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2017-06-12 16: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2010-08-19 09:58:13|  分类: 西海古事 |  标签:良渚  文化  历史  西海  西溪湿地   |举报 |字号 订阅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对西溪文化的历史回顾

 

杭州,中国大地上的一颗明珠,座落在祖国东海杭州湾内,地处太湖流域、长三角地区的最南端,是我国历史上的七大古都之一,是历史文化名城。在这些历史名城中,那个城市的历史最长?那个城市的历史最为悠久?那个城市的历史是我们华夏民族的文化源头?是杭州――因为我们有七八千年的良渚文化和一个西海水文化,这正是华夏文明的主体代表。

在我国东部的水域――京杭大运河半月形水域,京杭大运河是华夏民族历史上的一条水龙,其文化的龙头在那?在杭州。龙头在良渚文化时期的古航舟,良渚文化是华夏文明的龙头,而北京是龙尾,红山文化是水龙文化之尾。京杭大运河的南北海拔有多高?余杭这地只有2-3米的低海拔,北京却有48米(而红山文化是在二三四百米的山体上),在一个水性下,龙头是古航舟,龙尾是北京。这就是杭州与北京的历史地位的判别。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淩家堆文化都是运河水龙文化的各个支体文化,这就是一个形象的对各地域文化的最好的比喻。

在杭州近郊的良渚发现良渚文化,证明了早在四千多年前,我们的先民就在此繁衍生息,从而孕育了丰富灿烂的文化。良渚文化的特殊性特征是玉文化,玉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最精华的部份,是一个在四千多年至五千四百年左右间的玉文化,其玉文化是华夏文明最精干的体现,其玉文化的载体是一种时间、语言传承、文字刻符一的欲说“戎龙文化”。而良渚文化的普遍性特征是一个陶器文化,却是良渚文化的灵魂,是文明标志“火的精灵”。玉文化下的“戎说语言文明”、陶器文化下的“火”文明,这正是人类文明标志的二大文明标志:是语言与火。

在人类史学研究和社会发展进程上,我们哲人所面临的最大困惑是对“文明的标志是什么”的不可正确的认识与识别,这已经严重地阻碍了历史研究进程的步伐,当不能有效地识别上古人类社会的生活状态并不知如何来判别人类的文明状态、文明标志是什么时?!可想而知:我们的史学研究会有的多大突破?人类社会研究会有一个多少怎样和清醒认识?史学研究也就不能突破三千年的界线,――是因为我们哲人无力来穿透这一界线,这是我们史学的困惑。

对我国近代历史研究的一个回顾:“五千年的文明、三千年的历史”,这就是我们的史学历史结论。李学勤先生,对此困状,您有什么话可说?!无话――正因为您对口述语言、口述历史、神话传说的“不屑、不幸、不真”,对语言的传承的一种错误认识,不知语言的在世代传承上,我们民族从上古时就是通过语言传承来为我们民族自己的历史而“立史”;当没有语言为基础时,那会有“立史”;无“立史”那就无从谈及“历史”,“历史”是谈及――谈给的、是一种语言的传承。

什么是历史?把一个严谨的话题又说回来:什么是历史?――严谨是一种语言的进步·言进,言进――这才“严谨”。严文明先生,您可知这“严”字之义?严,严肃;严肃是言说,在语言与文字间就是深藏着这样一种转借、通假等的语言音。

 

杭州之城即有璀璨无比的文化遗产,又以其天堂般美丽的自然风景著称于世,是全国重点风景旅游区。西湖是杭州的名片,是杭州的心魂,但一个西溪湿地更是杭州的城市之灵魂,是杭州的自然肾。

江南本就是山水秀丽之地。江南的秀丽最具代表之地是太湖流域,这里是富饶之地、是我国的最富庶之地,也是历史上的最富福之地。然而,近二三千年历史上对东南吴越之地说是一个荒芜之地,却正是对一个水域的不能正确认识判定。长三角地区的杭嘉湖一带更是水乡沃土,物产丰富,是鱼米之乡、丝绸之府,养就了一方人士,也养活了世世代代的江南太湖百姓。从良渚文化以来数千年的文化积累中,从春秋吴越国度、楚地国度,特别是隋朝开凿出京杭大运河,更加速了杭州的繁荣。此后,至五代十国,吴越立国都于杭州,从而使杭州成为当时中国东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经济的发展更推动了杭州的文化有了更大的发展,成为文人荟萃之地。

这是一个近二千年的有史“历史”,而良渚文化的玉文化鼎盛时,却是在四五千年前,并且在大良渚文化陶器时代下,是一个贯穿人类步入文明社会的整个夏商周三代,而良渚文化正好是这夏商周三代的夏代。夏代是一个人类进入到能说话的语言社会阶段间,从万年前左右至良渚文化结束的四千年左右,历经了五千多年(近六千年),是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的上五千年,是一个完整的夏代。良渚文化正是夏化的文化主体,良渚文化玉文化也正代表着史前华夏文明达到了一个文明高度,从而证明了一个四五千年前的华夏文明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是在这一水域的天目水的承载之地:西海与霅溪。而西溪是余杭西海的南端位置。

良渚文化主体是夏商周三代时的夏代文化,是一个语言社会的说话阶段,人类社会的进步之传承的主要推动力是语言传授,这是良渚文化的最大特征,也是人类社会的最大特征。这就是良渚文化社会阶段的历史观。

良渚古人――夏代人就是生活在我国东部有水的水域,以水而居,以水域中的丰富水生食物、水生动物为食物来源,进行自身的生活、生存、繁殖延续,造就了一个灿烂的良渚文化。

良渚古人是如何创造这一灿烂的良渚文化中?这就要对四五千年直至一万年、二万年或更为早期的人类的生活状态进行研究?这是历史研究上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人要生存,这就首先是良渚古人生活在怎样的一个自然环境中?吃什么?简而易的问题,却一直困挠着历史研究,我们的现代人不能回复到四五千年前,但如果以一个现代地域上的一个落后部落为参照物来研究上古历史时,却得出的结论是极其错误的。

良渚古人生活的区域,从人类生存的生存条件上,一是安全的地理环境、二是有丰富的食物资源的。那么,太湖流域在五六七千年前是怎样的一个自然环境呢?有丰富的食物资源么?

