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3  

2017-06-12 16:3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3  

2010-08-19 09:59:22|  分类: 西海古事 |  标签:西溪  西湖  西海  良渚  文化   |举报 |字号 订阅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3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从西溪、西湖的历史寻找西海 3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西溪的由来

 

从西湖的历史由来上,西湖是一个泻湖。在西溪的由来上,有谁能说说西溪的由来么?西溪的由来是怎样的?西溪是一个内陆海、是西海的一角、是一个天目山苕溪、灵溪的泄洪湖,梅雨季、台风时的洪涝,与雨季后的干燥期,使西海之域(水域水势),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洪涝时是即时间的泽国,干旱时是一大特色的湿地,这就是一个湿地的简便说明。

想那西湖,本是个与钱塘江相连的浅海湾,耸峙在西湖南北的吴山与宝石山是怀抱这两个小海湾的岬角。后来由于潮汐的冲击,泥沙在两个岬角淤积起来,逐渐变成沙洲,并不断向东、南、北三个方向扩展,终于把吴山和宝石山的沙洲连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冲击平原,把杭州城西的海湾与钱塘江分隔开来,原来的海湾就变成了一个泻湖,这就是西湖的雏形。

泻湖形成后,西湖的水也逐渐转为由武林水的周围山溪补给,最终成为一个淡水湖。汉时,西湖仍随潮水的涨落而出没,一直到隋代,湖泊的形态才基本固定。当泻湖正式变为西湖的,湖东沙洲上杭州城逐渐倚湖而建而来,才造就了近二千年来的“人间天堂”的天堂气象才逐渐形成。

从公元前222年秦王嬴政在灵隐山(当时称为武林山)置钱唐县到南朝梁代将钱唐县升为临江郡的漫漫800年,杭州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山中小县,“名声不振,地位不显”。直至隋代大运河的开凿让杭州与外交通,与西湖这个淡水湖解决饮用与灌溉这两个重要民生问题,杭州才成为江南名郡。

从一个杭州的历史形成由来上,使我们想到了一些什么?

想到了,杭州是因之江的潮汐冲击,泥沙在吴山与宝石山两个岬角淤积起来,逐渐变成沙洲围合西湖的沙洲。先有西湖还是先有杭州?这个问题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沙洲形成。如把这一认识再扩大认识,我们能发现一个什么问题呢?那就是之江的潮汐冲击作用,更是这一潮汐冲击作用,它不但造就了一个西湖文化,不但造就了一个杭州城处的沙洲,而且,在一种自然力的作用下,它造就了一个更大更长的沙洲。这个沙洲就是之江北岸的一条大沙洲,从杭州开始,向东北方行进,三堡、四堡、七堡、九堡、下沙、海宁、桐乡、嘉兴、平湖、金山、松江、青浦;并且由此同理在太湖北的长江冲刷下,在环苏北大地上也形成了一条大沙洲,从镇江起始,丹阳、常州、江阴、无锡、常熟、昆山、苏州,至现今的太湖以东的江苏苏州、昆山与上海的青浦一线汇笼,将至这一大长三角洲区域内汇围一个大水域,这就是大太湖的前身,就是一个大西海。正是因为,我们民族的一万年前已经对水域的生活环境十分驾驭,就在七、八千年前就移居到这一“东夷”(东方的语地、鱼地即为夷地,夷、禹通假,大禹是一个更为广大的“东夷”地理位置形成时期的总称·是一个时间分期、或是一个当时对某一集权人合物的转借称呼)的沙埂上,才造就了一个大良渚文化下的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和马桥文化。这些文化是大良渚文化下的文化因子,其一个文化属性是什么?是水,因水而生,依水而发展。但这一文化而生,其水是什么水?是之江水么,不真正是;是长江水,也不真正是;是东海水,那是咸水,也更不是。――是西海水、天目山水。

