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转载】20170225踏雪猫路登云梯 相约鹅屋天生桥  

2017-06-12 16:5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滩村---天桥村---猫路---天生桥---鹅屋---猫路---沙滩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俗话说“三九四九冰上走,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就在“河开雁来”、春回大地之时,预报中的一场暴雪终于在隆重登场,对于这个冬天来说,这场雪可算是第一场有些模样的雪,雪下的很”“,鹅毛纷飞,只是时间显得短了些,仅一个来小时的”暴雪“就积起了厚厚的一层,但因“生不逢时”,第二天就化为了春水,因而那首调侃在冬至当天下雨而热传于网落小诗,“这天竟然下雨了,是冬辜负了雪,还是雪背叛了冬。。。。。。”而今又改头换面,再次在微信群中热传,“雪,你本该是冬的伴侣,却跑来做春的情人。。。。。。”

        下雪的当时,微信群中纷纷晒出各地下雪的盛况,也有不少驴友嚷嚷着要进山赏雪,但“请不要在你拿工资的地方玩手机”的热帖也时时提醒着驴友们“请不要在你拿工资的时间进山赏雪”,于是乎,众驴期盼的周六的出行贴出现了:石咀---达连磢---磨掌---鹅屋---天生桥---猫路,哈哈,一次既偏僻又有强度的线路,而且上山下山的路都是在悬崖峭壁上盘折崎岖的石阶山路,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线路是因这里大都地处背阴之地,也少有驴队涉足骚扰,其实就是想在融雪之前再次踏雪太行山。

        清晨,伴着朝阳,车轮飞驰在太行峡谷之中,四处枯黄的山野偶有零星的残雪,多少使得赏雪的情绪有些失落,但经验告诉我们,大山深处气温低,背阴之地依旧会白雪皑皑。行车途中,队长主动邀约部分弱驴直接走猫路上天生桥,再原路回返,一改往日的强驴风范,原来是队长夫人今日“御驾亲征”,队长要守“护驾之功”,为使原路回返的线路能丰富些,队长说上山时可从天生桥下面穿越,下山时再从天生桥上面通过,就这样队伍兵分两路,相约鹅屋。

        一路人马按照出行计划走石咀上达连磢,我们则从沙滩村上猫路。猫路是这一代颇具名气的户外线路,以悬崖峭壁上崎岖盘折的石阶山道著称,因当年杨六郎躲避追兵时由山猫引路而得名,加之山顶之上那个曾有金鹅在此筑巢而得名“鹅屋”的名号,再有山崖间鬼斧神工的天然之作——天生桥,历史的传说和自然的造化使得这条线路蜚声户外,我们曾多次在不同的季节穿越此线,不过,今日能踏雪而上还是第一次。
 
        过天桥村,雨季泄洪的河道中就可以见到皑皑的白雪了,远望垂直陡峭的山崖,一条白色的山道像一条隐约的虬龙盘卧于山崖之上,这就是猫路。据说是1979年由山上的鹅屋人民公社和山下的桥上人民公社同时发起修路,上下齐头并进,依山就势,因地取材,把原本的山猫野路建成了现如今盘折崎岖的石阶山路,只是近年来山上山下修通了宽敞的盘山公路,这条荒废的猫路已成了驴友们竞足的户外线路。

        猫路上的积雪洁白纯净,白的像砂糖,又如细沙粒般松散,没有一丝融化的痕迹,以至于几位美驴挑起的雪战都攒搦不出一团像样的“雪弹”,抛洒在空中的雪沙沙粒粒、纷纷扬扬的飘落,如天女散花。如此松散雪粒没有想象中的湿滑,但在崎岖陡峭的石阶山道上大家还是格外谨慎,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毕竟即使在无雪的状态下攀登猫路也得格外小心。好在今天我们担负“护驾”重任,队长也不像往日“少拍照快走路”这般的催促了,而是紧跟夫人的鞍前马后,随时拿着手机为夫人拍照留影,还时不时冒出几句“媳妇儿,扭头”的呼喊,我等喜爱拍照之人也时不时插科打诨地喊上几声“媳妇儿,扭头”,在需大家配合拍照之时都会喊上一句“媳妇儿,扭头”,以致于到最后当有人喊出“媳妇儿,扭头”时,所有的驴人都会停滞在陡峭的石阶上转身弄姿、寻找镜头,然后爆发出“媳妇儿,扭头”的欢笑。
 
        盘折拔高,来到途中的垭口,迎来一束阳光,远处的天生桥隐约展示着风貌,横跨危崖之间的“天生桥”与人工打造的拱形石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或许“赵州桥”的设计灵感就来自于这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启迪。我们曾经从天生桥下面穿越至此处垭口,今天打算要从垭口反穿至天生桥的下面,只是这里常年少有驴队走动,灌木荆棘丛生,外加向阳面的积雪已开始融化、湿滑,我们向下探行一小段后便放弃、返回,继续向上走松树林。
 