那就要对这一地域仍至我国东部水域的地理位置上有着一个深刻认识。在对此认识上,我们不得从能知的文化时代说起。


  南宋立杭州为国都历达一百五十年之多,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讲,都更繁荣,其户口即有三十万,足见杭城之繁盛。可有谁曾知,更为历史早期上杭州之地的人文历史是怎样的?某一文化之地的发展形成上,必定有着其浓厚的历史渊源,必定与人类文明进程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吴越文化更早期以前,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时期,这里早已是一个古老“琮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当一个华夏民族的万年内华夏文明历史是依托着我国东部水域的“夷地”而发展、发育而成时,杭州余杭及太湖流域的历史地位将在华夏文明中所占的重要历史地位,是令全华人吃惊的,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华夏文明的源头中心在杭州余杭的良渚文化”,那么并通过人类文明的进程脚步,认识到人类的发展是一个语言进步的过程,并对近十万年的人类社会的分期方法,是以语言的不同进步状态为分期界线而界定的,杭州之地是华夏民族语言先帝各语言分期上的“三皇”与“五帝”的皇城脚下,那么一个西海文化上将来为华夏文明研究上起到一个主导地位,华夏文明的研究目光将集束在东部水域、特别是太湖流域,并把注意力集中到余杭的西海之地。

如其观点与理论的创立(成立并经历后期史学研究证实)将成为一个事实,(在此,能率先接触到这一思想体系的人将为历史见证这一过程)。那么,西湖、西溪有建设上有多少华章可书写、项目可实施,西溪的建设上有更多的历史人文的资源可挖掘。这是我一个西海土著人加入到一个西溪建设上的“用武”之实际一步。

杭州之名盛,莫不以西湖为最,杭州也以西湖而更闻名于天下。人们提起杭州,必提西湖。但杭州的最闻名之处是杭州本身――古航舟,这是良渚文化下的古航舟,是华夏文明下的水文化下的那条龙舟。良渚文化玉琮图腾刻符是一个什么图示?船脸,船头,良渚古人的脸面是船脸,是良渚文化的那艘“古航舟”,杭州城的城标是什么?我们现在还用征集么?是我们后人无知、是我们的史学家无能、是我们民族历史研究的无脸,杭州城的城标是“古航舟”也。早在五千年前,我们的先哲们已经为我们在玉琮上设计了一个图腾:“古航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史学、社会研究会幼稚到这样的停滞地步?在我国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等部门中,怎么会是养着这些(什么)人?却对人类历史、社会研究上不能突破到三千年前,是什么的一个原因,才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为什么?那就让历史来作出结论吧――

 

五、西溪的特征是什么?如何来开展建设?

 

当把良渚文化、杭州、古航舟边联系在一起时,我们能认识到一个怎样的历史过程呢?首先是一个四、五千年的良渚文化之地是在一个我们民族的西海文化源头,并且是华夏民族的历史源头。如这一历史平台一旦建立,杭州在历史、余杭的历史、西海的历史、西溪历史将翻开崭新的光辉一页。

杭州的生成,是依托什么而生?是古航舟,是在四、五千前的良渚文化下的一条古航舟。当对良渚文化研究上深入到一个良渚文化之根本属性是什么时?是民族的水性,依水而生、依水而发展。良渚文化的玉琮图腾刻符是什么意义时?当解答了良渚文化的玉琮图腾刻符是一个“龙图腾”时,是一个水舟文化时,我们的良渚古人脸面是一个“船脸”时;当知晓华夏汉民族是一个水民族时,其文明发育之源头是在我国的东部水域时,那么太湖水流域在我国东部水域所处的主导历史地位时,长江三角洲的太湖流域将在华夏文明历史地位上重中之重、中心地域之中心。当一个大良渚文化是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马桥文化的一个大文化时,那么对华夏文明的研究上,“华夏文明的文明源头是一个水域”的新认识、新理论,这将为我们建设杭州、建设西湖、建设西溪上汇集多少的精华文采?。

西湖是一个小湖,也不过是近一二千年的人文沉积;但如西溪的人文沉积上可以追溯到四、五千年时的良渚文化和更为早期的七、八千年直到万年人类进入到语言社会时期――夏代文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建设西溪文化上我们能喊出比宋城“给你一天,还我千年”的更为响亮的口号时:“给你一个西溪,还我五千年的西海(华夏文明历史)”,这对西溪的文化大餐是何等的伟悍?!当西溪建设上喊响这口号时,西溪的门庭将会出现怎样的一种情景呢?西溪再扩大几倍都显得那么的拥挤。。。

西溪有多大?西湖有多大?西海有多大?六平方公里的西湖,十平方公里的西溪,在天目山到杭州北、德清南两余脉间的西海有多大?至少有800平方公里的西海,有一百三十余个的西湖、八十个西溪那么大,如果将来能有一个规划实施,至少的一个水域面积在五十个西溪那么大的水域湿地,那么,杭州城是一个什么城?是一个西海城。那里,在杭州的建设上能步入一个什么时代?――绝不是现在的跨钱江建设,而是环西海的建设时代,杭州的名胜建设将深入到余杭环西海的周边纵深范围内,德清、临安、安吉将纳入杭州西海城的建设版画中,整个和长三角地区将是容纳上海、杭州、嘉兴、湖州、苏州、无锡等在内的西海市。可以预言在长三角地区的一个行政整合,将在不远的将来,是一个我国的最大直辖市“西海市”。