从这一沙洲上,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一个地域名称的由来上正是上古历史的一种语言称谓,人物对地理区域认识、四至方位的认识上,也就有了东海,有了北海,有了南海,也更有了“西海”、这是我们民族的栖居的水域――即西海·栖海。这就是一个西海形成的历史。

西海在那里?大西海就是这个江浙一带的长三角洲太湖流域,是一个大太湖,是北起镇江,东至苏州、青浦,南至杭州,所天然下自然力形成的一个大孤形的沙洲西岸一线。而且,这个沙洲的海拔都是在五、六米以上,比沙洲以西一线的大部份地域水域的二、三、四米之间要高得多得多。也正是沙洲岸的相对高海拔,形成了这个地域的特殊性,是把整个太湖流域西的一个天目山脉山水,汇集在这一洲埂地之内。在丰富的水源雨季中、台风来时,形成了一个水域泽国,是一个自然力的成因,才造就了这样的一个大湿地的存在与出现。这就是一个大西海大太湖湿地所形成的真正由来。

 

这些――对地理、对历史的演化,也正是一个对西海、西溪的最好解释,也是对流域的历史人文解答的最有力证据,也就证明了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和马桥文化在地理、地域上统一一体性、完整性,也就对大良渚文化是一个水域湿地水文化的最可靠论述。这样下,也就从一个历史上七、八千年的马家浜文化,五、六千年的崧泽文化,四、五千年的良渚文化和四千年后的马桥文化的大良渚文化下,来证实了具有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其主源头是一个大良渚文化下的西海文化,也正证实了一个古籍书《山海经》中所最为描述的西海之域,是我们华夏民族的文化源头。

良渚文化的成因是水,是西海的天目山水,而恰恰天目山水的主流水道是现今的苕溪,也就是四五六千年时期已经形成了的霅溪。霅溪从余杭至塘栖,是途经仓前、高桥、大陆、双桥、良渚、云会、东塘,到塘栖武林头与京杭大运河重合(这一区域是西海,是霅溪产生形成前的内陆海湖的西海),东去博陆、五杭、桐乡、嘉兴,这就是一条京杭大运河的主流向。从一个运河的历史上来研究,运河主体河段本身就在很早的历史上存在,成因是天目山水霅溪水的流向。相对于京杭大运河,就是在我国东部平原水域的最密布区范围,并得到了后期的修整、改道并加以疏通连接,才使航道更主体化。太湖流域的运河,其走向就是依旁着沙洲埂西岸,其水源源头是天目山水,南苕溪从临安而东来,是运河的主出水道,在历史上是良渚文化时期的霅溪走向。为此,在对杭州历史、良渚文化历史以及西溪历史的研究上,有“西海”、“霅溪”二个大名称,却是在长时间内不被史学家、地理学家从史学中所认识、定位,一直对“西海”、“霅溪”在那一个具体地域与位置上不可研究明白、明地;其一个最大原因,是不能定位一个民族的文明发育的源头――在那里?对西海的地理位置不可定位,对霅溪的历史形成过程、消失过程不可认识。其根本原因,是正因为史学家们不能触及到良渚文化的核心内容上,也就无法从根本上对“西海”、“霅溪”的正确地理位置以及人文历史作出最有效的认识,也就无从对良渚文化研究和华夏文明研究上有所重大突破。

对西海、霅溪的认识、认同,这是在对良渚文化华夏文明研究的二个智慧翅膀,缺一不可。从一个真正的意义上讲,如能认识到其一时,对另一问题自然会牵涉其中。“西海”与“霅溪”这二方面的认识是良渚文化的一对翅膀,是一个支(翅)点,也是一个开放(膀)点。七十年来的良渚文化研究,正是由于没有以“西海文化”(水文化)作一个支点,就不能对太湖水域直至我国的东部水域的“霅溪”(运河)水文化、舟文化作出一个开放的思想认识,也就没有了一个华夏文明探古的基石,无的放矢,才会对历史史学研究上无所适从,从而造成对历史研究一无进展。

