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一)(转载)  

2017-06-06 09:3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一)(转载)  

2017-04-12 17:06:47|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一)(转载)

展 广 (转载)
(2007-09-17 12:05:09)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

——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一)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当年9月,美军登陆仁川,战局急转直下,10月,美韩军越过“三八线”北犯,朝鲜方面告急。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奉命“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地面部队开始陆续入朝参战。

    最初在中、朝、苏三方紧急协商出兵援助时,原定计划是中国出动陆军,苏联派空军,共同帮助朝鲜应付危局,保全半壁江山。这现在已经是公开的事实。然而苏联方面却突然变卦,菲里波夫同志(斯大林的代号)先是致电中方,称苏方尚未做好准备,“须待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内才可出动空军支援志愿军在朝鲜的作战”。相比之下,中国方面对朝鲜小兄弟就耿直多了,毛泽东复电正在苏联谈判的周恩来,言不管苏联空军是否按期出动,中国都将先行出动入朝。

    10多年前笔者在读到平生第一部关于朝鲜战争的报告文学《黑雪—出兵朝鲜纪实》(叶雨蒙著)时,深刻的记得里面曾生动的描写,当周恩来将这一消息通报菲里波夫时,伟大的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同志眼眶中有激动的泪花闪动。

    1950年10月,空军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专门研究组织志愿军空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有关问题。会议确定,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训,以老带新,轮番参战的办法,执行“积蓄力量,选择时机,集中使用”的作战指导方针,在战斗中锻炼部队。同时,决定加速组建航空兵部队,成立志愿军空军指挥机关,对参战部队进行突击训练,向苏联购买新式喷气式作战飞机,对东北地区的机场进行整修、扩建。空军还决定,在正式参战以前,以飞行大队为单位,组织航空兵部队进驻前沿机场,选择有利时机,进行实战锻炼。同年12月4日,毛泽东对空军确定的参战方针表示同意,指示空军“采取稳当的办法为好。”

    1950年10月,空军第1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4混成旅旅部机关及所属驱逐机(歼击机)第10团,由政委李世安(后任空军顾问)率领,从上海调驻东北辽阳,接收苏联第151空军师(又称别洛夫空军师)装备,开始进行战前突击训练。同月底,空4旅改称空军第4师,下辖第10、第12团,装备米格-15型歼击机60架、雅克-12型通信机2架,空3旅旅长方子翼(后任空军学院顾问)任师长,李世安任政委。

很快,苏联方面也作出的反映,来华援助防空的苏联空军航空兵部队开始奉命向东北地区以及中朝边境集结。11月,苏联空军第303航空兵师师长罗波夫率1个飞行团32架米格-15型歼击机由苏联远东地区秘密进驻安东浪头机场,负责保卫鸭绿江大桥及我境内重要目标。12月,苏联空军第50航空兵师师长巴什盖维奇率部2个团由鞍山进驻安东浪头机场。上述苏空军部队事实上从一开始就参加了抗美援朝空中作战。据最近出版的《中国空军百年史》记载,自(1950年)11月1日起,苏联空军飞机开始出现在朝鲜上空。11月上半月,即取得击落美国飞机23架的优秀战果。

    11月,人革军委决定,调中南军区空军司令员刘震(后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负责准备组织空军部队参加抗美援朝空中作战,原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段苏权(后任军事学院政委)调1航校学习飞行,后改任空2军首任军长。

    1950年12月,驻中国东北地区沈阳、鞍山、安东等地的苏联空军空军及防空部队统一整编为第64歼击航空军,别洛夫任军长,该军辖第28歼击航空兵师、第50歼击航空兵师和近卫第151歼击航空兵师,共6个歼击航空兵团。同时,苏联空军派出以克拉索夫斯基中将为首的作战指挥所,进驻安东,负责指挥苏空军在朝鲜的作战行动。

    由于苏联空军参战的史实近年来各种资料披露较多,且各种资料真伪程度难辨,因而我在本文中重点只叙述志愿军空军沿革及战绩,除与志愿军空军相关外,不再过多涉及苏空军的作战行动。