西溪文化中一个四、五千年良渚文化下,是一个水文化,是良渚古人,是航舟人,是一种玉文化,是一个琮国、琮画,是一种语言传承文化,是一个陶器竹木时代,当把我们民族的历史与西溪文化结合在一起时,当全华夏人知晓华夏民族的文明源头在古航舟时,西溪的水域世界中所能展现的正是上古文化的沉积时,西溪将大大地超越西湖,成为一个西海文化下的缩影;西溪是一个自然人文历史博物馆,西溪是一个水世界、舟世界,西溪是我们民族的摇篮。

 

为此,对于西溪文化上的深入研究:什么是西溪?西溪的历史有多长?西溪的过去是怎样的一副模样?追溯西溪,西溪的前身是什么?有着怎样的历史人文与文化的底蕴?从西溪的水文化中,我们能透视到一些什么的真谛?西溪与西湖间有着怎样的共同文化与文化源头?西溪与西湖作为杭州的水域,与杭州的历史形成上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当我们来深入研究古航舟(古杭州)时,在远古文化中,西溪与西湖各自伴演着怎样的一个重要角色?从西溪与西湖文化中,我们能认识到什么的惊天动地的秘密?

西溪湿地早在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时期,西溪湿地就已经形成了雏形。那么,从良渚文化时期中能体现出一种怎样的文化气息呢?

几千年来,良渚古人、西溪土著人在这片湿地水域中生活、生产,所能承载着一个华夏人类文化水文化与语言传承的传统文化,使西溪有着更为深厚的文化积淀。在西溪中所能看到是优美的生态景色外,我们还能感觉到怎样的深厚的文化氛围,如何传承西溪文脉?西溪文脉中有多么悠久、古老的文化沉淀与历史渊源呢?!

在秋雪庵、梅竹山庄,我们所都能追寻到文化的足迹,只不过是近二三百年的历史,这对全面、深刻地全面演示西溪文化是极其不够的,我们需要来充分认识与挖掘更深远、深广的历史背景,来为开发建设西溪文化而服务。

《西溪的历史和文化》是一盘大餐,有待于我们来把这份文化大餐,做好、做活、做大。西溪的历史过去是怎样的?西溪文化又是怎样的一份内涵(精神),这就需要我们有一种民主管理理念、国家理念一挖掘自己民族文化骨子里的文化传承,是为追溯几千年的历史人文文化的沉淀、留存。

在西溪湿地建设上,我们建设者的下一步工作是什么?如何从本地域的文化传承上来挖掘西溪文化?如何充值西溪文化、注入良渚文化、拓展华夏文明,与西溪文化间的那种最直接的文化传承?在这些文化的挖掘工作上,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具体工作?如何从本地域的文化传承上来挖掘西溪文化,从历史遗迹中,从良渚文化中,从历代历史上曾出现过的西溪名人以及生活在西溪的百姓中,充分挖掘西溪的人文历史与历史传统文化,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基础上,合理利用资源、再现一个西海文化,让大家知道过去的西溪历史、知晓历史上的西溪在西海文化、良渚文化、玉文化、水文化等华夏文明中的历史。

过去的西溪是怎样的一个样子?有着怎样的的一个历史过程?如何把西溪文化的标志性的“文化口号”、标志性的文化旗帜竖起来,这才是一个有效地对西溪文化研究与挖掘的工作方向,也是加快西溪建设步伐、加大建设力度、体现一个湿地文化与历史价值的根本所在。

是西溪的水天、西溪的风光、西溪的传奇神话故事、西溪的历史地域名称由来,从西溪的历史中、人文中,是民风的采撷,是对西溪的认识,这一切,是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渴望了解、解释。。。 

 

在一个西溪文化或西湖文化中,来对吴越文化研究,更则对更远古的文化――良渚文化的研究,从揭示良渚文化、吴越文化中,来真正地认识、识别西溪文化、西海文化。对国家西溪湿地公园的建设,在充分建设的基础上,是让这一文化得到大家认可、认识,并把她经营好、实际操作好,来真正地体现一种民族的文化――特别是一种水文化、一种(龙)舟文化,并结合良渚文化的玉文化、陶器文化和整个人类发展的必然过程中的一个语言文化――特别是一种土著方言的渚语文化,来推动我们民族历史研究上作出新贡献。

(或许说,在这一过程中,有许多新名词、新概念,是各位首次接触、与认识,是一种 对灵魂的震憾、与对灵魂的洗涤,是对各位注入一种遗失历史空间的民族精灵思想,是让大家参与到一个民族历史研究的新领域,并给予新条件下的历史使命。)