        天生桥位于两崖之间,但海拔远低于山顶的公路,拜望天生桥后还要再次拔高回返,因而当我们走出松树林,来到山顶的公路,虽已是正午,也顾不上在一侧的鹅屋乡休息、午餐,便赶往天生桥的入口。这里的积雪由于光照融化,断断续续,泥泞不堪,特别是下行时的土坡很陡、很滑,队长牵扶着夫人溜滑趔趄地下行着,几次提醒队长为夫人穿戴冰爪,都是大咧咧无所谓的回应,在我等再三催促下终于为夫人穿上了冰爪,这才发现我们真的不解队长之意,穿上冰爪、健步如飞的夫人那还用得上队长所献的殷勤和搀扶啊,哈哈,坏了队长表忠心献殷勤的好事儿。
 
        再次见到天生桥,依旧震撼如初,走上天生桥面如穿行一道普通的山梁般平常,跨过山石、穿过松枝,只觉一侧悬崖峭壁上倒悬的冰瀑如千尺飞流跌入天坑,令人心颤目眩,走过桥面,选择最佳的观景点回望,一道彩虹飞架南北,又如一道顿开的天门。不满足在一个点上观景,可这里向下的陡坡满是泥泞,冰爪对付冰雪还行,根本应对不了泥泞,小心谨慎地攀拽着一旁的灌木枝杈下行,寻找更好地角度,留下一张驴人走过天生桥面的图片,只是在壮阔雄伟的天生桥上,几位驴人的影子仅如蚂蚁般大小,更使得拜望者感悟大自然面前的伟大与渺小
 

        两过天生桥原路回返至公路口(踏浪在此处为我们看守背包),为等候队长夫妇我们便在公路旁开饭了,此时,那队走达连磢的强驴们在鹅屋饭店午餐后也赶来拜望天生桥,说已经2点多了,看完天生桥就从猫路下山,原本我们担心下行猫路时积雪的湿滑危险,曾有过走瑛姑峡的想法,但因时间的因素,我们在午餐后还是选择了沿猫路原路下山。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特别是下行猫路这等陡峭的山路,而且还有积雪,更需格外的谨慎小心,好在山道虽然陡峭崎岖,但都是盘折的石阶,只要稳扎稳打,不会像走在陡坡上时的光滑。大概是下山的谨慎,队伍拉开的距离很长,偶有几声狂喊长啸的呼应,基本上也都是三五成群的各自为战,当赶到山下的沙滩村,竟然平日里常任“收队”职位的身后还有几人仍在猫路上盘折下行着。


        在等候后队之时,驴友大象练习表演的“百发百中”的弹弓神技引起我的兴趣,便讨教瞄准之法,操弓练习,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得其要领,频频击中目标,更激发了兴趣,询问得知网络之上关于弹弓的装备、练习的教程、感受交流的弹弓社群等等内容丰富多彩,看来如驴队人手一把弹弓,在遇到山鸡野兔之时,十把弹弓的“饱和式攻击”,足可以添加额外的收获也会为驴途增添更多的喜悦。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太行大峡谷中的沙滩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远处垂直陡峭的山崖上隐约可见白色积雪覆盖的盘折的猫路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进入泄洪水道,已现皑皑白雪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回望来时的山谷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进入猫路的拔高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猫路上的皑皑白雪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猫路上陡峭的石阶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峭壁上记载着猫路完工的时间,一九七九年八月六日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盘折的猫路,皑皑的白雪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攀爬的艰难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媳妇儿,扭头!” ,成了拍照的口令了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猫路上回望山下的沙滩村和天桥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女散花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四大媳妇儿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媳妇们都玩儿疯了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哈哈, 谁给俺灌了一脖子雪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来到哑口,见到阳光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哑口处,远望天生桥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竟然向摄影师发起雪弹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这下知道是谁灌咱一脖子雪了吧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本想从哑口处穿越至天生桥的下面,由于灌木荆棘和融雪的湿滑,我们重有返哑口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从哑口继续上行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队长护驾有功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再望天生桥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老虎与大象合影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穿越松树林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出松树林右望,远处的村子就是达连磢,另一队人马就从那里走出山谷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山上的梯田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来到山顶,困难危险的地段过去了,媳妇们开始上演宫廷内斗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山顶上平坦宽阔的公路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下行天生桥的路面坡陡雪滑,队长就是迟迟不肯给媳妇穿戴冰爪,原因你懂的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来到天生桥面,犹如一道普通的山梁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生桥面上的松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生桥一侧的冰瀑、天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队长护驾夫人走过天生桥,此时如鹊桥一般  
20170225踏雪猫路梯  再登天生桥 - 望云飞 - 望云飞
也记不得是第几次在此留影了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生桥上的驴人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生桥全貌,据说此桥跨度50米,高200米,宽5米,厚10米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每次到鹅屋,都会在此就餐,那队强驴就在此午餐,不过我们在公路旁午餐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鹅屋村后上行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俯瞰鹅屋乡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原路回返再走猫路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队长依旧鞍前马后护驾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俯瞰沙滩村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小心翼翼地下行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快到山下了
20170225 - 望云飞 - 望云飞
 山下的沙滩村也开发了许多的农家院,石头屋就是一家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