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20170603 再上百合谷 初闯东谷洞  

2017-06-11 16:0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水断---西谷洞(百合谷)---东谷洞---北水断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本周一开始的出行计划是走白石榴沟上四方脑,随后队长又发帖更正为走北水断上西谷洞,陪同来自吉林通化师院的植物学家周繇教授拍摄太行山奇特的心叶百合、太行花等植物,猜测可能是上周我们探访西谷洞时拍摄的心叶百合的照片引起植物专家的兴趣。周繇教授“从1982年开始,只身一人在遮天蔽日莽莽林海中穿行,在怪石嶙峋悬崖上攀登,在险象环生泥泞的沼泽中跋涉。。。。。。”,“三十多年来,行程几十万公里,采集标本,拍摄植物照片,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出版《中国长白山植物资源彩色图志》、《东北药用植物图志》、《中国长白山蝶类彩色图志》、《中国长白山观赏植物彩色图志》等等憾世巨著,从学术成就讲是每位治学者的追求,从驴友的层面上讲也是我们难以企及的境界,因而此次出行即可现场聆听植物学专家对心叶百合的讲解释惑,又可触及许多野外活动的经验经历,于是即便刚刚去过西谷洞,还是欣然报名参加

        昨晚11点周繇教授下车安阳高铁,队长将其接至家中住宿,相约今晨6点半出发,与我等在林州姚村高速站集合。如约而至的三车八人使得我有幸担当了队长和周教授的司机,驱车直上我们上周才拜访过的北水断村。行车途中,了解到周教授昨晚下高铁到队长家中休息已经很晚,但三点钟就起床开始整理前几日在焦作拍摄的照片工作,对我们今日要攀爬崖壁去往西谷洞观赏的太行野百合兴趣不大,只是为了近期将要出版的新书补拍些太行植物花草,还担心自己拍摄植物的细致耐心耽搁驴友们的行程,一再以自己的身体透支为由流露自己愿意独自、随意浏览找寻拍摄对象的意愿,于是,九点钟到达北水断后,我们指点其进入龙床沟的上段寻觅拍摄,几位驴人意欲攀爬西谷洞、再赏野百合,相约十二点半回至北水断农家。

        在队长的带领下,拔高穿过北水断村后的层层梯田,但此次的线路就与我们上周的不同,连接层层梯田的岔道很多,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半山山腰上废弃的小水渠,而且还是沿小水渠继续向西而非折返。来到西谷洞沟口,队长指着龙床沟峡谷对面崖壁上的一道缝隙说:“那里有条小路叫行漏,可以通往山顶的南窑村,下周不妨可探行一下”,望着壁立陡直的崖壁给队友们的疑惑,队长说“去年大胖们都已经上去了,应该没问题”,带着对行漏的疑惑,我们进入了需要反复攀爬大大小小岩壁的西谷洞。

        西谷洞攀爬的艰难不必再言,上一周落石的警示时时提醒着驴人们要小心细致。顺利爬上一道道岩壁,似乎距离和艰难的程度远小于上周,而且攀上第二道崖壁后就有一股幽香扑面而来,上一周亭亭玉立、尚还含羞矜持的百合花已经完美盛开,犹如一位坠入山野的清纯公主偶遇白马王子后的华丽转身,也如一台歌舞剧彩排后的盛装绽放,更似与我相约的百合仙子信时守诺的呈现。“花开只为等你来”,是365天之前辩斥“你若不来,花自盛开”的信诺,近期拜读王维的《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似乎又回归了“花自盛开,蝴蝶自来”的意境,我来只为你盛开。

        又一次欣喜的与“情人”、“偶像”、“网红”般的拍照后攀上陡峭的土坡,队长说曾经走过的东谷洞路程近,比西谷洞还要刺激,于是跟随队长从垭口右转,辗转来到一处峰尖,突兀的巨石上秀姿拍照,这才发现往常平切去往壁漏的崭道就横在对面的陡崖下,如若此时能从崭道上拍照,一定会有一个更好的“山高人为峰”的景致。
 
        峰尖上拍照、休息后,开始下探东谷洞,与西谷洞相似的是沟口都是土质潮湿松软而且很陡的土坡,梅子刚下沟口就一个出溜像坐滑梯一样溜下去几米远,惊得大家紧张之后一阵哄笑,但下行还是小心翼翼地攀拽着两侧的灌木枝杈,几根柔软坚韧的藤条可是帮了大忙,还有一根倒伏的树干也算是中流砥柱了。与西谷洞相似的还有两侧岩壁陡峭、狭窄幽森,按理说与西谷洞的环境相近,可不知为什么这里却没有野百合的生长痕迹,莫非西谷洞的野百合是鸟兽们的偶然“播种”?
 