在西溪湿地公园的建设上,在一种市场经济情况下,在一个重大的历史背景下,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客观的“市场经济”因素。在此项目建设与经济投入下,无论投入多少,但在投入与产出上,经济因素是在这一市场条件下的一个不得不可回避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把西溪经营上一要体现文化与历史品位、真正地体现西溪湿地的一个名符其实的“国家”公园,二要增收、有回报,有不断新的因子来吸引千百万的游人来这里观光、撷胜,能从西溪文化中、吸引住更多的游客,以一带二,以二带四,能使更多人慕名而来。这就使必要求在西溪湿地建设上来充分体现一种历史文化、一种民族人文文化,通过一种文化源头认识,真正揭示历史,使在自然的风光景致下注入更多的历史人文,只才是来开办西溪湿地公园的方向目标,不光使西溪是一个科普的博物馆(或许说这是建设者在一定层次上的无资源之另向选择),而应该是一个历史博物馆、是一个真正的水乡博物馆;这个历史博物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进展过程的历史博物馆、是我们中华汉民族的一个水民族特性的水乡博物馆,包容下一个湿地人类居住的一切文化因素,再现水乡百姓生活的生活场景,是如实如真的江南水乡的风貌,捕鱼、农耕、织布、制玉、制陶、造船、编织织竹器。。。。。因此如何把这一人文理念下的西溪湿地经营好、建设好?这就关系到一个湿地的生命与灵魂,是湿地一种生命力下的历史感召力、是湿地一种灵魂下的人文向心力,更是一种民族的情怀,如能真正地经营到这一层次、这一品位,西溪湿地才有生命力,才会伴随着民族的兴旺发达而长久的生存下去,并得到全华夏人的共认、共识,也是一种文明源头的认同。

西溪湿地公园具有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所然,也是千百年来杭州所依附的一种人文文化的基础上所产生的;但,要真正地把西溪建设好,那必须从一个最根本上来对西溪认识到位。西溪的人文文化在那里?有着怎样的文化沉淀能为西溪的文化、历史等方面建设上有一充分利用、挖掘的价植呢?如仅仅以一个湿地建设而建设,只为一种湿地自然风光景致而建设,并没有多大的人文历史,那么,游客来过看过,挪身便走,然后没有多大的感应,如此的西溪建设上就隐藏着一种不到位的、由点及面的肤浅建设‘效果’――这样可以说西溪建设是不成功的。。。那将不能充分体现西溪文化的生命与灵魂所在,那就不能充分体现西溪历史文化,那就西溪湿地公园缺少一种文化品位,是仅以一个自然景观出发,没有把原有的西溪文化充分展现出来,没有揭示她的的历史人文价值、没有从西溪的历史尘埃中使游客真正地从历史的迷离中进入到一种历史的探究,这才是一种建设这一湿地的轨迹。

要充分体现西溪文化,那应得知晓她的过去、她的历史,把更古远的文化因子挖掘出来,让人们真正地了解、认识到:这一水域是我们一个民族的文化源头之地,有着极其丰富的文化底蕴、历史气息,如能做活这一文章,西溪的文化、历史价值就充分体现出来,就能喊响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的口号:“给您一个西溪,还我一个西海,这就是我们华夏民族的文明源头。”――没有什么口号能有这样的大气、也没有一种这样的广告语能这样来感召全华人,使全华夏人怀有一种朝圣的情感而来、又心悦而回时,或许他们能带回更多的游子,这就是西溪湿地建设理念的最高体现、这才是西溪建设的价值。

当把一个西海文化的地理环境、人类进步的演化过程从西溪文化中,升华时,这就抓住

了西溪文化的灵魂;当把一个良渚文化的历史文化从西溪文化中,体现历史、人文时,西溪文化才有生命力;当把一个中华文化把西海、西溪水文化中,结合在一起时,西溪文化、西溪湿地建设才会真正地纳入一个水文化建设中来,才能真正地体现一个古航舟、体现一个良渚文化;

 西溪显地是一个历史的大讲堂,是一个人文的大舞台,也是一大盆清洗池来洗涤全华夏民族的历史心灵、人文眼睛,来解脱“五千年的文明、三千年的历史”的枷锁,这才能真正地体现一个文化源头的“国家湿地公园”的价值所在。

当能从一个西溪文化中,揭示一个西海文化、良渚文化、华夏文明的历史真象时,可把宋城的“给您一天,回您千年”的口号下,相对这一千年的文化底蕴(内气)是显得如此弱小,因为一个西海文化的历史是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是一个良渚文化,是一个水文化、龙舟文化。那么,才能真正演泽、演义好西溪文化、西溪湿地公园建设,

良渚文化因西海产生而生、良渚文化因霅溪的形成而发展,并因运河水文化而进步文明,良渚文化是一种水文化,而西溪湿地正是良渚文化下一种西海水文化。

研究良渚文化是对水的研究,是因为良渚古人依水而生,以水而发展进步到文明,在一种“水土”上结合“火资源”而造就了一个人类社会的陶器时代,并在语言社会的传承中,把文字刻符留存在玉器上来传承一个当时社会的生产力水平,这正是一个良渚文化的社会历史过程。

因而,在对西溪的建设上,建设的方向是什么?是一个“水”,是“水性”,是体现良渚文化下的玉器文化、陶器文化。如能在西溪建设上做活一个“水”文章,以“水文章”来对西溪进行有效的文化、景观建设,这都是西溪的总体方向。一个“湿地”公园是以水为特征,无水就不成一个所谓的“湿”地;“湿地、水”是西溪的最大特征,湿地的地域形态是这一地方地理的主体反映,给人们的总体印象是有水的地方,这就是做好、做活“水”。(具体如何来开展西溪规划设计,在后文中再通过设想而仔细详述)。

但在西溪的建设上,将遇到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我们走一条怎样的建设路子?是以“具有一定规模的湿地景观为主体,对湿地生态系统及其生态功能进行充分保护的基础上,对湿地进行适度开发,以供人们进行适度的生态旅游”这可能是一种初衷,但并不是一个最好的规划、设计的最佳方案(结局),这将是显得苍白无力,是没有捕捉到一个西溪文化的最精致的灵魂之所在。