    12月4日,空军正式向空4师下达作战命令,要求该师以大队为单位轮番进驻安东进行实战锻炼。15日,空4师师长方子翼先期到达安东浪头机场,与苏空军巴什盖维奇师长协商部队参战有关事宜。21日,空4师第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后任4航校副参谋长)率副大队长李宪刚(去世前任空12军副军长)、中队长赵明(后任空2军副军长)、飞行员张洪清(后任空3军军长)、孙悦昆、宋亚民(后任空11军参谋长)、褚福田(后任北空副司令员)、吴奇(后牺牲)、赵志财(后牺牲)、魏梦云(后牺牲)等10名飞行员,驾驶米格-15歼击机由辽阳空转至安东浪头机场,28日开始战斗值班。

    12月中旬,空军后勤部政治委员杨尚儒(后任空军后勤部长)率空后郑洁曙、王诚、李进洪、梅家善等及工程技术人员先期入朝,了解在朝鲜修建机场有关情况。

    1951年1月17日,空4师第10团团长阮济舟(后任空6军副军长)、政委许乐夫(后任空军副政委)率团部及第29、30大队进驻安东浪头机场参战。5天后,1月21日,首批进驻浪头的该师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率8机出战(其中2架因故未出动),在友空军8机掩护下,至安州附近上空寻敌作战,李汉击伤敌F-84型机1架,志愿军空军首战取得胜利。战斗中,我6号机飞行员赵志财被美机击中,跳伞后壮烈牺牲。

    1月23日和29日,28大队两次出战。其中23日的反封锁、反轰炸空战虽未取得战果,但我机群面对敌机10余架对我浪头机场的突然袭击,冒险强行起飞升空作战,有效保卫了我浪头机场安全,锻炼了部队。29日,美机大规模突袭安州车站和清川江大桥,李汉率8机随友空军机群出航,在定州上空击落击伤敌F-84型机各1架,实现了志愿军空军首次击落敌机的重大突破。

    首开战绩的李汉原本也应该有辉煌的前程,事实上抗美援朝空战正酣之时,他便由空4师10团副团长调任空联司飞行技术检查主任,后赴苏联红旗空军学院深造,归国后任航空兵师长。可惜因生活作风问题,他本人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降职为航校副参谋长(正团职),1983年12月离休。1988年7月,作为“三八式”的老干部,他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1951年2月2日,空4师10团由浪头撤回辽阳机场休整。3日,该师第12团团长赵大海、政委白惠民率部进驻安东进行首次实战锻炼,8日起,12团开始担负作战值班。该团原为空3旅第7团,1950年11月16日调归空4师建制,改番号为第12团,全团全为新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不足80小时,基础较差,为慎重初战,空军决定,12团初参战时,一次战斗出动最多只能起飞4架飞机。

    与10团相比,12团似乎出师不利,10和12日,在两次战斗出动中,接连发生两次严重飞行事故,副大队长曲广文、飞行员纪正清、吴振海、贾斌仁先后机毁人亡,一仗未打就自己“报销”了1个中队。3月2日,针对敌机到清川江以北活动较少,战机不多,且安东地区濒海,初春雪雾天多,影响部队战备训练,根据空军决定,12团转回辽阳整训。

    1951年2月,苏联空军第28、第50歼击航空兵师奉调回国。3月下旬至6月中旬,苏空军第303歼击航空兵师、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各辖2个歼击机团)分别进驻安东参战。

    1951年3月15日,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在辽东省安东正式成立。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刘震任司令员、党委书记,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兼任副司令员,志愿军第39军参谋长沈启贤(后任空军学院副院长)任参谋长,空4师政治委员李世安任政治部副主任,后任主任。空军后勤部政委杨尚儒任后勤部长,中南空军工程部政委李学炎(后任空后顾问)任后勤部政委,华北军区空军工程部部长金生(后任3机部1局局长)任工程部部长,盛翼联(后转业任长沙矿冶研究院党委副书记)任工程部政治委员。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工程部,编制800余人。同月16日,根据中朝两国政府关于组建联合空军指挥机构的协议,中央军委致电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为加强中朝空军在朝作战的指挥、机场修建以及参战准备事宜,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急需成立,干部人选以刘震任司令员,王琏(朝鲜人民军航空局局长)、常乾坤二人为副司令员,沈启贤为参谋长,李世安为政治部副主任。31日,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成立。4月25日起,空联司正式担负作战指挥任务。

