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北京猿人会用火找到新证据(图)  

2017-06-11 15:5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猿人会用火找到新证据(图)

 北京日报(北京)

北京猿人会用火找到新证据

这是从北京周口店遗址第1地点清理发掘出的部分标本。周口店遗址第1地点抢救性清理发掘工作已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

 

北京猿人会用火找到新证据

目前年度清理发掘任务已经完成过半,出土石制品近400件,可鉴定的大中型动物骨骼标本700余件

昨天,考古工作人员在周口店遗址第1地点进行清理发掘。晓兵摄

昨天,考古工作人员在周口店遗址第1地点进行清理发掘。

2011年5月17日,周口店第1地点西剖面再次启动清理发掘。历时近3个月,20平方米的坑向下延伸了不足1米,然而工作人员却在这里发现了不少北京猿人认“家”的新证据。

昨日,这批阶段性重要成果首次公布,近400件石器、700余件动物骨骼标本,一一佐证了北京猿人住在此洞,并在“家”中自主用火,分类使用工具,储存捕食的草食类动物。

无扰动用火遗迹首现

寻找北京人可以自主掌控火的铁证,是遗址发掘以来最受关注的话题。作为一项古人类的重要本领,北京猿人能否用火一直存疑。虽然2009年至2010年度,工作人员在清理工作时,从最上面3层堆积层里相继找到了一些灰烬。然而还是有人猜测这些“火迹”是洞外自然原因造成的火,后随着环境变化如雨水冲刷等原因,“火迹”才进入洞中。

今年,发掘工作进入第4堆积层,铁证基本找到了。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与提取考古遗物的同时,系统选取适合的、具有代表性的部位进行高密度的沉积样品提取,以供分析测试;对特殊、珍贵的测试样品,如用火遗存、纯度高的碳酸盐晶体等格外关注,最终找到了一处火塘遗迹。

这处约十余平方米的浅坑里,土色与周边黄土明显不同,红黄相间,伴有黑褐色的条带状遗迹,很像是被火烧烤过的样子。“经过地质等综合分析,第4层堆积层没有经过外力扰动,因此这些用火遗迹是本身存在,而非被水流等冲入。同时,我们已经初步排除了这些黑褐色带条是某些含铁及锰的材质,应该就是火烧之后留下的痕迹。”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所长、发掘队队长高星说,工作人员还将对洞内提取的可能燃烧物作分析测试和模拟实验,争取年内完成北京人可以自主用火的论文并发表,彻底终结北京人能否用火的疑问。

700余件动物标本 创出土量之最

除了为古人类能自主用火找到了证据,随着本年度清理发掘任务过半,一批古人洞穴生活的遗物、遗迹一并亮相。其中出土石制品(原料基本为脉石英,另有少量水晶、燧石、白云岩、细砂岩等,石制品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断块、断片、碎屑等)近400件。高星介绍:“这些材料,对于研究当时人类的工具种类、技术水平、开发利用资源的能力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与前两年发掘时“标本难觅”相比,第4堆积层遗存明显更丰富,尤其是动物标本数量屡攀新高,创出土量之最。初步统计,今年出土可鉴定的大中型动物骨骼标本700余件,包括硕猕猴、马鹿、梅花鹿、野猪、犀牛、三门马、鬣狗等,以及大量啮齿类、鸟类动物化石。

“为了找到更多证据,每一寸土地都‘精耕细选’,三维激光扫描、全站仪测绘等现代田野考古科技手段集体上阵。”高星透露,仍有大约六层堆积层尚未发掘,深度涉及二三十米,田野发掘预计还需花费四到五年时间才能告一段落。

猿人洞住户人数 有望算出

另一边的实验室研究也在持续。“我们将通过研究这些出土材料,分析当时人类肉食资源获取的种类、能力和方式,分析人类生存的生态环境和时代背景。”高星举例,通过食用肉量可以初步分析出当时洞内人群数量。

同时,一系列肉眼难辨的蛛丝马迹也通过显微镜逐渐明朗。“每一块石头都不能轻易丢弃,这里面可能包裹着化石,粘连着遗存,工作人员通过研究这些矿物成分等,能够重组出遗址形成的过程和人类生存时所处的古生态和气候等信息。”

焦点

新成果回应五大质疑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一些西方学者围绕北京猿人的诸多研究结论提出质疑,其中5大质疑流传最广。这些观点在西方学术界影响很大,致使很多人不再相信周口店遗址的传统结论。