现在,西溪已成为一个真正的湿地公园。在管理方式、经营理念上都能从一种文化上、人文上做得更好,把西溪的品牌宣传、与游人的口碑宣扬得更为强劲。这不仅要把西溪建设成为一个自然的湿地形象(景观),而更希望今后她能融入、注入更多的文化人文特色,打出更多的历史品牌,从民族最深广的文化传承上来突破、解读历史的尘埃,来认识西溪的过去,是从水文化中,来结合研究良渚文化、吴越文化,来对华夏文明的(源头)上的认识与研究,这都是西溪建设走向一个新历史条件下的光辉顶点。

为此,我想对大家来说明道白一个西溪的历史,其文化源头是:西海文化,是一个良渚文化下的四、五千年的文化、文明体现,是一个上下五千年华夏文明的具体文化源头再现。但真正地要认识到这一主题,需要我们通过充分的认识与不懈的努力,才能提示一个水文化背后与一个民族历史研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真实情况。

西溪的特色是以一个以城市为背景的湿地,把自然与文化的所有因素和谐结合起来,其主题是很有吸引力。但西溪的特色是一个杭州的历史发展过程,是与一个良渚文化有着一个密不可的历史渊源,是良渚文化时期的西海文化下一个水文化在现代的留存、反馈。把西溪的特色与良渚文化、吴越文化联系在一起时,融入历史人文,这将使西溪有太多的奇迹发生,将使西溪文化、西溪湿地公园所独特历史人文景观、文化因子、文化素材、历史的沉淀,使西溪湿地公园在长时间内火爆,爆棚(园)。

西溪湿地公园最直接所展现出来的就是她那特别的自然美,但这种美丽应同时把原住民生活、耕作、渔牧等百姓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所体现出来的是一种民俗水文化、民生文化,这与现代城市文化所不同的,是一种让人们觉得格外新鲜和美妙。这一种感觉如同是一位乡村村姑,秀丽、灵气、清新。但当追溯西溪文化、历史时,在这新鲜和美妙的感受下,是一个古老的纯朴、是一种历史文化的苍伤,却如同一位历史老人,在诉说着这一湿地文化的历史过去、人文的传承、文明形成与发展过程,是对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的追忆,是对华夏文明源头的一个历史缅怀。

西溪湿地公园的建设与保护上,一是对当今的西溪湿地公园在“湿地”这一主题上对西溪水质、气候等方面的监控、记录工作,对水域、水塘的保护,要把获得的所有信息保留下来,使西溪湿地得到更好的保护;另一方面,是挖掘历史文化,是对湿地水域所居住的百姓 生活真实地反映在游客的视觉范围内,把在这里生活、生息的民俗文化、传承文化充分地再现出来,并尽可能把这一历史演经集中地再现出来,在这体现过程下,西溪将回归到良渚文化时期的防风古国中,再现尧帝、舜帝、大禹等帝时期防风古国的水上生活习性的良渚古人的生活原貌;这是西溪文化(重新、进一步的)规划建设上的重中之重、是提升西溪文化的品位的最有效的手段,也是能否开展建设好西溪的成败之举。

所有的湿地公园都离不开一个湿”字,其文化核心是“水”,“水”是一种文化,是一个华夏民族的灵魂所在,我们的民族所能依附的正是一个“水”。在近万年的人类文明中,我们民族所能依托着正是我国东部沿海一带的水域,这必将在今后在历史研究上来主导历史研究方向。

江南的水,太湖流域的水与长三角的水,以及杭州的水、西海的水、西溪的水、天目山水,其水文化的深处有着神奇之处,水中有一种水历史、水文化,其水文化中是一种民族的命运、是华夏民族的历史。西溪湿地独特之处就是水中的文化,是集江南、太湖、长三角的西海天目水,是水中之精灵,是我们民族的水文化在历史中的“水性”体现。

我们民族文化是一种水文化,汉民族是一个渔民族,是一个以捕鱼采猎而走向文明社会的水民族,从良渚文化中是一种龙舟文化,是一种龙图腾。当把一种水舟文化追溯到四、五千年时,追溯到西溪四、五千年前杭州余杭之地早已是一种湿地时,并且更为早期是一个内陆的海域海湖时,存在着一个吴越文化之前(更早期的)良渚文化下是一个西海文化,把一个良渚文化是华夏文化文明的源头真正认识之时时,那么西溪文化、西溪的建设上有许多文章可做,可大做特做。在这一认识过程中,使我们不仅仅看到的是一个小西溪(湿地),而是一个大西溪时,从中认识到是一个更大水区域――西海时,更追忆一个大西海的大太湖时,来认识到西海后是一个霅溪文化。霅溪走向上是一个太湖的东海岸,发育了七、八千年的马家浜文化、五、六千年的崧泽文化、和四千年后马桥文化,都在太湖的东海岸的沙洲上。如把《山海经》中的“西海(文化)”提升时,证实一个历史记载与传承中,西海是我们民族的文明源头――水龙头时,我不知还有什么更伟大、更神奇的历史史学研究(产生)、有那一人类社会进步与考古事业(可以超越)这一成就。

不论是一个十平方公里的西溪,还是一个六十平方公里的西溪湿地保护区,我们应该把眼光看得更远,以胸怀天下、胸怀历史,把历史的眼光望穿得更久远,把思想更解放一些,这是我们历史研究与现代建设者的责职,是我们不可推卸的天职。从历史的演化上,在水舟文化上,在舟撸声吱呀声里中是西溪的舟韵和谐体现,渔民的号子、渔舟的帆影、良渚文化玉琮刻符在船着再现时,以及在湿地水域中每一河流上那一座座古朴小桥、护栏围杆,堤上的凉亭,。。。渔夫农家、撒网耕作、划舟放牛,是一个远去而呼之欲来的、蕴含着的无限自然乡村式的美、也是一个四、五千年前的一个湿地水域自然村落的真实再现。试想,在五千年内,我们民族的发展步子上,能区分清四、五千年的一个湿地百姓的生活状态与现代的一个避远的乡村间有多大区别?其文明程度上又有什么样的大区别?其百姓的生活方式有多大区别?这就是对历史的认识与判别上的一个“文明尺度”。对上古五千年左右的社会生产力及文明度的判别上,一直困绕着我们当今的哲坛、史学家的灵魂。哲坛、史学家不能认识到当时的人类社会生活的状态,就无从来认识清楚历史面目,如同不能解答良渚文化玉琮图腾刻符是什么用意一样,是因为――这些史学家们,不识历史的“水性”,也不知文明标志是“火种”,更不知人类社会的最大进步是一种语言生成、发展过程。

