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广植的博客

致力于和圣研究及展氏族谱编修

 
 
 

日志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二)(转载)  

2017-06-06 09:3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二)(转载)

 展  广 植(转载)
(2007-09-17 13:10:15)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二)(转载) - 展广植 - 展广植的博客

空军史资料考据系列之:

――——志愿军空军历史沿革(二)

 

1951年7月5日,空4师第12团奉命由辽阳再次转场安东浪头机场,自9日起开始战斗值班,协同驻大东沟机场的友空军罗波夫师打敌小机群。当日上午,团长赵大海率8机配合友军到安州以南巡航,至清川江口附近,与敌B-29轰炸机群遭遇,赵由于求功心切,贸然进攻时被敌4机集火命中,跳伞后坠海牺牲。

1951年7月9日,奉空联司命令,空3师第7团2个大队、第9团1大队进驻安东浪头机场进行实战锻炼。后因战区连日持续阴雨,不能正常起飞,该部遂于月底转回沈阳待命。空4师第12团也于8月4日返回辽阳休整。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美联军方面一面与中朝方面进行谈判,一面加紧备战。陆军在“三八线”抢筑工事防线,海军在元山以东海面集结2艘航空母舰,空军增调兵力,陆续投入20个空军联(大)队、1500余架各型飞机,用F-86E、F-84E等新机型替换原有装备。从8月中旬起,美军开始连续发动“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其空中力量也趁朝鲜北部特大洪水之机,发起了封锁铁路运输线的所谓“绞杀战”,活动十分猖狂。面对此种情况,志愿军总部再三要求空军入朝作战。

根据毛泽东主席指示,空军入朝作战只能采取“逐步前进”的方针。据此,空联司为支援陆军地面部队作战,一方面开始着手在清川江以北加紧修建机场,一面开始陆续调动航空兵部队进驻安东作战。

9月,人革军委决定,东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周赤萍(后任福州军区政治委员)兼任中朝联合空军政治委员。

1951年9月12日,为支援陆军作战和掩护我交通运输线,根据空联司命令,空4师第3次进驻安东浪头机场,在友空军罗波夫军长统一指挥下参战。9月25日,该师出动4个团次100余架次,与友空军共同前往安州地区上空作战,由于我缺乏打敌大机群的思想准备和作战经验,在当日下午的空战中,12团副团长李文模(后任海军东海舰队副司令员)率米格-15歼击机16架,与敌百余架飞机混战,飞行员刘涌新在与敌6机搏斗中英勇顽强,击落敌F-86型机1架,自己也被敌击落,壮烈牺牲。他是人民空军第1个击落F-86的飞行员。大队长李永泰(后任空军副司令员)被敌4机围攻,飞机中弹30多发、负伤56处,凭着超人的毅力和精湛的技术驾机安全返航,被誉为“空中坦克”。此战,我共损失飞机2架,受伤1架。平心而论,“9.25安州空战”我方并未占得多大便宜,仅击落敌F-86型机1架,但战斗精神和顽强作用,确实值得褒奖。

军委空军和空联司对此次大规模空战给予了高度肯定,9月26日,空军党委在电报中指出:4师的飞行员虽然都是新手,胆敢参加双方200多架飞机的激烈空战,必须承认是个胜利。10月2日,毛泽东主席在审阅完空军党委呈送的关于空4师的战报后,欣然命笔嘉勉:“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这段批示完整的原文应为:“刘亚楼同志,此件已阅。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你们予以鼓励是正确的,对壮烈牺牲者的家属予以安慰。”]

此后两天,9月26、27日,空4师协同友空军,与美空军连续进行了激烈的大规模空战。我空军虽未取得直接战果,但在友空军的沉重打击下,使美联方面受到极大震动。美空军第5航空队战史记载:“这3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长的喷气机战役……。”志愿军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的活动。”。因此美方被迫决定:“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此后只能对清川江与平壤之间地区的铁路线实施攻击。”

1951年9月27日,空10师师长刘善本(去世前任空军学院副教育长)、政委王学武(后任北空政治部主任)率师部和第28团杜-2轰炸机由南京转场东北辽阳机场,开始参战准备。

9月至10月间,空联司组织完成了朝鲜境内第二批泰川、南市、院里等3个机场的修建任务。该批工程由陆军第23兵团负责抢建,兵团司令员董其武(后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副司令员姚[吉吉](后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兼任修建委员会主任和政委,兵团政委高克林(后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尚儒和朝鲜内阁检阅相兼任副主任。

1951年10月3日,根据空军命令,东北军区空军后勤部兼中朝联合空军后勤部,原中朝联合空军后勤部缩编为后勤分部,划归东北空后建制领导,李雪炎改任分部政治委员兼部长,原副部长李生平改任第一副部长(后任空后财务部部长),原参谋长梁德金任第二副部长,原场建处处长郑洁曙任第三副部长。空联司后勤分部负责继续在朝鲜境内修建机场、储运作战物资,供应驻朝的空军部队。