同理,在对西溪文化的认识上,如何能对西海认识、霅溪的认识,在良渚文化下,西溪湿地建设上有那么多有题材可以运用、充实、降位到西溪建设中去,真正地把西溪文化建设好、建设得富有人文文化、历史品味,可以建设成一个良渚文化的水文化湿地大博物馆,众多的文化因素可以运用到湿地建设中来,有更多、更美妙的项目可以充分体现出一个民族的大历史背景、大人文思想。试想,西溪文化是一个小小的科普文化么?那是不能解脱一个历史臼位、是一种历史的白知、是一种对湿地知识(规划设计)的无知。

这如同对一个人就医治上,我们的历史史学家,不知历史研究不得进展的病根是什么?不知水性,不知华夏民族的根本属性是“水”,不知在对华夏文明源头上有西海、霅溪的存在、及不能真正地查访她们在那一地方、地域。而在西溪湿地的建设上,西溪文化目前是一个无多大历史(史学)、无多大人文,是因为在对西溪文化建设上,不知湿地的穴位在那里?不知如何对湿地的“水文化”进行建设,不无史之本、无人文之源,那么我们的建设者并不是一个良医;而一味地剥离了湿地当地百姓的生活存在,这首选是一大败笔,如同只要了湿地的一个躯壳,却扔掉了湿地的灵与魂,只有那些自然景色而那么苍白无力的;原土著的西溪百姓人,其生活、居住、劳作、文化活动,才是这一湿地具有生气的体现。 

我正是基于这一目的,是为了切实有效地为西溪文化建设,为了发扬光大良渚文化、振兴华夏文明,来作出一个西海人、西溪人应尽的义务。

在太湖流域是一个大西海,后期中“太湖南杭嘉湖平原的抬升,在大西海、霅溪的源头余杭之地、也就是今天的塘栖以西”那个大西海的南角地带的“小西海”――是对西海的历史上最长、最有影响力的“西海”称谓,就是当时四、五、六千年良渚文化华夏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浮玉之地、古航舟之地、具区之地。

 

西湖的整治,杭城纷繁的历史将以一种崭新的姿态,摇曳多姿地呈现于世人面前。城的历史即是城中之湖的历史,那湖,从天然走入人群,见证了千年繁华。而对西溪的建设,是将另一番景致,是城所依附的水域,是湿地,使人群走入自然,来见证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

西湖是一个千年的丽人,西溪是一个风霜五千年古人,而西海则是一个万年的水人,这就是历史。

从西湖文化中,有唐朝的白居易,是白堤,一千二百间留下“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这样佳诗妙句的西湖;有吴越十代的钱鏐,吴越国王,是保淑塔,由于有了:“钱塘富庶,由是盛于东南”杭城以及“。。。况且五百年必有王者起,岂有千年而天下无真主者乎?”的感触;有北宋的苏轼,是苏堤,“西湖景致六吊桥,一株杨柳一株桃。”从而“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样的千古绝唱,使西湖美名声振海内,至今此句还是宣传西湖的绝佳广告词。有明朝的杨孟瑛,是杨公堤,“湖上春来水拍天,桃花浪暖柳荫浓”的唐宋旧观,为西湖再添胜景。

早在十三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就称誉杭州是“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城。”明朝正德年间,日本国使者游西湖题诗感叹:“昔年曾见此湖图,不信人间有此湖;今日打从湖上过,画工还欠着功夫。”

这是西湖千年的文化沉积,但西溪能有比这更为悠久的文化沉积么?谁来解答西溪的文化与历史?这是西湖的美,那么西溪能超越西湖的美么?西溪能赶超西湖的自然与人文景色么?当我们能认识到这些问题时,才是建设西溪的原动力。或许说,天下已经无有一地方能赶超西湖,但当一个西湖出处一个西海母体时,是一个西海下与一个西溪一色的子体时,我们有能力把西溪建设得比西湖更美。