是“水”养育了我们民族的文明过程,是人类掌握了“火”而开创一个文明时代,是语言的真正运用(能说话)真正表示一个文明人类社会的开始,这是人类逐步走向文明的一个过程,也就揭示了一个十万年前间的人类社会是从语言的起始阶段的“太皋”时、到一个四万年左右到二万年间的一个“少皋”时、再到二万年前至万年前的“伏羲”时,这就是“三皇”时期,是对一个语言逐步发展成熟、并能从无意识中嗥叫,到原始人与原始人间语言的基本“伏义”状(进入到一个智能人)。这个近十万年间,人类就生活在水边,在水域边依靠水中丰富的食物资源而得以生存、繁殖,这就是一个人类历史,是一个渚语中世代间的良渚古人的一个口头语言传承。

(我不知您对杭州的历史有多大认识、也不知您西溪历史有多大认识,当我结合作为一个西海土著人几十年来的对本地域的历史人文研究,了解一种历史真象时,尽力想诉说一个在良渚之地的一个千载间世世代代的百姓口头闻学故事留存时,运用这渚语故事中的传承,来破解历史之谜,来解答西溪文化、良渚文化和华夏文明过程,以及人类历史过程。您会怎样?

当历史唤醒您的历史责任时,以一种民族气概、国家情怀,一个正直的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您能为此做些什么?在历史进程上能留下您多少的笔墨?)

 

西溪以水为灵魂,其在自然景色中,所能注重的景观元素是“水”。水是湿地的最基本因子,以水为景,以水为活的载体,来真正演泽一个水文化。在水文化中,每一景点不矍水到景成的、有着看似随意其实是特别放置的一些“中国元素”,处处体现出中国的传统文化,那才能来营造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水文化,这是西溪建设的手笔。

 

西溪湿地,是江南最美、最亮丽的一个缩影,是绿树掩着高高白墙显露黑瓦飞椽,是乌瓦小舍的屋椽木窗,是小桥与桥下的小舟、与小桥边河埠头着碎花麻衣的小村姑、是荡头塘边摸河龙虾的赤身的“浪里白条”,是走起来嘀哒作响的碎石路、和弯弯曲曲青板路,是小亭间穿越而过的田间小路,是绕河堤迂迴的走廊与纤夫的石道,是竹园、柿林,是桑地、梅埂,是有几冢荒坟的孤墩,是拥簇高樟的浓荫,是鱼塘边微风震荡的水波,是我小时候到过的姑姑家门前小舟摇晃,是学时同学家的一行排开富椽楼落,是在水塘边一户接一户房前屋的那种下雨天中从这棚跃向那一棚的玩趣,是烈日下在塘边浓荫下打盹小瞌睡的最理想之地石板条橙,是塘中河边那孤独在水面上小茅棚上的白露小憩,是碧湖撤网捕鱼戴笠披簑的渔翁小船旁荡漾而出的涟渏,是不经意间几只野鸟掠过湖面飞向芦苇间的掠影,或是在水面溅起朵朵水花的跳鱼。。。。太可爱的记忆,这一切从没使我抺去心底的最深藏记忆,――就是非常喜欢那片水天相连的芦苇地、桃花园、细竹林、柳丝堤。。,这就是我心中神游的湿地、是童时的那个世界,也是我脑海中永远亲近的村边乡临。

西海的西溪湿地,是天堂“绿肾”的地方,那里是杭州仅存的几处江南太湖水乡湿地,至今有幸得到一个回归自然本色,并加以建设,是一个时代理性人文的感恩。

在一个西溪文化中,是一种对自然的“踏青”,自然的野趣与人文的追溯,是一个湿地建设的生命力体现,景美而深蕴的历史人文,才够我们来品阅着、领会着、感悟着。。。。。。是什么历史原因造就了一个西溪文化,是怎样的一个自然使然形成了一个西溪之地?西溪的历史与西湖的历史敦长敦短?西溪与西湖到底有着怎样的一种共同的文化使然?在杭州城的历史发展进程上,西溪与西湖各伴演着怎样的一个角色?杭州的历史又是怎样的一个历史?杭州中的古航舟在那?古航舟在华夏文明的历史上究竟有着怎样的一个历史发展过程?杭州这地的良渚文化与西海、西溪、西湖文化有着怎样的文化底蕴,,,如何演活了这一历史研究时,如不能从一个民族感、没有一种浑厚的知识积累,对上述任何一个小问题都是无法触及的,这是一种历史缺环。

西溪之地是一个杭州余杭之地、是一个西海之地,从良渚文化上当把华夏文明的全部主线与良渚文化相连接时,西海文化以及西溪文化研究上对历史有一个重大突破时,其有着多深广的现实意义?这对西溪建设仍至良渚文化研究和华夏文明探古上,其深远的历史意义与社会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随着杭州国际旅游城市的建设、以及旅游西进的步伐,曾经与西湖、西泠并称“三西”的西溪,亦成为旅游西进的一枚重要棋子,并随着一个西海文化的研究、建设深入,发现在我们民族几千年历史上(前)一直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长三角太湖流域及其良渚文化中心的中心是余杭之地的西海时――是大西溪时,我们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小“西溪”建设或一个小西湖建设,而是一个大西海建设,我们有更大的蛋糕可分享。。。。。。

