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历史是怎样的一种形态?如何看待夏商的交替?  

2017-06-12 12:3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是怎样的一种形态

                                     如何看待夏商的交替

往往人们对身边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来对以前的历史想象上也是同样的“快度”发生着“改变”。也往往人们对无史的社会阶段,三千年或五千年前,猜度那时一定不文明。在良渚文化的认识与表述上,“良渚文化是文明的曙光”,低估了五千年前的社会之文明程度。这是二个极端,那么历史是怎样的一种形态呢?历史的变化周期是怎样的进行演进的呢?

对上古夏商周三代之识上夏是一种文化还是一种王朝?对炎与黄之认上是兄弟俩还是二大东西间的集团呢?夏、商、周及炎黄等历史名谓上,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史实状态――这是我们对上古历史认识上的一个“关卡”,如不突破此“关”,就丝毫不能对上古历史能作出合理到位的“才识”。

对上古历史认识而言,是一传说神话之态势上的“历史”,这一古程中,是一语言关,能不能过这一“言”关,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年文化”的根本。过年至新春,有如何新的在语言体上的感悟,史学史学的春天,就关于这一“语言关”上的突破。

历史是无形的,无形的是这一语言之性质表现,当现代人一直无法捕捉到传说神话等这一语言载体之本质之“史性”时,历史是无果的,是无真实的历史突破的,是无从建立起一套合乎于历史规律的上古之实际真史框架结构体系的。要解决历史的问题,首先得解决这一语言史之性质的“实(程度)”,才能处于达到解答历史真象的“的(地步)”。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历史给我们留存了足够多的“料”,就看看我们后代人能在新的才知社会地步时,如何来料此理史?!

而往往现代近百年的学者大家所建立起来的理论,是一种“离史”,而不是真正的历史,没有建立与构创起真正的历史之识,形成真正的合乎于历史的上古历史框架结构,并形成一种体系。这才是最现实的历史问题。

由此良渚之地,从良渚文化考古以及对这一方地域之人文所留传的史古之演讨上,这是一个保存与展示华夏文明、中华文化的最真实史象而又绵延了五千年岁月历程的最大最实际的重要的中心场所,以玉琮和古上鼎为史证;玉琮之发现为我们寻找到中华文化的五千年文明之历史――踩到了点位上,但却由于我们的史识上的缺失,难以全盘地解释其中琮学之“琮画纹划”脉络条理,以及对良渚古城上还不能真正地潜入到更大的二十平方公里之区域内上与历史背景相结合而后去发现――这是一张堆土的整体“古上鼎”画面,来全面地认知她的史实形态,是我们现代学人还不够“料”才,把这些历史材料当作不了“材料”,无力解答与诠释其中的史理,并得到足够高水平下的史识。充其量,李学勤先生与严文明先生、张忠培先生,对琮之饕餮图符说是祭祀之神说或对大观山莫角山之地是一“中华第一城”的良渚古城,李学勤先生的认“琮”――带有虚幻的“神(情)”,如从才识才知上以李先生的博学知识史这是一种学今,而不能上下古今间的通古之才识,“中”不了奇琮的画理,知不了话理――他不能知“李”中理是从木符中进化到文字之旌之“理”。同样,严文明先生、张忠培先生并没有达到最顶级的才识,也没有足够范围大的胸怀,从更大的良渚遗址群的范围间来发现长命、瓶窑、康门(安溪)间这是一个整体,是一张达2000万平方米之巨大的“画”,是以大观山果园为中心,是一立体、多维视觉感观下的堆土“鼎”图――严文明先生他在语言之史度上不知“言下之闻明”,是与言闻明间有着十分八千里的距离;张忠培先生,他所张探到的并不是建立地琮心上的“忠”,无琮语,何能培育(剖玉)、解剖出玉琮中之画面之符意画境?。试看,李学勤与严文明、张忠培先生,他那内理(李)、他那严口(言)、他那张探,着不了理,闻听不了那言古,他那张张不开他那张嘴。

良渚文化这一区域文化特征,在特定的情境条件和历史环境下,所留存的人文古史历经了五千年并没有淡化,这里的百姓人以及她们的思想、才识、史观作为我们华夏民族之历史之语言博物处馆――成为了历史人文遗产的保护所琮心地和良知史古的族群听闻古史的闻话表达载体。

 

如何看待历史?在现代间那些地域的率先进步的文明程度上了怎样各伴演着一个角色?是一个处于地域中心的“中原”是发源地?还是另有一种更有良好生活环境的地方孕育了文明进行的因子、创造了先进的社会生产力,保持着一种超越其他地方的率先性。

在历史上,是某一地在某一时段处于发达地步,上古的在二千年段或三千年段落间,是哪一地方、地区或地点显得更为“先进”?这在考古发现上,就是我们所发现的地域文化之现象的阐示。同样,当有一个在中华文化五千年文明中,那一阶段间,是由良渚这一太湖流域的近之江的北岸余杭之地,那一地区显得更显得具有先进性。在良渚文化的发现上,当认同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将夏断在四千零一点的4070年前间点,哪夏朝前有个良渚朝么?问题是问的人在充分肯定了“夏商周断代工程”之断识是对的情况下,来推理出比夏王朝更早的一种文化是良渚文化,如以王朝之史观的再次套用那就有一个良渚朝。――这是一个如何看待历史的问题。那么如何看待历史呢?

