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战争年代 肥城县的地道战(原创)  

2017-06-25 11:0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争年代 肥城县的地道战(原创)  

2009-09-29 09:40:49|  分类: 史志资料|字号 订阅

 

 

                                                                展 广 植   

 

《孙子·计篇》:“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察,即对战争必须慎重考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肥城市人民为了隐蔽自己,打击敌人,曾采用依托地道坚持对敌斗争的战法。在战争初期面对敌人的进攻,群众往往躲到地瓜窨子、地堰和山洞内隐蔽自己,并伺机打击敌人。如1939年5月在陆房战斗中,我军民曾躲藏在肥猪山南侧距地面约150米高处的一个山洞内,并据此向山下的日军射击,毙伤敌人十数人。次日,为躲避敌人的疯狂报复,大部群众躲进地堰内,东界首村的胡树宝夫妇带着8个月的女儿也同时和乡亲们躲在一起。女儿因饥饿哭声不止,为防止搜山的日军听到哭声,给大伙带来突难,胡树宝夫妇用衣服将女儿紧紧地搂在怀中,孩子被活活的窒息而死!为了改变自卫和反击的条件,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共肥城县委、肥城县政府吸取了华北平原抗日根据地军民,在敌人“残酷”扫荡的情况下,挖掘地道同敌人进行斗争的成功经验,曾行文至各区“号召和动员各区在有条件的村庄挖掘地道”。据知:至1947年,全县所辖各区均有行动。尤以五区古店、车庙、新胜一带;二区荣华、大柱子、刘台等村;三区站北头、翟家杭、王台、西虎门等村,在挖地道的工作中成绩突出。地道纵横交错,户户相连,村村相通。地道内有生活、防毒、防水、防火、战斗等设备,这种斗争形式,对隐蔽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泰西地委、泰西军分区、肥城县党政军和群众,并打击敌人起了重大作用。

仅三区就有地道100多条长约76公里,以站北地道最为有名。站北头曾用名安临村,位于安临站镇驻地偏东北1公里处,济兖公路由村西侧通过。隔济兖公路西与翟家杭村相对,北邻邓家庄,庄东有安风河流过,隔河东侧为西马山,高355米,东北有马山,高394.2米,鸡山,高256米,光山,高365米,西北有胜山,高271米,偏西南有凤凰山,高422.9米。该村在多山环境中,天然的成为一块小平原区域。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挑起内战,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山东,新五军邱清泉部进入肥城,民不聊生,为保存自己,打击敌人,站北头村党支部书记李恒贞按照区委指示,积极发动组织群众,依规划方案,实施地道的开挖工程。除指定专人站岗放哨外,几乎全民投入,日夜奋战,至1947年底,地道已初具规模。

站北头村的地道:

东西长3华里多,为地道主线。自站北村西部下挖向西从济兖公路底部穿过至翟家杭村,再通向王家台村。

南北长2华里,此段为绕村四周的地道,地道高约1.6米,宽约80公分。地道内设有卡口,作为防水、防火、防毒、防敌侵入之用;通风口多设在碾道、  磨道、井筒、地瓜窨和沟崖处;四周设有出口13处,暗堡20多个,在村内地道偏南部正中处挖有一个较大的地下室,供开会之用。

在站北头村的西北部,靠近济兖公路处,设有明堡一个,高约1米,其四周设有瞭望孔,明堡周围在约百余米处的交通要道埋有用黑色火药填充的石雷,有拉绳连进明堡内。

地道不论东西主线和南北绕村线路均为曲线形,地道的开挖工程共动用土方320万立方米,按计划还没有全部完成,却因敌人的进攻而被我党政军民应用上了。

1948年3月2日(古历1月22日)三区区委书记阴毅民带区队、民兵联防队袭击了二区(仪阳)大桥村的三区还乡团王占成,击毙一人伤数人,并缴获美式步枪一支。阴毅民同志回忆说:“三月四日,我们正住在站北头,罪大恶极的还乡团头子王占成领着国民党十二军一一一师的一个营(注:另说国民党73师15旅一个营),于下半夜包围了站北头,企图将我们一网打尽。当时,被敌人包围的有三区区委和区队30多人”。

战斗打响后,敌人没有走南北向的济兖公路,而是从村的东北角偷偷地逼近站北村,当时,岗哨虽发现有动静,但因天色黑暗辩不清敌友,一旦面对面认清敌人后,三区通讯员王志田和区队队员李恒河,已无力反击而被敌人捕获了。