西溪得以至今仍被世人记忆,是一种自然的客观存在,是与千百年来的人文的沉积,但真正地能挖掘出西溪文化,却因太多太长的历史风尘,是一种历史的迷失,很难有最精致的宝贵的思想(再现)。然而,一个西海土著人,正是他从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从小承载着这一水域文化的熏陶,使他认识到一个西海文化的存在,认识到一个良渚文化下与华夏文明间有着不可割裂的千丝万缕联系。并且从中,对西溪文化有着更为精致的认识,当一个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时,正是由于缺少一种最难能可贵的人文文化与历史渊源时,他想来揭示这一文化深远的历史背景,为西溪文化建设服务。此时,您有什么感触?

上述西溪文化理念,西海土著人就是想把西溪文脉的条理表达清晰,首先是从一个地理位置上对这一水域的历史形成与由来的解答,并通过对良渚文化研究从一个历史文化源头来阐述这一水域所处的重要地理位置。当牵涉到一个历史与人文的问题时,在后文中,我有必要来对良渚文化进行解答、解读。

西溪存在是因西溪历史与西溪人文,也因有一个杭州城市的存在使西溪才有一个建设的可能。但杭州因什么而生?杭州是因水而生、是华夏民族历史上水中的一条古航舟,从而在历史上我们能追溯到一个良渚文化。

良渚文化是一个西海华夏文化,西溪是西海的西溪、是杭州的西溪,是由于西溪的自然水美与历史的人文深邃。

 

从西溪的美中,来感味民族的水性与历史人文:

“日暮荡轻舟,歌声出深树。空负羡鱼心,莫辨投竿处。”烟水渔庄中,来看看西溪原住民是怎么生活的?在休情中,日暮,轻舟,歌声,深树,鱼心,投竿――处,这就是一个休闲的好去处,是一个世处桃源的境地,是一种修心养性的中国(文)人的最崇尚的情素,这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中最名至实归的向往与去处。西溪建设上,表面是一种自然景色的建设,是一个自然风景;但杭州余杭的西溪,是良渚文化下的西溪,其实质是一种文化建设,是与西湖文化建设有着同曲同声的一种文化归属、复原;如果离开了这一思想建设主轴,那么,西溪的命运将是悲凉的、是不成功的,其生存下去的命运,必定被周边林立的城市一体化所吞没。当我们对此有加注重时,西溪的命运有多长?西溪建设向什么方向发展?是建设者们应该所面临的、思考的重大问题。

“西溪草堂,群峰环绕,交芦怪柳,夹岸通舟。”在山水间,是草堂茅屋;在芦苇飞絮中、在杨柳绿荫间,是一艄公一艘舟一桨一划中在溪中、岸边、芦苇间划动,在动感的、极目远眺水天一色中,郁郁葱葱的堤岸,野草丛生浅滩,是湿地纯朴野性之美;是层层叠叠的与堤塘相连的绿色,如果在秋实中,还能看到远处疏朗的柿子丛林和摇曳的白茅与孤零的草堂。这就是西溪,是我们萦回的梦里,山、水,溪,峰,远景近物,芦、柳,岸,舟,是自然而然的景,是天公作美的色,在此景色下,是一种现代人与远古人共同的生活世界,是体现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人文思想――这已经在告知我们一个西溪建设的方向,凭吊历史、回复过去。。。
  “我为作此图,仿佛梅花墅。”西溪梅墅、香雪屋、探春亭、共山小筑是一幅幅图画,是岁月的手是时间的脚,是天地造化,不需人工的造作,而是一种水天灵感生存的美感,但西溪之地有着更为深广的地域风情,是西溪灵溪水源头至留下镇下的龙舌嘴、是西溪溪北长桥的老人铺、是灵隐飞来峰的起飞处的天竺村、是从西溪上岸烧香的北高峰下的老岳庙、是西溪水域对西海名称留存的西海(角),,,,,是那些西溪古地域名、桥梁水域桥名、村落村名,是那些古老的传承故事和随处能寻访的庙庵、三圣堂、五帝观,每一小地域名称都有着一番历史故事与人文沿革。

“深潭口,非舟不渡,闻有龙,潭深不可测。”在每年端午节里,我们会结伴而来,在同学、朋友相聚的气氛中,来重品龙舟竟渡的传统文化的遗存与西溪湿地百姓的浓情盛意;无论小时的贪心――与姑表姐表妹表兄表弟结伴而至、而是青年时的玩心――同学好友相约而来,或到成家后携家拖小的散心,每至深潭口都是一种文化的回归,是一种心底朝圣的洗涤,是对灵魂的一次再一次的追忆;在心底中,是畅游在一种龙舟文化之间,来感应着历史的时钟、人文文化。在西溪的历史之钟中,是对我们的传统文化缅念,是对我们民族文化源头的追寻。西海的西溪中,西溪的深潭口地,再扩大到仓前的老街口,大陆的龙皇荡、九曲港、毛家洋,良渚港的蚩尤洋,永建的荷花池,瓶窑的关帝庙前,塘栖的水母庙前、三白潭,双溪的堆头、长乐舟枕的塘下。。。。千百年来,从不间断的龙舟竟渡、舟会(蚕花)庙会,承载着一种一个地域的不灭民族灵魂――“龙图腾”,这就是西海之地几千年一直留存的文化传承,是千百年不息的民族精灵在跳动、延续,在诉说着一个千古的水上生活习性。。。。。当我们追溯历史琮迹、追溯文化源头,语言的龙传承上,已经散漫、不可测渡。

