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上/下五千年”: 夏与商周的万年文明史之分段  

2017-06-12 11:4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下五千年” 夏与商周的万年文明史之分段

 

历史中最大的问题是对传说中的各历史人物、状态、名为进行有效识别、解读并达到清析的接近于历史真象的程度。

什么是黄帝?什么是三皇五帝?什么是盘古、蚩尤、女娲?

什么才是夏商周三代的最贴近的语义?

在传说体系中这些在传说中是历史人物、还是本身是一种历史状态、或对历史之表述的某一方面的名为?

在历史间,这些历史名谓在传说体系中与现实的认识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如何解释、疏理、诠解及盘示这一历史现象?并层层剥离历史的话衣?认识到真实的历史之境况呢?――这些才是历史的本位主体,不从根本上解答出这些历史名为的真面目,是难以对上古历史进行有序而合理的解读的。可以说,对于上古历史那扇历史大门我们没有人能真正地进入到其内在的史识体系中去。

黄帝是怎样的历史状态?有多少年的历史?有多长的社会过程?在传说中她所体现与表达的是一种最真实的史识状况?是在怎样的一个历史社会阶段或年代岁月间?跨越度有多长的时间?是上百年、还是上千年,是一个人还是几代人或是一个时代达千年的统称?

同样,夏的历史状态上,她的名谓是怎样的一种表达方式或牌怎样的历史状态下,在传说中语言间表达中赋于的是怎样的一个名谓说法――是想表达出怎样的历史之态势?或在语言间所表达的主题史象是什么?想说明怎样的一个文明标态?有多长的历史跨越?从何而始起、从何而终止?

同理,商的历史名为是什么?对夏是怎样的一种补充或更进一步的“进步”不同?
  对历史中的传奇事物,我们能基于怎样的史识观上,真正地切合到历史发展的规律上来认识史程。

一万年是语言之闻明史,是人类祖先有语言表述上从真正地跨越语言关,与年文化中的“年”是一“语言之关”的启步,真正地人类在语言的沟通开闻了,就标志着人类是真正的文明人,文明的标志对人来说第一依据是语言,语言关的突破,能不能说话、说文明(闻明)话,张口说话能让对方的人接受、理会而闻明,就标志人及人类达到了闻明人,此历史间能说话――夏就是一种对“话”在很大汉语体系地域范围的语言之言语上的“在迈长的语言逐步发展完善下的一个上五千年之岁月”之最精确的形容,为“夏”。

夏代就是特指一个语言的说话时代,是对后期之人类在文明进步上对文字符降生之商的有所区别的特定名谓,文字降生――文立符囧为“商”。。

五千年是文字之文明史,是在文字符上成方块文字之囧态。

“一万年”和“五千年”只不过是我国历史上两个不同的阶段而已。 一万年是在语言之文明的闻明上,五千年是文字符的文明上。人类在文明之进程上,在有了语言开闻后,就已经在不懈地为开闯一个将口头语言声表达刻符到某一平面书写载体上入图成体的字符上,以良渚文化的玉琮琮画就标志着人类在文字诞生基础上,绘画上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势,也为中华文字之方块结构之体、形、划的构体奠定了最扎实的基础。

良渚玉琮的时代与历史意义:玉琮之诞生标明一个后期的文字时代的到来及一个夏代说话时代下的递进,前从人类语言开闻之文明状态上,经历了一个五千年的语言社会之话·夏代,后期进入了一个文字的商代及后期的周代。前是一个纯语言的夏代(并经历了一个在绘画字符上的线条之演变的刻划时代“华”――是一演化·划之状态),后是一个文字符下的商降时代,及近二三千年间的在文字与字体附植上体贴语言音之形符与音意之周全的状态――此为周代。

夏、商、周三代并不是笼统意义上什么短命的王朝或什么朝代之识别,如以当代的史识所判定下来断定什么王朝或朝代,根本不知在传说体系中,夏、商、周的历史背景决非一种短时代下的一个人生百年,而是对这一上古在传说间的由后人不断归纳总结下的物话成人的“特称下的历史社会阶段与过程”。如“夏”是一个语言之话代的特称,“华”是对线条的演划;华夏――中“华”是指上一个一五千年的语言话夏代间社会阶段中对语言基础上线划之“化(刻划之演化)”。华与夏是重叠的重合的。人类在语言文明闻明进步到绘画图、文字符、字符入音对应形声的发展进步理念上,夏是一个上五千年长的的纯语言听闻状态、华是在绘画上的演变之线划“岁月”。