听到枪声后,区委会副主任王芝印即带领一个班,强行向站北村西南胡树林冲去,但被敌人的火力阻回。这时,天已大亮,四面是敌,敌众我寡,无法突围,只有下地道了。

据知:站北村内的地道入口有多处,而大都分布在村内的各民家。原三区区委书记阴毅民说:“我和区委委员张吉冉同志和十几个区队队员,都聚集在街北院内的一个地道入口处,当时,有一团的一个伤员叫王明池,正在三区疗养,很有作战经验,他利用院墙的有利条件,和两个区队队员守卫着南墙,几次射击把进攻的敌人打了回去,保证我们顺利地进入地道”。

敌人十分狡猾,密切的搜寻和监视我地道的入口处,当守卫的王明池等三人进入地道时,敌人也紧紧的跟进,通讯员李志传发现后连打几枪,逼使敌人龟缩回去。面对着地道口无法进入,敌又生毒计,他们将柴草堆集在地道口,点火熏灌地道,地道内的干部群众立即用棉被和棉袄将卡口堵住,烟火反扑向敌人。

向西突围的同志大部突出去了,只有安风旺(西陆房村人)同志被阻击回来,他本想钻入地道,但惊慌之中跳入了王老七家中的地瓜窨子,被敌人扔下的手榴弹炸死而牺牲了,敌人发现了庄西通向翟家杭的地道,就强迫群众挖掘,当即将挖开时,幸我县大队由贺庄派出一个连准备进攻敌人,而陆房和安临站的民兵,在区干刘爱英的带领下,也追击到站北头村以南,此时,枪声大作,敌人难辩虚实,地道又不能挖开,在相持近四个小时后,敌人无奈于十一点左右收兵向西北方向逃窜了。据孙光金同志(注:站北头村人,市物价局退休干部)谈:“站北头村发生地道战那一年,他才十岁,听到枪响,就被父亲拉着躲进了地道。在地道内区委、区队的干部战士来回走动,策划反击和突围,十分忙碌,群众则静坐在地道内,很少走动,上午约11点左右,忽听地上咕冬、咕冬如雷鸣般的响了十数声,事后得知是敌人在撤退时将明堡四周埋设的石雷拉响了”。

是役,除安风旺同志当场牺牲外,被俘的王志田、李恒河、孙光才被杀害!事后,区委为牺牲的同志召开了追悼大会,并被评为革命烈士,祝他们永垂不朽!

阴毅民同志说:“这次战斗是在敌我力量悬殊,又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没有地道,后果不堪设想,这充分显示了地道战在隐蔽自己和反击敌人的优越性。”

五区车庙村的地道,除战时隐蔽抗日军民外,在1947年冬的一天,还乡团包围了该村,放哨人董传森立即敲响了警号—梆子,区队及村干部和群众,立即躲入地道,并依托暗堡向敌人射击,打死打伤六七名敌人。气急败坏的敌人放火烧了几个明堡(迷惑敌人的假堡),就狼狈撤离了。当时,明为伪保长的李振阳(注:实为地下党员),他曾在自家的地道多次掩护县区干部脱险。

二区的地道在战争年代,也曾多次隐蔽自己和打击敌人。例如:(1948年3月2日,驻在县城的国民党73师15旅的1个团和数百名还乡团包围了荣华村,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在区委书记刘正杰指挥下,区委干部和区武工队迅即转入地道,并依托地道的优势与敌激战5小时,打死敌连长1人,伤敌10余人,我区武工队员1人负伤,最终击退了敌人。

刘台村地道处仪阳乡政府西南4公里处,位于济兖公路西侧,地处丘岭,因座落在一面靠山、三面环沟的台地上,故名刘家台,该村在东侧刘家山头西麓向东南方向挖掘地道,全长800米,高1.7米,宽80公分,在战争年代,曾起到隐蔽自己、打击敌人的作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因其周边广植桃树,每年桃花节成为重要旅游景点,该地道经整修、加固、增设照明后,人称“华东第一地道”,游人必步入地道内观看,成为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笔者认为:“《孙子·形篇》: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这对于军事斗争是有道理的。

注:本文参照了《难忘的历程》阴毅民著,和有关资料,撰写而成。此文入选<志海心曲>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