杭州钟灵毓秀,人杰地灵,这是一种人文历史文化。西湖荟萃许多历史人物与传奇故事:越王铸剑,秦皇系缆,李泌凿井、白、苏筑堤……罗隐吟诗罢征鱼,宾王续句灵隐寺,洪昉思一身傲骨,林和靖梅妻鹤子,铁崖吟唱竹枝词,笠翁巧筑芥子园,俞曲园冷泉巧对,盖叫天一技惊天。从帝王将相、骚人诗客的传记中,是“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是正直不阿的于谦,精忠报国的岳飞,是鉴湖女侠秋瑾,,,忠臣良将,义士豪杰也已为人千秋传颂;还有神话传说《白蛇传》、《红梅记》、《梁山伯与祝英台》,,,今古传奇亦已形于粉墨,谱入管弦。这就是杭州这一土地上留给我们的历史人文。

但当我们不仅仅局限于此时,把杭州文化追溯到一个古航舟水文化时,是一个良渚文化,是龙舟文化时;西溪湿地,却正是这一文化的浓缩精华时,我们有能力把西溪文化做得更大、做得更为精彩。

至西溪,如何让人来品出西溪的与众不同的非凡气质,品出更为远古的人文的内涵,这就需要我们西溪人的共同付出。如何建设西溪?如何把西溪文化发扬光大?如何把西溪的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展示给全华夏子孙,并把这一文化大餐奉献给大家?一个余杭的、杭州的西海、西溪土著人,有意来加入西溪建设大军时,在一种强烈的爱乡情结、有所作为、用武家乡与敬业行动,追溯、赞美西溪之美、吐露西溪的历史过去,由此,对于您我,会有怎样的感触、敬意?

支撑起杭州这山青水秀之城,是历史是文化才造就了这文化历史之都,是这一片土地,才造就了名人荟萃之地。但杭州之地的人文历史,我们远远没有真正的深刻地认识与体会到,当我们是一个水民族时,其万年间的文明发展是依托着我国东部广宽的水域时,良渚文化是我们民族在万年间的一个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时,那么杭州之地位、西海之地位将是在我们民族的文化、文明源头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在将来五年或十年间,把一个华夏文明研究定位于杭州时、定位于良渚文化时,杭州、余杭的西海将成为我们民族的朝圣之地。那时,西湖、西溪的门庭将会是怎样的一副情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良渚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源头(之一),西海是我们民族文明的源地,西溪也必将地随着一个良渚文化研究的一个新境界而步入一个最神圣的殿堂。
  西湖的由来、西湖的盛衰是一个西溪的历史翻版,是一个西海消失、湮没的历史总结。几千年间,长三角洲太湖流域草兴水涸,积成葑田,葑草淤泥间,“更时间更年月更人代,湮无西海”,但西海中小块的水地、湿地还在,良渚古人后人还在、良渚文化的渚语口头传承故事还在,西湖是其一,西溪是其二。

在西溪,挖掘河泥,疏通河流,重砌堤堪,培植湿地草滩,种植名贵花木,把榛莽丛生的荒滩变成了群芳荟萃,奇树咸集的旅游胜地,这是一举措。但西溪最具生命力的是西溪文化,是西溪湿地内几千年的民俗风情,是一个不可割裂的百姓生活,可以说民居、集镇集市、农村风貌,是祖辈为居的农户而栖息的家园,应该是这一西溪主体建设上不可摈弃的重要一页,是不可与缺的人文、人生风景线,是一种百姓水生活、是一种水居民调,是对千年间的民间故事与传说在这一地域的留存,在这一方面建设才是西溪人文的最精华之处,需要大量有志、有心、有才之能人的参与、挖掘,为建设西溪文化建设服务。

湿地最精致的自然景色,是一种有别于西湖的湖色,因把西溪的水比西湖的水更具美丽亮色,在晨间晚昏时时时变幻的神奇景色中,让每一个到西溪的人从今天的现代中来回复 到历史的昨天,来映照出西海文化、华夏文明的历史,知新而温故,这才是西溪人所作所为的大事,是为杭州历史传承上而留传下来的活史册,是历史的见证,是人文文明的传承。

为什么浙江吴越之地“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为什么会有一个杭州的出现与西湖的存在?这是历史的一个必然经历,是良渚文化,是一个大良渚文化,是一个华夏文明的水文化,是一个水民族的龙舟文化。在一个西海土著人研究了二十几年,当对其有一定的认识与体会时,从而对西海文化、西湖文化、西溪文化有着比任何人有着更深、更广的认识时,西溪的建设大军中,是否需要他?