        四肢并用,艰难地下行一段距离,刚刚表示虽然山道陡峭,还好都是松软的土质,而接下来的路就开始有碎石了,这样比起西谷洞就更需小心谨慎,时时注意踩踏之点、不能登落碎石,处处妥善安置看似不稳定的石块,以免石块滚落发生危险。途中也有三两处较大的攀岩,但比起西谷洞的还稍逊色一些。当走出狭窄的山谷似乎又汇入一道大的山谷,此时的路又成了近乎五六十度的陡坡,还好这里乱石较少,而碗口粗的树干就成了很好的借力和接力点,倒也一路畅快。
 
        走到平缓之地,发现已经到了半山腰废弃的小水渠上,抬头仰望,那处熟悉的小山峰和崖壁上天然的“拱形佛龛”,原来我们从这里下来了。平切、下降,穿过层层梯田,中午一点回到北水断村,而不见周教授按时归来。一等再等,两点了,仍不见周教授的影子,这里没有信号电话联系不上,开始猜测是痴迷于花草植物的拍摄忘记了时间,还是进入树林迷失了方向,可在沟谷之中也无什么方向可以迷失的呀,我们开始边吃饭边等候,准备饭后进入山谷寻找。
 
        饭后,掏出手机看时间,忽见有两格2G的信号,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队长要了周教授的号码,居然一下子就打通了,原来周教授早已从山谷中出来了,见我们还未回来就沿着公路去往桃花谷的方向寻找花草了,走的时间久,距离也就远了,我立刻驱车前往接应,开车走到漆树洼村了,才见路旁等候的周教授。他说也是一直不停地打电话可就是打不通,回到北水断,再试试电话依旧还是打不通,真不知刚刚那一瞬间的信号联通是否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

        大约四点离开北水断,其他驴人返回安阳,我和队长、周教授驱车前往千瀑沟的花果山庄,刚安排好住宿,周教授要趁天黑前再出去看看寻找拍摄花草植物,我带着他朝向冷登梯的小道缓步前行,谈论他几十年来大江南北只身走过的足迹、见闻和一些惊险有趣的经历,周教授也并非样样植物花草都拍,只是选择性的观察,来回走了大概两个小时,也就使用蓝色的背景布拍摄了几张青翘的特写。

        暮色降临,回到山庄,三人对影小酌,从长白山天池到阿尔山天池,从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到内蒙古大草原,从漠河的北极村到黑瞎子岛的东极广场,再到大兴安岭腹地根河的冷极村,周教授如数家珍,而我只是在2015年的自驾行中走马观花的转了一圈,周教授遗憾是龙江第一湾几次没能拍成,呵呵,那儿咱也到此一游过。学术上周教授无奈学阀们的把持、资本持有者们的持傲、年轻学者们轻视第一手资料的收集、逃避户外吃苦的工作,几十年自己默默坚守,行走拍片,而且学术严谨,对片子的质量要求很高,在我们眼中他拍的风光大片对他而言只是对植物生长环境的地形地貌、气候特点的描述,还说等过两年退休到太行山住上两年,好好研究太行山的植物花草、成长环境。

        第二天刚刚五点,周教授就敲响房门,告知说要外出再走走看看、拍些片子,说自己夜晚休息很好,三点就起床整理、书写一天的照片、文字连。我和队长随后也起床外出,到溪涧瀑流中呼吸新鲜空气。

        上午八点出发,驱车送周教授至安阳高铁站,他要回去校对即将出版的书样,如此繁忙、辛劳、严谨、坚守的学者,耐得住清贫、寂寞,如今真的不多见了。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从村后的梯田回望北水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在西谷洞沟口,队长说对面的这道山缝可以上行南窑村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爬崖壁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再上百合谷  初闯东谷洞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第一道崖壁下小歇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身后就是十几米的悬崖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爬第二道崖壁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野百合花香四溢、盛装开放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秀色可餐啊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亭亭玉立,花朵盛开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还有的百合仅仅长出几片叶子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上陡峭的土坡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走出西谷洞,去往东谷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俯瞰龙床沟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山高人为峰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通往壁漏的崖下崭道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下行东谷洞的谷口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东谷洞,陡峭的沟口 

20170603 再上百合谷  初闯东谷洞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拽藤条

20170603 再上百合谷  初闯东谷洞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搂抱横卧的树干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岩下降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一不留神就是个屁股蹲儿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再次攀岩下降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哈哈,卡到这里了 

20170603 再上百合谷  初闯东谷洞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狭窄陡峭的山谷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不知这棵是什么苗苗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走出东谷洞,望见崖壁上的佛龛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熟悉的峰尖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千瀑沟小景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603 - 望云飞 - 望云飞

 高铁站送行周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