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知得古中古,方为承上承  

2017-06-12 11:5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实诠信、细心明史与大胆假说,小心求证之区别和不同

  至于一个历史,需要我们一种“大胆假说,小心求证”能盘解出历史面目么?

  当我们良渚学人更从另一个的角度是细心地盘释信史中最真实的语意部分、以语言之体来诠明历史真象,并不是小心、也是假说――在对历史研究上上升到“细心”、理络出真实的历史背景成分,来改为“如实诠信、细心明史”的史学态度来解答历史,或许说这正是历史赋于我们的神圣职责。

  历史研究得从最根本的细微处着手,就是要全盘地解答历史谜面间的各种“名谓”――这得细心,像对夏、商、周的历史概念及三皇五帝间及三皇五帝开外的另类的历史名称,他们间各有着怎样的历史真实的前景与信史中的言意?在这信史中真正的实意是什么?如何真正地认识到各个名称名谓的背后是怎样的一种历史现象?这就是要求现代的学者有“知者、智者间有所史学突破的‘到位’的感悟”恰如其分地解释、诠放其中的“史古由来”,明白是怎样的古程――是怎样的语来信传言承意识而有了近代或近一二千年的基本的“认识”,在这一过程间、却需要有一种超凡的知语来知史,养成一种博大的超神学力回归自然而然的学问中来盘示古义;――或许在这其中就牵涉到二个历史的大名谓,那就是:蚩尤、与盘古。――这其中历史的诠译主线是如实、巡实地发现她们这些历史名谓中,到底是怎样的历史之背景。

  要解释上述这二个“蚩尤与盘古”历史名谓,或许我们可以下一历史的定位风标,能从最基本上的对此史意的解答――是为盘解上古的史空打开了一条光明的“门路”,让我们能看到了通明史古的方向。真的要全方位地通义全意掌握,或许没有一种最简易的通俗的言义、能深入到信史的条理间――有一种正确的合乎于历史规律的理论思想方法来作指导,对此“蚩尤与盘古”之实识,是对上古历史认识的二条腿,有之才能迈开史学的双腿;也是对上古历史认识的一对眼睛,有之才能看到史古的的最基实的史态史情;同样,也是对上古历史认识的一对耳朵,有之才能听闻到上古史古的的最原始的声音――这为我们有了最基本的双手,可以直接地亲近地接触到最实际的史古。是的,很难一下子说得清楚的历史历程、经纬间交叉错综复杂的史情的,这“蚩尤与盘古”如是我们通向古史的与现代之明史之间的隔离带――蚩尤与盘古是二扇门,能叩响或叩开“蚩尤与盘古”的二扇门,能让我们进入到上古的史间,去在史古中徜徉,能认识清楚史之本象。

  古中苦的,而真正甜滋滋是能对古之品苦中得到认知的甜头。我们是这一听闻大头天话古史的土著百姓人,在世代间传承着这一地域中最神奇的人文古史,我们克服了在语言之声音不能贯穿岁月的最大难题,是以活的人的大脑与喉咙不断地传播与表述着有着特定的历史 背景的人文故事,来留存了历史的真象。(相对来讲,在大头天话故事中相关的古史之解――为上述的这一说讲过程,已经为这二个名谓解答作下了解诠的伏笔)。传说、神话的信史作为唯一“遗存到今的”这一些史料――是一种信史的古史,就是上古先哲民为我们今天人设下的“伏笔”――其史古却是用言语言说的,并没有在书本上(没有现代书本上的记述记录的周全),能让后人能从这点点滴滴的史料,来解释历史本来面目,最有效的方法是用思想、史学观来解答信史中的这些史料中剔出真正有价值本位的东西,这是对现代人的最大挑战与史识学的“计量”。

  信史是一种语言上的“记忆”,穿越时空――通过活体人的头脑与思想留存下来的量,并一代接一代间由各地域的哲人间在以一种地域分布、岁月跨度、人群交替――组合成复合的、网状态的、立体的遗存,或通过后世的归结假借到某一故事或某一名谓转化到某一具体的历史人物上,这才有了更为具体丰富的信史。

  在良渚之地,有一信史――信史古事中就说着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二张一大一小的画图,那就是琮画与鼎图。玉琮之琮画在1986年(之前的四分之一世纪前)由良渚遗址的中心地的反山出土,那是一玉琮王,琮面上雕刻了一幅琮画(一幅在以万年间不被侵蚀的玉石面上雕刻出一幅无比精减的琮画、并在棱角的对谷间各画了对对的眼形耳状的饕餮纹饰),良渚文化中最特异之处就是玉琮上那幅琮画,是一人像,头部、身子上下二部分间是“投今(头颈)”喉咙相连--由那回云纹的音纹声闻作阴纹,却突雕了脑袋(老谈)与身子(新知)间的对话与心知肚明--却在历史的跨越间无法有效地表露与良好的承接。这是玉琮琮画饕餮画的宗旨。另一是在长命、瓶窑、康门威严地间有一达二十平方公里之巨大的地图(一幅堆土的鼎图),在以万年间不被为再次可变的泥土为材质,堆筑的足够高大、通过一种具有高尚的技艺技巧的堆筑手段,在一个水域湖泽之地与丘陵山地的夹谷地来完成了一幅立体 多维的类似于现代军事沙盘的一幅无比精美绝人工伦泥土古上鼎地书。――这是全人类史绝无仅有的,传奇故事,