在浩如繁星、颂咏西湖、对杭州的诗词歌赋赞篇中,北宋柳咏的《望江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山献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然而对西溪的建设上,如何再现西溪的胜景?

湿地鱼鳞塘塘上的杨柳烟雨,,云树绕堤沙,风轻绿翠,风雨秋月下是怒涛卷霜雪,。。参差着千家百户水乡人家?这是西溪百姓的生活天堂。在西溪的建设上有比西湖更多的回旋余地,更能体现江南水乡的特色是西溪的百姓富裕,集市的熙攘,是水乡渔业之民俗,是蚕桑丝绸之乡村,竞相奢华。远山近水,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是农家的天伦之乐,是一副美好的生活憧憬,这就是一个对西溪的现实生活世界的复制,也是当今西溪建设者们、来西溪观光人所追求的最佳的境界,是奉献给大家的一种文化与历史的精粹理念。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品不尽的是杭州,但杭州并不仅仅只有一个西湖,而且有一个西溪,更则有一个西海,品不尽的是历史人文、是一种文明源头。

在西湖有许多著名景点,如人们所说的一堤担二景,即断桥残雪和平湖秋月。以及北山的宝石留霞,孤山的西泠印社,皇家藏书楼文澜阁,岳王庙,省博物馆,还有纪念“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先生的梅亭。沿苏堤则有曲院风荷,阮墩环碧,苏堤春晓,三潭印月,花港观鱼,雷峰夕照。这些景点景色,其文化的沉积如想在西溪间有同样的文化出现,那有待于我们西溪建设的大智慧,是要集大智慧所能成,要开拓出比西湖的人文更为深远的文化渊源才能营造出更美妙的景致。

西溪,能建设到怎样的程度?能建设出比西湖更为精美的景致?那就得借助于历史、借助于浙江的山水、借助于西溪的母体西海文化即良渚文化,才能超越西湖的美、西湖的人文,这需要经历十年或更多年月的建设与设计、挖掘,才能把西溪演活,这才是西溪建设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的方向。

如何在景致、景色,人文上对西溪建设?西海土著人有一个大致设想与规划,是以水文化为一个历史的源头,来演泽西溪文化,把西溪的原生态、原岁月风貌、原风俗乡情,来使西溪富有生命力。

西湖的景色是一片水,是一个湖和几条堤;而西溪的特色是许多若干的湖、塘与无数的堤;西湖中的岛不多,而西溪中有众多的小岛和无数的桥、无数的村落、无数岛、无数的地域历史由来,这就更加有利于西溪的规划建设;西湖的景致更多的是周边环湖的特点,而西溪的特点是湖内是堤中岛内。如何演泽活这西溪内的文人景色,是西溪建设上的一个大问题?如何把原西溪的原居民状态、集市、劳动、生活再现,是西溪湿地建设的一个主流?村舍、小桥、碎路、茅棚;捕鱼、农耕、桑蚕;庙寺、庵堂、道场;龙舟竟渡,喜庆节日场景,说书社戏,民间传说,地域地名由来。。。。西溪的建设在于一种天人合一、返璞归真、充满野趣的历史风貌思想回归,把西溪的景象中再现“人间天堂”的水域世界风貌。