先把历史以大家的年代学观的年代推开,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二千年、三千年,五千年,八千年,一万年、一万二千年,二万年,五万年,,,,这一年代的尺度铺开,我们尽有的历史之识是公元前841年的大致有识,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向前推到4070年前,与二里头文化考古发现上的年代相当的时期边间。

上个世纪,甲骨文的发现以及对安阳殷墟的考古发掘,证明了王朝的存在。这给了中国学者以极大的鼓舞,他们希望能从考古学上寻找夏族和夏王朝的文化遗存,进而恢复夏代历史的本来面貌。寻找夏王朝存在的证据,成了近半个多世纪中国学者孜孜以求的目标。二里头的考古发现,为进一步的历史认定提供了一个契机。

二里头遗址位于河南洛阳偃师二里头村,于1959年发现。对二里头遗址进行了持续不断的发掘,发现了大型宫殿基址、大型青铜冶铸作坊、制陶、制骨遗址,与宗教祭祀有关的建筑以及400余座墓葬,出土了成组的青铜礼器玉器,证明了它是一处早于郑州商城的具有都城规模的遗址,二里头遗址和二里头文化成为公认的探索夏文化和夏商王朝分界的关键性遗址。遗址距今大约3800-3500年,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夏、商时期,属探索中国夏朝文化的重要遗址。1960年考古学家在二里头遗址的上层发现了一处规模宏大的宫殿基址,为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宫殿建筑基址。

二里头遗址共分四期,一二期属石器、陶作坊、村落文化;三四期属青铜和宫殿文化。学术界对二里头遗址有两种看法,目前尚无定论:一种认为二里头遗址一至四期都是夏朝文物,发现的宫城就是夏都;另一种认为一二期是夏朝文物、三四期是商朝文物,所以发现的宫城是商都

 

在二里头这个看似普通的村庄下,埋藏着一个的重大秘密: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6世纪,这里曾是我国历史第一个王朝的都城所在地,上演过的繁荣和夏商周三代王朝更替的壮阔史剧。大体上二里头遗址的属于夏、商时期的历史现象之认定就由此而来。

从发现至今,围绕它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其中最大的悬念是:它是夏都还是商都西亳。“夏商周断代工程”结束后,二里头文化的主体为夏人遗存的观点逐渐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学术界也都倾向于认为二里头是夏王朝中晚期的都城之所在。

20年前提出“二里头一到四期都是夏文化“的观点时,由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邹衡孤军奋战,如今,此一“异说”逐渐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年届80的邹衡先生说,“夏的存在与否,在国际学术上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二里头遗址用事实证明了夏朝的真实存在。”

纵观以上观点与过程,这是把二里头一到四期认定为夏文化,其量四期与以后是夏商之交替时,这把商夏之交定在3500年前间。

几年来,二里头考古工作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廓清了遗址的实有范围,找到了遗址中部的井字形街道、勾勒出城市布局的基本骨架,还发现了宫城城垣,证实了宫城的存在。此外还揭露出部分二三四期宫殿建筑基址。二里头新发现证明这是一处经过缜密规划、布局的大型都邑,二里头都邑规划性的判明,对于探索中国文明的渊源具有重大的标尺性意义。

但在对良渚古城的上一城的认定上,一个老问题“良渚古城是一城么”?是城非城间,在四年间我们进展到怎样的“程度”?对良渚古城的历史解答才是我们真正认识清楚其背景的着落点。良渚古城的范围有多大?有否街道或古城的布局的骨架?她是怎样的缜密规划以、设计的?与此二里头所不同的,这里是一个水域间的堆土建筑地,并不是单一性质上的对地下“挖掘”而廓清得了?反其道 是一对地上的堆土的建筑体。那是什么状态下的历史之物?有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与意图?她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这是留存给我们另外的“历史把柄”?二里头都邑规划性的判明,对于探索中国文明的渊源具有重大的标尺性意义,为人们研究、夏商文化以及中国早期城市与宫室制度、中国早期文明与国家的形成等课题,提供了广阔的空间,那么在良渚文化上之历史体现,提供了更广的史象。

说起二里头,许宏喜欢用5个“中国之最”来形容:这是迄今可确认的中国最早的王朝都城遗址,发现有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大型宫殿建筑群、最早的宫城、最早的青铜礼器群及铸铜作坊,还发现了最早的车辙痕迹,将中国发明双轮车辆的年代前推了几百年。

在良渚文化上,或许有更多的赞美之词可以表达,迄今所知为我国最早的最大型沙盘式的堆土地书盘,并以最典型的鼎形作图实样,用土方2000万,是在一个水域范围,要完成这一杰作,需要达到怎样的文明度与创造力与号召力?在良渚文化之识上,真正地建立起一套史古,将中国之中华文化回复到琮国、回复到鼎图之鼎盛之识,我们的文明史观已不是单单的几百年,而是真正的意义上通解上下五千年的万年文明的语言之闻明、文字符之文明的史识史实“承度”。

如何看待良渚历史及其此文明之现象,我们并不能以常规的、现有的基本史观来套用,更不能死死地囿于一个什么“夏商周断代工程”之识,倒应好好地地从史本中加以抽出历史的语丝,理出头绪,疏理历史,重新编织上古历史体系,――良渚文化是一个比二里头更好的平台,并登上高坛,入琮立鼎来识清这一方古图之全史面目。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