    1951年3月20日,人革军委致电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司令员:朝鲜机场修建在人力、物力、运输、掩护诸方面都不可能做到同时动工,只能采取逐步推进的方针。第一步由我方负责先在平壤以北、安州以南地区修建4个喷气机机场,其中钢板道面2个(连桥里、永柔)、水泥2个(顺安、顺川),朝鲜方面负责在美林、平壤、力浦、温井里、安岳等地首先修建2个喷气机机场(1个钢板,1个水泥),其他机场则等第二步或第三步修建。

    3月间,常乾坤副司令员率空联司前指先期入朝,进驻平壤附近三神炭矿地区。4月,空联司后勤部入朝。

    1951年3月,空联司着手开始朝鲜境内首批机场修建的营建工作。在志愿军司令部统一组织下,成立机场修建委员会,由陆军第47军军长曹里怀(后任空军副司令员)兼任修建司令部司令员,朝方派人任副司令员,空联司后勤部长杨尚儒任参谋长,先后调动陆军第38军4个新兵补充团、第47军3个师及2个工兵团,第50军军部及所属149、150师,华东军区空军第1工程大队,东北军区空军第4、第5工程大队,交通部、铁道部2个工程队投入施工。至8月下旬,完成顺川、顺安、永柔、南阳里等4个作战机场的修建任务。朝鲜方面在我配合下,完成美林、平壤大街机场的修建,另完成其它8个机场的修补工作。

    同时,为保障我空军部队在中朝边境一线参战需要,志愿军空军后勤部先后于3月至8月组织修建或改扩建了我方境内的石桥岗(水泥跑道)、大孤山(钢板跑道)、凤城草河(碎石跑道)等作战机场。

    在作战物资准备方面,志愿军空后在朝鲜境内修建了间里、东北里、马岚、渔波等4个二线油库,寺洞、舍人场、平壤、西北里等4个弹药库和4个航空器材仓库,组织采取铁路、公路输送等方式,向前方紧急调运了航空油料、弹药等大批作战物资。

    1951年4月25日至28日,中朝空联司在沈阳东陵组织参战部队飞行大队长以上干部参加的“空军集团军在进攻战役中的战斗行动”试验性演习。5月28日至6月16日,又在沈阳、安东、辽阳之间组织了各机种联合飞行战术演习。空3师、空4师、空5师、空8师出动歼击、强击、轰炸机共180余架飞机参加演习。演习共分为四个阶段:各级司令部为首长准备定下决心资料,实施指挥所转移;袭击敌方机场;抗击敌轰炸机群对重要目标的袭击;配合地面部队歼灭被围之敌。演习历时19天,共出动飞机307架次。

    5月5日,空军汽车团团部入朝参战。此前,该团所属10个连队(其中8个运输连,含1个朝鲜人民军运输连、1个运油连、1个修理连,汽车487台)已于3月至5月分批入朝。

    6月29日,中朝空联司增设干部管理部。

    6月,随着我志愿军及朝鲜人民军将地面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朝鲜战争出现停战谈判转机。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转回朝鲜半岛,敌机北上活动增多,根据军委和志愿军总部决定,空军部队开始准备进驻朝鲜境内作战。

    7月初,为准备调动空军部队进驻朝鲜境内参战,中朝空联司着手组建联合轰炸机指挥所和联合冲击机指挥所。其中轰指由华东军区空军抽调人员在吉林东丰负责组建,聂凤智(后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任司令员,辖空军第8、第10师;冲指由中南军区空军和华北军区空军抽调人员在辽宁开原组建,华北军区

阅读(0)| 评论(1)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