对西溪内的桥、堤、岛的命名是一个具有学问见识的尝试。

建一西溪民俗的集镇集市、建一主步行临水堤坝廻廊,有一群依水旁河主体的古建筑、有藏书楼、有戏社台、有说书茶楼,以及有足够的免费的休闲场地、场所,避雨为主,遮阳为辅,能人散得开,有遮避停留的一面,每一处是一景点是一个凭古之处、是附雅之地、是还俗之方,可人工建小山,建祭祀台、点将台,这也不失一个好方法。

在农村农家中,复古一种“舟姓鱼户”婚庆节目,是休整水乡的风俗民情,来开办酒席,其活动过程也是西溪湿地景观的一大特色。迎娶婚庆的气氛是西溪农家的必可可少的节目,以龙舟迎娶新娘,沿河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是农家的习俗文化是西溪文化的一个新奇方面。

西溪有众多的庙寺、庵堂、道观,对这方面的建设,是复古气息的一个重大方面,是老婆婆们的诵经讼佛,木鱼声、佛音嘹绕。。。西溪中有的是白庙、范村庙、钱村庙、老人庙、五郎庙、龙泉庙、寡山庙、朱庙。。万瓦寺、光明寺、圣殿寺、灵源寺。。。天竺庵、秋雪庵、烟水庵、交芦庵、曲水庵、茶师庵。。。

在连绵水域湿地中,来造就更多的景致,依山旁水、山抱水环的田园水乡景色,这才是西溪真正的主题。水域中,有白浪滩、白荡滩、清石滩、杨家滩、小墩浪、双港浪、下水埠、横港头、夹荡湾,那是水域泽岛;

有浜口、西坝、西杨复圩、龙圩、龙头圩、登云圩、灵隐圩、河东华、笔杆圩、石砍圩、全家墩、麦子墩、狗污塍、青墩、双港廊;那是水域民生家园;

有乌之洋、千斤洋(千金洋)、千斤角、深潭口、小脚洋,那是水域泽国;

有田肚里、田畈里、桃树斗、天竺斗、宣相斗、大船头(大沙头)、野塘头、茶花村、竹园篷、密竹金、桑园林、桑园蒋、大树下,那是水域植物王国;

做活西溪的桥文章,石板桥应该是一大特色,墩桥相连,岛桥相通,高桥、独木桥,吊桥、廊桥、石拱桥,单孔桥、多孔桥,好的桥名、好的神奇故事。有天竺桥、永济桥、永福桥、断桥(头)、五九桥、木桥头、光明桥、邱桥、兆和桥、横板桥、原兴桥、五郎桥、忠字桥、贝家桥、双龙桥、杨家桥、举家桥、隆兴桥、南高桥、会源桥、石华桥、通义桥、西行桥、齐北弓桥、女儿桥等等,这是西溪的桥文化;

有许多历史典故在地域名称上反映着,龙章、五常、东岳、西海、西坝、西包、双龙、老人铺、南草荡、三年郎、小上海,每一地域名称下是一个古老的故事;有龙舌嘴的复古,有小龙舌嘴的怀古;有断桥(头)破龙脉的民间故事;有天竺村从这里飞离的天竺神话故事;有留下镇留下·留话的一个渚语中世代间良渚西溪古人的一个口头语言传承故事。

西溪的美,不单单在自然风景。浓郁而独特的人文气息使西溪比西湖更名扬四海。西溪比西湖更有魅力而在于其自然景色与悠久历史人文,在这里吟风弄月,修身养性,消磨时光,吸引的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词赋。当西湖有着这样一个卵生的同胞“西溪”时,有着更为精致的风景景致时,那又会产生出更神奇的故事?

当我们能捕促到上述的西溪湿地的人文沿革,来增添西溪的文化建设时,能从攘来熙往的游客中,来提升一种文化品位、来解读历史渊源。如有一种良机,西溪人将踏遍西溪的每一寸、走访西海的原生西溪土著人,来撷获西溪的历史传承,为西溪建设增添人文景观、历史史料。

这就是一个西海西溪人的心愿。

                       二00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于西海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