“人言西溪梅,不道西溪竹。试问十里香,何如万顷绿。”在西溪独特的天然环境中,“西溪探梅”是西溪湿地的重要一景致,十里梅香香熏着梅竹山庄的一种与远古相连接文化气息,充分体现出其悠久的历史价值,是珍视之谊与爱惜之情。与孤山探梅、超山观梅,以及北沿山十八里梅山,是西海水人的水上生活习性上一种对“梅”的敬意,实质上是“梅”的具体妙用――可以治湿气、能不起痧,与一种水上生活息息相关的“去湿”。。。在西溪独特的天然环境中,竹是最易生长的植物,竹筏、竹舟、竹竿、竹器、竹编,以及竹籍书、毛笔,,,,在这一些中,都承载着一个历史发展过程,是西海百姓几千年间的水上生活中必不可缺少的实用工具与器物,也是承载记述历史的一个最好见证。。。当我们能从梅、竹中(梅与竹间的一种文化因子时),我们能品味到西溪文化的那些特性?从一种表现中,是对一种古老文化的最直接品味。在对西溪文化的建设上,不光是芦苇(飘雪)是一种文化,但梅文化、竹文化中,更有深刻的人文哲理与自然景观建设内容,是充分体现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优雅表现。
  “一阁丛芦上,花晴雪满门。晚风吹不定,凉月忽无痕。”这正是西溪的诗文,并把西溪的景致推崇到极处。在片言只语中,使我们仍能捕捉到一种人文景观中最精华的景象之处,――楼阁与芦丛相伴,在睛空下却芦雪飘落满门。。那一景致,是何其的美妙绝伦,坐拥着这一纯自然的天地,凝固地注息着并直至黄昏,随着一种飘渺不定的晚风中,拥和一轮凉凉的秋月,在雪絮中飘落、飘零,无痕无迹无声无息。。。。依浓重的秋意,旁一泓幽静的溪水,是一种无声无息的通古达今的文化传承,不留踪迹,如同对西溪文化一样不可追寻、对神秘良渚文化的不可解答、对自己民族文化、文明的历史不可追溯。。。或许说正是华夏文化的这一特别的文化内存在联系,使我们对有着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其认识上却只能在百姓的口述语言传承中,而不能来有一个史料证据的证示。。。今天里,这一秋雪庵的民居式庭院样式中,我们追忆着西溪的诗、词、碑、画,从而来品味着西溪文化的精灵。在秋雪庵河埠头上、在石板步道间,是一路文化的散落;步入庵内,从前一进有灵峰下院、圆修堂、报本堂,旁有古时专门为香客做斋的香绩厨,在后一进有启功题写的“溪山最胜”和弹指楼、纪念两浙词人祠堂。这就是秋雪庵的诗情画意。当一个轮回时,我们有幸来从拥有这一芦雪飘落满门时,我们已经倍受到心灵的洗涤,是芦雪带走了一切烦恼与浮尘,象西溪的水一泻满地,不再忧伤、不再忧悉,唯有快乐、唯有幸福下的一种知足长乐,却散落了一颗烦躁的心灵,却拮拾了另一颗聪慧的灵感。。。。
  “明月化为水,随湾放小舟。行来三四里,碎却一层秋。”西溪中最美致时是晚间、明月下,是一个秋天的清风皓月下,如水的是月色,如有灵性的夜空;在空明中,随小舟水流漂零溪间,品月观赏远山近水;在月色下,是一片水天一色,来拥和这大自然恩赐,碾碎了的是尘世间的忧情,修复的是一副美好的憧憬;在清风间,在秋虫鸣乐间中,从西溪水阁泊船晃荡中来真正感受西溪风俗文化、感受到大自然的宁静,摈弃喧哗、注停时间钟哒音,那是升灵华魂,无我无己。。。。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是陆游所著的《临安春雨初霁》情质,但西溪建设上,也不仿借景生景。在西溪内建设一批“古宅”,一种水乡特色的建筑,是小楼、是深巷,这是重现西溪湿地的百姓生活居住的最真实即景。这是湿地原状,是湿地百姓生活的真实世界,如果没有人家没有烟饮,没有村落没有日常起居的百姓,这就不复为一个人·百姓们生活的湿地,农耕、捕鱼。。。各种各样的乡村原貌必不可少、有集市、有民俗的各种活动,这才是体现这一湿地活力的根本。在湿地间有许多的区域规划、布局设置,并有待进一步的设想与有效的建设,能吸引、留住人、留下人的心,能感召各地域旅游人慕名而来,浓兴而还,真正地口味着一个西溪湿地文化与众不同,能是一个最真实的百年前、千年前、直至更为早期的四、五千年的人类生活真实反映,有织布、有制陶、在制玉、有竹编、有造船,有农稼有渔猎,各种手工业的再现西溪百姓生活,这才是一种西溪文化。是竹岛、柳堤、梅园、柿村,是随处而居的舟家、是水洋中的木栏棚、是帆舟撤网,是。。。。

可以说,在西溪湿地公园自然建设上已经步入一个现实的蓝图中,但在文化建设上却才刚刚起步,西溪的文脉还远远没有打开历史、人文的闸门。西溪的文脉与人文建设上,可充分利用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及足够广大区域范围,有充分回旋的建设余地。如何把她建设、设计好,将是西溪建设保持一种特有的特色所在,也是一条与其他各湿地所不同的发展建设路子,形成西溪自己的(历史、人文)特色,这是西溪管理者、设计者、文化挖掘者、建设者所共同面临的新课题。

  评论这张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2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阅读(332)| 评论(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