  传说间太古时候,天地不分,整个宇宙像个大鸡蛋,里面混沌一团,漆黑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但鸡蛋中孕育着一个伟大的英雄,这就是开天辟地的盘古。

  在对上古历史的认识间,对于无文字前的上古,我们是对史间的各个历史说谓是里面混沌一团,漆黑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分不清哪早哪久?出现了一个“盘古是一个开天辟地的英雄”――是这样的嘛?这英雄是一种形容、是一种比拟是一种说谓。对历史过程的演义盘示解释,就是一个“盘古”名谓的真正的历史面目盘解。

  盘古是一人类文明朦胧之端为起始,从而进入到开史天的古程之古。盘古开天的神话故事中,这一“天”是表示一种“蒙胧的文明起端”。在传说中,有关盘古相当的才识是自从一万八千年前,这是一个人类在近二万年前间进入到语言沟通上趋于一个伏义的前期端势,是一个开天辟地的时刻――这其中的“天是意那个远古时期、地是指到现在这一个时期”,盘古她是一个具有无限长的历史岁月――能盘至万八千年前或二万年前间,这才是真正地释放之盘史古的解义。在史盘面上有着一个纵深的更成象的立体感观,形成了较清析的史态认识,这才是盘意。“盘古”的真正名谓历史含义――就在于此,就是指一个对历史的认识过程,是指从上古人类智能人之开始到现代的文明人之历史之“过程的”这一总阶段。这才在一种信史或语言语境状态间,以一种语言之态来名谓成一种历史人物为“盘古”。 盘古十分巨大,到底长了多高呢?传说中有九万里那么长,其意谓是一种历史年代的久远、地域面之大,是一个华夏民族在地域、年代上的盘示。传说中的盘古人物――实质上是一种语境状态下的总历史阶段全过程。

  有谁能言义而演义这一历史过程么?一直来没有。之所以在历史认识上,使我们的世世代代史人学者无法真正地盘示“历史全象”,是因为这些人他们不具备与掌握这一最基本的“史能”。这就是“盘古”不能全盘地释诠的不盘古。

  “盘”是有形状的实体,历史是那一无形“史盘”,将无形的历史进行有认识上的“实盘体”的盘进行排放,这是“盘古”的本意。在历史面前,我们能揣得起这盘面的史识吗?

  我们的史学、考古者正是缺少了这一“盘古之识、之才能”,才会在近代的几百年、几千年间在达到了相当的文明基础上,还不能对上古历史进行全盘地解释、捧揣,其一个主要原因是不知信史中那一“‘盘古’为何物?”!从而对史研究丝毫没有占到“便宜”辨语――在一种对史象的语境辨认上的不能真正的盘示出来古意古义的古史之形体。

  在盘历史之古间,我们丝毫不能揣起史盘面――扎实让我们气馁,这很不通古气――这是我们不知如何对古进行揣此“盘”诠。或许说,要能完整地全面地真正地揣得起这一古史,并建立起上古有历史框架体系,其路之长及其艰辛的程度,需要我们有足够的伟大的肚量与气概,才能在不懈中得到新知新解,并系统地形成一种正确的思想体系来指导,这才能有所实质性的进步与发现。

  盘古――是对整个历史的盘面之古态的认识与透切的解读,是一种读史解史的方法、是一种史学理论思想,如何来进行对信史间的从表面上进行分列定位,前后因果的区分,盘古而不是什么历史人物或君王,她是外形的盘体。而蚩尤――是对整个历史的古程之条理的透切的解读掌握,是一种读史解史的内在的条理“革命”、是一种史学理论之层次结构、相互关系,蚩尤也不是什么历史人物或集团势力,她是内在的核心体系。有了整个对历史盘面的形体认识和对历史内在的层次结构、相互关系的史实解读,能使我们进入到上古的史间豁然开朗,整个上古的史空一览无遗。

  能在世代间将渚语民间古史代代相传――我们的祖先何乐不为?她们是真正的接龙承龙的听闻者,她们是史间的闻人达人,是真正的盘古人、蚩尤的知语智人。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然,另一种史实:知得古中古,方为承上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