11月,空2军军长段苏权任空联司副司令员,赴安东协助刘震指挥抗美援朝空中作战。陆军第12军35师政治委员李如海(后任空军学院副政委)任空联司副参谋长。

在10月的前半个月中,为抗击敌对我清川江以北铁路和机场的轰炸,空4师共出动20个师编队,在新安州东北与敌展开大规模空战8次。其中10月5日空4师先后出动42架,协同友空军在清川江地区上空掩护地面渡江,与敌展开激战,当时上午10时11分,该师10团团长阮济舟率20架米格-15,在友空军98架歼击机协同下,与敌20余架F-80在清川江桥东南上空展开激战,2大队副大队长李宪刚、中队长褚福田和3大队副大队长侯书军(后任成空司令员)各击落敌机1架,中队长赵明、飞行员吴奇各击伤敌机1架,自己被敌击落1架。10月10日,空4师10团18架米格-15在安州上空与敌空战,2大队大队长李宪刚击落敌机1架,飞行员胡树和(后任11航校副校长)击落击伤敌机各1架。随后起飞的12团20机编队在清川江上空掩护10团撤退,与敌继续空战,该团2大队大队长华龙毅(后任民航广州管理局副局长)击落敌机2架,我3号机击落敌机1架。当天我空4师共击落敌4架,击伤1架,我方无损失。

1951年10月19日,空3师在代师长袁彬(后任南空司令员)、政委高厚良(后任空军政委)率领下,抽调米格-15型歼击机50架,开赴安东浪头机场参战,配合友空军掩护朝鲜泰川一带新建机场和安东至平壤交通线。次日,空4师奉命由一线空转至沈阳北陵机场休整,结束了该师第3次作战。

1951年10月22日,空2师政委张百春(后任北空政委)率师部及第4团(拉-11歼击机团)进驻辽东凤城机场,参加抗美援朝空中作战。

1951年10月,空联司安东指挥所抢修完成,11月3日,刘震率空联司指挥机构由沈阳进驻安东前线,组织指挥抗美援朝空中作战。

10月底,志愿军总部决定:志愿军空军第2、3、8、10师各一部,配合志愿军陆军第50军地面部队攻占大、小和岛及其附近岛屿,彻底歼灭盘踞岛上的美韩特务武装,摧毁情报机构,以消除其对我鸭绿江口及朝鲜西海岸的侧翼威胁。空军的主要任务是:对大、小和岛、椴岛进行航空照相侦察;保障攻岛部队在集结地域不受空袭;摧毁大和岛上的军事设施,轰炸在附近活动的敌舰。10月29日,空联司与50军商定协同方案,并确定,此次作战的战斗起飞命令由空联司司令员统一下达,轰炸机部队由设在安东浪头机场的轰炸机指挥所指挥,歼击机部队由空3师师长袁彬在浪头机场统一指挥,空联司并排除前方指挥所,与陆50军指挥所密切配合,负责组织参战空军部队与登陆部队的作战协同。11月1日,空联司向各参战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

1951年11月2日,空3师第7团2大队副大队长汪永楼率米格-15歼击机8架,空2师第4团副团长张华(后牺牲)率拉-11歼击机4架,分别于当时上午和中午对大、小和岛、椴岛敌军的部署和工事情况进行了两次照相侦察,为地面部队登陆作战提供了可靠的情报。

1951年11月4日,空3师首战告捷,第7团副团长孟进率米格-15歼击机22架,在友空军掩护下前出至朝鲜价川上空打击美F-84、F-80机群,在顺川地区与敌24架F-84战斗轰炸机相遇,战斗中,3大队大队长牟敦康击落击伤敌F-84战斗机各1架,副大队长赵宝桐(后任北空副参谋长)击落敌F-84战斗机2架。

同日,空2师副师长张庆和(空难牺牲时任空2师师长)率该师第6团(米格-15歼击机团)由上海进驻中朝边境大孤山机场参战,主要任务是打击美空军小机群,同时参加了配合陆军地面部队攻占大、小和岛及其附近岛屿的作战。

1951年11月5日夜,志愿军第50军攻占椴岛。为巩固登陆作战成果,防敌反扑,11月6日下午,空8师第22团2大队大队长韩明阳(后任北空副参谋长)率杜-2型轰炸机9架,由沈阳于洪屯机场起飞,在空2师第4团(驻凤城)拉-11歼击机16架、空3师第7团(驻浪头)米格-15歼击机24架掩护下,对大和岛大和洞村敌情报机关和指挥机构进行了轰炸,共投弹81枚,命中72颗,命中率89%,共炸死炸伤敌少将作战科长和海军情报队长以下60余人,摧毁目标区房屋45幢半,炸毁粮食20余吨,各种弹药15万发,木船2只,我机无一损伤,轰炸机大队荣立集体二等功。此次行动,是志愿军空军轰炸机部队首次执行战斗任务。

1951年11月9日,空3师第9团副团长林虎(后任空军副司令员)率米格-15战斗机18架,在平壤以南地区上空与敌FMK-8型战斗机1架遭遇,该团1大队大队长王海(后任空军司令员)、飞行员焦景文(后任空5军副军长)、周凤性(后任民航上海管理局副局长)、刘德林(后牺牲)4机轮番攻击,全部开炮,个个命中目标,将其击落。而根据美军及联合国军方面资料显示,此战果似乎值得商榷,当时在朝鲜战场装备英制FMK-8(亦称格拉斯陨石式F.8)喷气式战斗机的系澳大利亚空军第77战斗机中队,主要担负对地攻击任务,当天没有损失记录。而美联军方面记载,当天美空军第91战略侦察中队1架RB-45C“龙卷风”式喷气式轰炸侦察机曾遭遇米格机围攻,飞机受轻伤返回基地。由于RB-45C和FMK-8体积均较大,且外形有相似之处,因而此战或许应为误认机型,且有误报战果的可能。

次日(10日),美联空军出动2批32架空袭平壤,空3师第7团起飞24架米格-15迎战,该团1大队大队长刘玉堤(后任北空司令员)在肃川地区上空击落敌机2架,击伤2架,飞行员王昭铭(后任济空副政委)击落敌机1架。

 

阅读(1)| 评论(1)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