“华·夏”是一种语言闻明以及在这一社会阶段间的对绘画线符条的演化,在此民族上“华”是对“夏”的一种进步补充,是一种前性的冠名,是一语言性闻明及在文字之产生前的线符之演化阶段间的特性上的双重定性。

在杭州、良渚以及太湖流域,老百姓间要一个人讲话表达、开口说话――就说“夏夏”、夏夏侃,在杭州的一个综合娱乐节目中“你讲我说”(在口语上就是你冈吾夏)――话、说、讲都以“夏”音语表达、讲达。夏,是话,夏代是一话代、话谈。

 

对于历史如何分清在传说体系中的历史人物背景,如无全盘对上古历史体系的全盘疏理以及全面打通历史谜底间的关节,这根本无法真正地切入到上古语言之闻明中来闻明史古。在良渚文化之源头,就有着一种奇特的民间故事,千万个由散杂的史古用一言一语点滴着这一历史背景。在这古史体系中,很好地诠释了远古历史之框架构体,将历史中的人物、古史分列清灵,一目了然,从而从最根本上解答了史空的复杂的历史现象间最真实的景象。

二千五百年前的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五千年前的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七千年前又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

如何从考古发现中来进一步归纳总结或阐明整个人类在万年来的文明史:

在过去只知「上下五千年」的时候,我们总认为中华文明产生于黄河腹地,认定中华民族来自黄土高坡,我们的文明是大陆文明、黄河文明,却难抵东方的海洋文明、水域文明,那一文化更具开拓、更富有进取的精神。通过对七千年河姆渡古文化遗址的发掘,了解到我们的先民「饭稻羹鱼、断发文身」的百越族群在那时候已以轻舟出海,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海洋民族。百越族群通过逐岛飘流,活跃在广阔无边的太平洋上,远达之东南亚和太平洋上诸岛。一个水域生活生存环境、舟航的木结构交通工具,更说明祖先在那个时代下须多文明先进的生产力下才能达到的。

良渚文化一时间是断在了5300年至4100年间,但在良渚有足够多的文化遗址是在七千年的马家滨文化时期的体现,一个以水域为人类祖先生存发展的环境及其在水域广大的区域内进行浩大的工种堆土墩及其其历史背后,是在水域之水面上堆一张“泥土图”,一直存于世、鼎立于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其历史的背景之演示,她的建筑体当震惊全人类,有着比埃及金字塔更现实、更奇的历史遗址。
  过去我们在考古工作丝毫不可有所实质性的进展,找不到文明之源头。许许多在五千年历史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疑难问题,当放到在万年语言文明闻明史中就一一迎刃而解。上下二个五千年,一个语言闻明时代、一个文字文明时代,及其从石器时代进入到用火下的陶器时代再到金属时代,三个时代之史断将重新构建起人类文明的构体。良渚文化正处于这一上下二社会的跨越间,以琮为中,前一个语言闻明社会时代、后一个文字符文明社会时代,断夏为上五千年华夏文明闻明,商周至今为下五千年文明中华文化,许多的历史本体由良渚文化民间的故事之史学体系可以来诠释,为此,新的对历史进行盘解之史学史观正在形成,也将孕育出更体贴于历史规律的史学史识框架体系。
   过去认为中华文明起源于西北,逐渐向南传播。虽有在少数学者如老一辈史学家卫聚贤先生曾经提出中华文明发源于东南发展于西北的说法,因为缺少证据及有足够底气的阐述过程,并未造成多大影响。现在考古发现一再证实,如蚕丝、茶叶、瓷器、漆器等等足以代表中华文明的事物,无不起源于南方。
  我们常说历史人物在思想上会受到历史的局限,却很少想到我们自己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也会受到史书的局限。由于传统史书的误导,我们每每会自认为是黄土高原的儿女,安土重迁,不思进取,所以事事落后于人,缺少足够的自信力、自尊心与自豪感。如果读了一部新史书,知道在八九千年以前,我们的先民已经在长江流域上开辟了富庶的鱼米之乡;知道在六七千年以前,我们的先民已经在东南沿海各地陆续出海航行于太平洋上;知道全世界人类200项最重要的发明创造,追本穷源,一半以上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知道一万年来,中华文明一直摇摇领先。这对每一位中华儿女,将有何感想?

从良渚文化的这些史事,所体现出的振聋发聩古声,激动人心、催人奋进! 我们作为新一代的良渚人存有良知良心,缅怀古史,担当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重任,鉴往可以知来,从良渚文化民间的无字天书中这一部前所未有的“大头天话”古史中汲取力量,全盘诠解历史体系:夏代在良渚文化之五千年前至人类语言开闻明间,商为琮成符降、琮画是一个标志,良渚遗址的堆土古上鼎地书--就为一个标杆点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