分享: 

0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1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喜欢

0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将军   1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赠金

阅读(8)| 评论(0)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