“有些西方学者甚至没有到过周口店,就根据想象力发表论文,质疑北京猿人生存行为。”高星说,随着周口店遗址发掘的进一步展开,目前出土的文物和遗存分别回应了这些质疑,一些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质疑1:

周口店第1地点并非可供古人居住的洞穴,而是一个大型的裂隙,对北京猿人而言,这里非但不是“家园”,而是危机重重的陷阱。

回应:

目前发掘出土的700多件动物骨骼化石标本中,以鹿等食草类动物的化石为主,类似老虎等猛兽的化石出土量却很少。高星认为,这一比例说明,这里是北京人的居住地,人们将捕获的猎物带回来进行分食。由于捕猎能力有限,食肉类动物捕获量必然低于食草类动物。

“如果这里是天然裂隙,掉落的动物种类比例应该相近,而非差别明显。”高星说。

质疑2:

北京猿人没有猎获大型动物的能力。遗址中的“动物”或是被食肉的猛禽猛兽带入。

回应:

“出土化石需要带到实验室内进一步拼接,这将验证人类是否有捕获大型猎物的能力。”高星说,“人类捕获大型猎物后,一般不会整只搬运回洞穴,而是在现场进行分割,只搬回类似大腿等肉多部位,少肉的头部一般就会遗弃,而目前初步调查,洞内动物化石确实有相当部分是残缺品。”

另外,科研人员通过显微镜观察出土动物骨骼化石,通过伤痕产生原因推测这些动物死因,从而判断北京猿人是否具有猎获大型动物的能力。如果是人类捕获猎物,动物骨骼上应该有明显的工具伤痕在前,明显切割痕迹在后。古人分食丢弃,才有可能出现动物进一步撕咬痕迹。

质疑3:

在很多时候,所谓的“猿人洞”其实是鬣狗之家,因为一些部位分布着成层的鬣狗粪便。

回应:

“鬣狗有将尸体咬死后拉入洞穴的习惯,而猿人洞内确实发现过成层的鬣狗粪便,因此有专家质疑,北京猿人其实是鬣狗捕获的猎物。”高星说,这种质疑类似于第二种质疑。除了可以通过分析化石伤痕先后顺序判断外,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即猿人洞并非单纯的堆积层,随着历史变迁,这个洞穴内的主人确实可能发生改变。

为何周口店人面临质疑重重,专家分析说,主要是因为周口店的发掘和研究大多完成于上世纪30至40年代,上世纪60至80年代做过补充性野外工作和综合研究。由于当时的分析手段和认识水平的历史局域性,一些结论无法经受后期的检验,当时取得的材料和数据在精细度和系统性方面无法满足现代研究的需求,更不用说许多珍贵的标本和原始记录已经在战乱中丢失了。

“目前,发掘工作已进入第四堆积层,与此前出现的坡道较大的水流冲击痕迹相比,这层比较平整,有明确的功能区域,火塘略向下凹进,内有灰烬堆积。附近还有专门存放工具的区域等,这充分说明,在距今数十万年前,古人类在此生活。”

质疑4:

北京猿人没有用火和保存火种的能力,曾作为用火证据的烧骨、烧石可能是从洞外被水流冲入的。黑褐色的“灰烬”可能是野火造成或者是洞内腐植材料、鸟类、蝙蝠等粪便自燃或氧化反应的结果。

回应:

通过发掘,工作人员发现,洞穴遗址上部的确存在局部具有水平层理的白、黑、红相间的沉积,应该是灰烬被水流改造后沉积的结果。目前露出的红黄色土层,没有层理、没有被扰动痕迹,呈现火塘的结构,并且有条带状分布的黑褐色灰烬和木炭。

“对这些材料和现象的试验室分析和测试,可望提供北京猿人自主控制用火的确凿证据,使对北京猿人用火能力的争议尘埃落定。”高星透露,目前已对一些样品进行初步的观测分析,基本验证了北京人会用火。

“如果这些结论能得到进一步的确认,则表明上世纪早期对北京猿人用火的观测结论是可靠的,而之后西方学者的判断与分析是局限、片面、以偏概全的。”高星说,古遗址保存的用火遗址是复杂的,一些经证据扰动会以扭曲的面貌出现,因而需要用各种可能的技术手段开展全面系统的研究分析。

质疑5:

北京猿人体质特征原始,所制作和使用的石器简单粗笨、功能有限,表明他们是人类家族的旁支,在进化中灭绝,与现代蒙古人种没有演化关系。

回应:

当古人类的化石在周口店被发现初期,专家发现,头盖骨的发育比较缓慢,而四肢骨骼发育大多却比较健硕。于是,有种观点认为,这是两种古人类,一种比较落后,一种比较高级,高级一方通过杀戮等形式,取代了落后一方。但经过研究,这种类似“人吃人”的观点被推翻,北京猿人当时就是处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阶段。

然而这种“简单”是相对而言的,通过出土的一系列文物可以证明,北京猿人也很聪明,可以制作工具。比如今年就出土了近400件石器,其中包括削刮器、尖状器、砍砸器、断块、断片等。

“不仅如此,经过显微镜痕迹分析,北京猿人还会按需生产不同工具,分门别类,并不是随便找块石头磨一磨就用。”高星解释,“比如用一块试验品模拟切肉,每2小时观察一下,然后对比出土石器上的痕迹,最后确定这些石器是‘订制’的,功能并非混杂,可见当时的古人类已经有一定的智慧。”

本次田野考古是以远古人类遗产保护为主旨的小规模清理发掘,为古人类学、旧石器考古学、古环境学、地质学和年代学等相关领域研究带来了一次难得的机遇。“回应质疑不是根本目的,未来四到五年内的田野考古,我们将致力获取更有价值、信息更完整的材料,对地层沉积物做系列取样和分析测试,尤其是针对质疑中指出的一些以往研究中存在的薄弱环节,进行反思和弥补。”

背景

1937年以来的最大发掘

周口店遗址西剖面曾存在坍塌隐患,国家文物局于2009年批准对该部位进行有限的清理发掘(批准面积20平方米),由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管理处共同组织实施。这是周口店遗址自1937年大规模系统发掘停止后首次进行的以遗址保护为主旨的抢救性清理发掘。

现场

一上午能发掘十多件石器

如今的猿人洞,被一部与西剖面平行的钢结构脚手架包裹得严严实实,一部10层设计的电梯隐藏其间。

从猿人洞最底层搭上电梯,逐层向上,每层护栏上都标注着所处堆积层特点。遗址管理处主任杨海峰说:“脚手架是为满足发掘工作需要而专门设计建造的。以后,游客拜访五十万年前的‘北京人’就可以乘坐现代电梯了。”

抵达电梯最高一层,距离考古现场仍要徒步走大约三五米的斜坡。西剖面被防雨、遮阳棚遮住,考古现场有点蒸桑拿的感觉。三名队员分工有序,小心翼翼地工作着。

靠南侧的火塘遗迹最引人关注,现场被线绳分割出一米见方的考古探方,一位工作人员拿着小刷子轻扫地面,将灰铲起来放入一旁的铁盆里。记者计算了一下,20分钟内,清扫面积不足1平方米。“这些土现在看起来不起眼,将来都要送进实验室里,在显微镜下一些用火的痕迹就会显现出来。”工作人员说。

北侧的发掘明显热闹得多。“又一件,这件也不错,要装在袋子里保存。”考古工作人员张双权边说,边将刚从土里刨出来的一件石器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与前两年比,第四层的遗迹明显丰富得多,以前一天都碰不到一件,现在最多一次一上午能找到十多件石器。”

“除了现场发掘,我们还会将沙土中的动物化石和石器精心剔出,并将剩余沙土进行过筛、水洗,保证不漏掉任何一件遗存。”张双权说。

周口店遗址文化之最

1.中国最早发现的缝纫工具:

山顶洞人遗址曾出土1枚用老虎骨骼制作的骨针。骨针针身保存完好,仅针孔残缺,长82毫米,针身微弯,刮磨得很光滑,针孔是用小而细锐的尖状器挖成的,这是目前中国最早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的缝纫工具。

2.最早的祭祀文化:

山顶洞人将死者埋葬在下室,并在尸体及周围撒上赤铁矿粉。考古学家认为,赤铁矿粉象征血液,人死血枯,加上同色的物质,是希望死者在另外的世界中复活。学者张士元先生认为:山顶洞人已经形成了图腾观念的祭祀文化。山顶洞人埋葬死者已经具备了原始文明、原始宗教信仰的祭祀礼仪。

3.最早的渔猎文化:

山顶洞人用鱼骨制成的装饰品表明,山顶洞人除了狩猎、采集之外,还能捕鱼,从而扩大生活来源。专家认为,山顶洞人当时使用鱼叉捕鱼的可能性最大。

 来源:北京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